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紫榛果
    吃归吃,不过秦放、南流月再加上顾画师三人的吃像,着实不敢恭维。

    秦放和南流月还算好,至少是举箸而食,而顾画师真的对不起他的名字,整个人身上根本没有一丝雅道,不但吃的口沫横飞,而且根本不用筷子,看到可口的上手就抓。

    好在秦放和南流月都是出身市井,对他的吃像见怪不怪,当前两人在酒楼混吃混喝时也和顾画师差不了不少。

    然而几人的吃像却再次引起那中年人的不满,只是那人刚要发作的时候,一个脸上长着如钢针般根根直立的胡须的壮硕汉子走了进来。

    此人一身紫色的锦缎服,腰间一个十分宽大的腰带,镶金镶银,虽然显的富丽堂皇,却颇为俗气。

    不过此人却显的十分自豪,一副十分自得的样子,而且此人手里拿着一只被撑的满满的口袋,虽然只有巴掌大小,但却引起了秦放和南流月的注意,因为,两人感觉到这个口袋不是普通物品而是一个灵器,虽然连品级都入不了,但是却真的是件灵器。

    紫衣大汉看到那中年汉子哈哈一笑,直奔该人而去,同时口中大声笑道:“郝帮主来的可早,今次你发达了,大长老愿意卖你伍佰颗紫榛果,你说是不是你造化?哈哈哈~!”听起音,看齐行动,便可推测知此人是一个粗枝大叶之人。

    果然此话一出刚才对秦放他们表示不满的中年汉子眉毛一皱,随即舒缓过来说压低声音道:“今次怎么是彭兄过来,连长老怎么没过来~!”

    “怎么我彭根不能赴你郝凌霄的宴会?哼~!”紫衣大汉显然不满的冷哼道。

    “这道不是,只是彭兄繁忙,哪里有时间管我这闲事。”郝凌霄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他买紫榛果这事他已经和那位连长老说过,是机密的事情,没想到对方竟然派出彭根这种莽汉来做,虽说这人的修为已经是先天中期,但是却粗枝大叶,一上来就把这件事做的全无机密可言,着实让他有些生气。

    但是郝凌霄知道,即使眼前这人也不是自己能惹的起得,故而言语上暗欺这个大老粗,说他只能做些跑腿的事情。

    没想到他的话一出口,彭根就冷笑一声道:“果然如此,我家连长老说了,你这小子根本没有什么买东西的意思”说罢站起来向其他人喊道:“我这里有紫榛果,谁要想要,只要奉上万两白银,此物就是他的~!要不然,只要求求爷爷,爷爷也会给他一两颗的~!哈哈哈~!”

    此话一出,气的郝凌霄脸上阵红阵白,半晌说不出话来。

    而另一边的秦放、南流月和顾画师这边,在听到那人叫喊之后,顾画师喃喃自语了一会后,脸色突然变的很难看,一副仿佛听到什么丑恶之物的样子,不由的向秦放和南流月说道:“我最怕此物,皆因被此物毒害过,无论谁给,我是坚决不吃,甚至带着都是一种罪过,两位最好也不要过去,哦。我们还是趁现在快走的好,彭根可是疯起来就不是人的主!”

    彭根本就和他们只隔了一张桌子,而顾画师这小子的话声音虽小,大事对于先天中期的强者来说,还是可以听到的。

    果然顾画师的话刚刚说完,彭根就变的十分生气,几步过来喝到“小子哪里走~!污蔑我的灵果,你不吃还不行了”说罢一把便把瘦弱的顾画师抓了过来,不顾他的反对,三把两把的就用紫榛果把顾画师的口袋装满,如此还不算完,彭根又寻了一个口袋,装了许多紫榛果,用一根绳子系在顾画师腰上,并且施放了一个古怪的技法,让此袋像被缝在衣服上一样无法摘下。

    “我没钱,我也不要~!”顾画师惊叫道。

    “顾少爷最好给我吃了,少吃一个,老子让你的龙蛇帮彻底消失,哼,别人可是就都求不来的。”彭根叫嚣着,而且他显然也认识地头虫顾画师。

    直到顾画师一脸苦像的呆住,彭根才尽兴回去,而且坐定之后一边嘲笑的看着顾画师,一边大口咀嚼着桌上的饭菜,只留下傻愣愣的顾画师和秦放南流月。

    半晌的时间一脸无辜顾画师才像受了惊讶一般,抓住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就往楼下外跑去。

    这一跑,便没有停下,秦放和南流月被顾画师拉着一直跑出很远,直到再也看不到醉乡楼,才堪堪停下。

    到了此刻顾画师则恢复了那个一脸忧郁的样子,拿起一个紫榛果轻轻抛入口中,嘎吱嘎吱的极为写意的嚼着,一边嚼一边分给秦放和南流月一人一把紫榛果,同时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道:“紫榛果虽是一级灵品果,但是味道确是极好~!而且对身体颇为有益,比之刚才的酒宴珍贵的多,你们莫要错过。”

    此话一出,听着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神色一愣,要知道,刚才顾画师还一副死也不吃此物的样子,那里想到现在他居然吃的如此津津有味。

    看到两人的样子,顾画师潇洒的摇了摇头道:“那彭根一看便知道不是诚心做买卖,否则何用人求?而且只给那么一两颗恶心人,我想吃那用钱买,自然要让他自己送来,,哈哈哈,两位大侠都是我好友,来,快点一起尝尝啊~!”说完还不忘喂一颗给肩膀上的杂毛黄鹂。

    不这一解释,却听的秦放和南里月有是一愣,想不到顾画师还有这么一面,两人好气又好笑的拿起紫榛果放在口中细嚼。

    一嚼之下顿时满口生香,不由的感叹紫榛果确实是难得的美味,难怪顾画师要费劲心思骗得来吃。

    然而没吃几个,一个冷笑的声音响起道:“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骗我摩多宗的东西?真是找死。”说完一个一身青衣的干巴巴的枯瘦老头从空中落了下来,一摆他花白的胡子,显得十分傲气。

    金丹初期的修真者?此人一出看的秦放和南流月一愣,因为此人可不是刚才的彭根能够比的,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修真者。

    看到秦放三人对自己飞来显的十分惊讶,枯瘦老头十分满意,抬手就要攻来。

    这时顾画师迅雷不及掩耳的高声叫道:“前辈等等~!死也要死个明白吧,前辈乃仙人,告诉我们为什么总可以把~!”

    枯瘦老头一愣,桀桀笑道:“好~!反正要死,告诉你也无妨,老子就是摩多宗长老连巴山,想来你们也是听过的,今次被你骗走的紫榛果,是为了让那郝凌霄怒打彭根所用,如今两人打不起来。我摩多宗如何能一举吞并他的仙客山庄~!所以你们必须死~!”死字说完,连巴山直接迫近,他要一招解决秦放三人。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就在秦放想要出手的时候,顾画师手中突然一闪,一副画轴淡然而出,挡在身前。

    迫近的连巴山则直接无声无息的撞入画中,就此没有了踪迹。

    做完这些,顾画师把手一晃,画轴就消失不见,而顾画师则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看着吃惊的秦放和南流月,顾画师,也不解释,直接一笑道:“两位?两位?,呵呵,吓到了,不过两位要想学我的手法也可以,只要两位给我万辆白银就成了。”

    “你是修真者?”秦放讶道,因为一开始他就探测过此君,但是顾画师给他的感觉就是凡人一个,根本不没有任何一样,难道他也会敛息觉。

    “是啊,我没说过我不是啊,但是两位大哥能够处变不惊,到底是为什么呢?”顾画师装作思考道。

    正说着,南流月突然眼中绿芒大盛,无数菩提藤急速破土而出,几个呼吸间就把顾画师捆得如同一个粽子一般。

    如此一来,让本来镇静的顾画师也大为吃惊,因为他一开始也查过两人了,根本没有任何灵气反应,应该是凡人才是,但这秦放和南流月居然能把他骗了呢,要知道他的修为已经是洞虚初期了。

    “月少,你怎么这么莽撞就出手了?”看到这个结果秦放问道。

    “你探查过他把?”南流月淡淡的说道。

    秦放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被你的灵识扫过,而没有发现我们修真者的身份,显然他的修为不如我们,有心算无心还抓不到他并不难。”南流月淡淡的解释道。

    “那也不用这样吧,这个小子还不错啊,嘻嘻”秦放嘻嘻笑道,虽然顾画师有不少神秘之处,但秦放对他的感官终究还算不错。

    “哎~!两位大哥,待会再谈,把我放了先,这藤子真折腾人”顾画师也不惊慌,脸色颇为无赖的闹道。

    “为什么接近我?你应该早知道今天的事情吧?是不是你想对付摩多宗?说出你接近我们的目的,否则死~!”南流月不顾他吵嚷,冷声问道。

    “我说我没有任何目的,只是恰好碰到你信么?”顾画师长叹一口,无奈道,他已经试过了,根本挣不断缠在他身上的菩提藤。

    “信了~!”南流月一笑道,同时一抬手,顾画师身上的菩提藤就松开。

    看到顾画师一愣,不禁道:“为什么?”

    “你和我们有仇么?”

    顾画师摇摇头。

    “有恨么?”

    顾画师又摇摇头。

    “那你看出我们是修真者了吗”

    顾画师再次摇摇头

    “这就是了,无仇无怨?又没有阴谋,我绑你做什么,更何况,这东西根本困不知顾兄啊”南流月若无其事到。

    刚才南流月之所以困住顾画师,就是因为怕他有阴谋才接近两人,但是刚才顾画师说话时,菩提藤根本没有任何波动,说明他并没哟说谎,而且就在他想要松开之前,他突然感觉菩提藤有被冻结的迹象,所以南流月直接把菩提藤松开,放出顾画师,毕竟他感觉对方没有恶意。

    “哎~!我本已经觉的我很奇怪了,没想到两位更加奇怪,呵呵,也罢,我顾画师就交你们两个朋友了。”顾画师叹道,叹完转脸向南流月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小动作的?”。

    “呵呵,很简单,我的菩提藤所到之处犹如我伸出的触手一般,自然能感觉的到。”南流月笑道。

    顾画师刚想说话,秦放岔开话题向他问道“我说顾少~!为什么我们看不出你的修为呢?”

    顾画师闻言一愣,呀道:“你们不是吧,如果没有闭灵石,你们是怎么做到隐藏修为的?不要告诉我你们可做把灵器控制到这个层次,太打击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