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背后
    秦放和南流月的惊讶让熊霸和散轻仇都微微一愣,他们没想到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反应会如此强烈。

    “敢问前辈,那摩多宗究竟为什么惹不起呢?他们到底和什么大门大派有关系呢。”秦放急忙问道。

    “我们也是最近才从顾老头那里知道的,摩多宗是修真者四大势力之一,千色谷的人在控制着,据说掌握此宗的正是千香谷的除谷主千叶童子的首徒童虬,是千色谷收集普通药物的主要渠道之一。而千色谷正是以炼制各种灵丹文明于修真界,和各门派牵扯之广根本就是千丝万缕,仅仅其所炼制的丹药,就是个大小门派争相维护的对象,所以惹到他们恐怕很有可能就是和整个修真界为敌。”散轻仇说道。

    “他们只会炼丹做药么?这样的门派怎会是四大门派之一,没有人抢么?”秦放想到和世俗一样弱肉强食的修真界,疑惑道。

    “哪有这么简单,善用药者多善于用毒,千色谷中就有药坛和毒坛之分,据说两个坛主都是修为极为高深的老怪物,而且有灵药相助,千色谷的弟子是修为提高最快的门派之一,更为值得注意的是,很多强大的散修都因为灵丹的原因做起了千色谷的客卿,仅此一项就是很值得各方顾忌,那还有人够胆去抢?”这次回答秦放的是熊霸。

    南流月和秦放相视一眼,心道这下麻烦了,恐怕因为典心海的原因他们想不和摩多宗过不去,都不行。

    看到秦放和南流月的表情变化,老而成精的熊霸和散轻仇那还看不出。熊霸不由的提醒道:“若你们和摩多宗有过节的话,还是等你们有足够的实力的时候再动手,至少要有让四大修仙者这势力惧怕的实力,不过幸好修真的时间都很充足,只要有耐心,总有机会报仇的~!”

    秦放和南流月默默的点点头,心付定要好好劝一下典心海才是,这样贸贸然跑去报仇还真有可能凶多吉少。

    看到两人受教,熊霸接着道:“修仙者四大势力之中,除了千色谷外自身外,还有一个门派和千色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应该算是千色谷生死与共的门派,日后你们需要小心。”

    “是那一个?”南流月不禁讶道。

    他曾听沈天寿说过四大修仙者门派,其中两家在南部破荒海,分别是腾化宗和重华宗。

    其中腾化宗最为最着名,号称尽藏天下法诀,修真界为数不多的几道九级法诀中,就有三种在腾化宗手中。

    而且据说宗主一脉还有一种特别的法诀叫做鱼龙变,虽然等级不高,但是却效果非凡,可让人有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腾化宗当代掌门钟离道宣就是其的受益者,可算是法力通玄,极为难缠的人物。

    除此之外,腾化宗门下也是人才辈出,几乎人人法诀惊奇,让其宗门俨然一副修仙者领袖的姿态,算是修仙者第一势力。

    只是秦放不以为然,认为他会树大招风,迟早会出事。

    而另一个重华宗也是极为了不起的一个宗门,宗门的镇派法器据说已经不是修真界的灵器了,而是上界仙人留给他们的宝物。

    此件法器威力无穷,极为厉害,据说此件法器曾经斩杀过一条真正的龙,故名斩龙,只是到底是什么样的法器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即使没有斩龙,重华宗也是不容小视,代代相传的文武诀,在炼制极品法器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所以重华宗的弟子大都法器神奇,威力巨大。

    是另一种形式的实力强大。

    至于四大修仙者门派的最后一个是处在大陆东端的离恨海中,叫做六合仙道,此门和两大魔门宗派同在离恨海,但是没有被灭掉,而且仍旧生活的十分不错,就足以说明他们的实力了。

    此宗的强大也不仅仅是他们本身实力,还得益于其创派祖师留下的大阵法解析,其中强大的阵法更是多不胜数。

    尤其是他们的宗门,更是被传说中的数种阵法保护,想要强行攻进六合仙道的山门,恐怕对任何人都是一种奢望。

    所以此宗才能在两大魔道势力中活的如此之好。

    这三个势力中的哪一个都不容小视,若是有一个是和千色谷的一心话,恐怕典心海此生想报仇的希望就会非常渺茫,甚至就此破灭。

    “与千色谷交好的,就是那号称修仙者第一大宗的腾化宗。”看到两人询问的眼神,散轻仇轻叹一声道。

    “什么~!”就算心里有所准备,但是当散轻仇说出来的时候,秦放和南流月还是不禁讶道。

    “怎么会这样,腾化宗在破荒海,而千色谷却在白冰原附近的一处山谷,一南一北怎会搞在一起?”南流月疑惑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但是你要知道千色谷的谷主,千叶童子过寿时,腾华宗的宗主钟离道宣,曾亲自斩杀一只分神期八级魔兽作为贺礼,就和知道他们之间关系大不寻常啊。”散轻仇叹道。

    这一番话让秦放和南流月心中又多了一番心事。

    “哎呀~!不好~!”四人正在谈话的时候,顾画师突然叫道。然后急忙的拿出一道传讯灵符,用灵识记录下信息后发出。

    看着惊叫的顾画师,四人同时感到十分疑惑。

    “我把刚才遇袭的事情传讯给爷爷快了,还要他帮我报仇,要是爷爷收到,以他的脾气,恐怕已经不顾一切的赶来,要是他来了,可不是小事情,恐怕大家都会有难~!所以我才赶忙改正。”顾画师苦笑着说道。

    此话一出,让秦放和南流月大感意外,而熊霸和散轻仇却眼中闪烁光芒,熊霸一边拍手一边道:“懒小子真的长大了,看来刚才你还是有些头脑,做的好~!”

    散清流在激动过后却是长叹一口气道:“哎,本来我和你虎叔还想多待一些时间,但是现在看来不行了,按照老头子的脾气,我们不会去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定会被他打个半死,哎~!老熊~!我们还是快走吧,小子记得,三年之内必须回去,否则你升入仙界就知道什么是痛苦了。”说罢一扯熊霸。

    熊霸则上前拍了拍顾画师的肩膀,对于他的行事又嘱咐了一番,而后才先远方飞去。

    而散轻仇刚要一起飞走,猛然间像想起什么事情似的一拍脑袋道:“哦,毁了你的法器,这个不动金砖给你吧,比你那个破盾好的多。”

    说完向秦放仍出一物,而后散轻仇才向这熊霸飞走的方向飞去,忙着去阻挡顾画师的爷爷去了。

    等熊霸和散轻仇飞走以后,秦放才长叹一口嬉笑道“乖乖~!你家随便出来两个都是超级高手,真让人羡慕啊,哎,本来还以为自己算是一方人物了,没想到一出门就只能逃命,看来还要多努力啊,不过话说回来了,你家人真是大方啊。”

    说罢秦放拿出散轻仇扔出的那物,竟然是一块金光闪闪的小砖,砖上隐现符文,一阵光泽划过,竟然仿佛水银泻地一般,柔滑顺畅。

    “看来,秦少今次因祸得福了。”南流月笑道。

    早就用灵识探查过此件法器的秦放微一点头道:“恩,是一件地级中品的防御性法器,而且名字也不错,比之蓝羽盾要强上不少,呵呵确实赚了,我这边是好,不过顾少今次谎报军情,定会把你爷爷的胡子气掉吧,你小子回去有难了。”

    “我爷爷没有胡子啊。”顾画师又恢复了那种对任何事都懒懒散散的无赖表情。

    “应该有吧?”南流月也调笑道。

    “呵呵,爷爷的样子看起来比我还要年轻许多?哪里会有胡子?呵呵,不要告诉我,你们不知道修真者容貌如何最终定型的?”顾画师听到南流月的话手,愕然道。

    这次轮到秦放和南流月脸上不好意思,他们真的不知掉。

    “不会吧~!?哎~!真的被你们打击到了,什么都不知道还这么厉害。”顾画师晒道。

    “没人告诉我们,我们怎么会知道?”秦放无奈道。

    “呵呵,修真者的容貌和修为的天分和时间很有关系,首先说天分,不过在此之前,先要告知你们一个事情,那就是金丹期的修真者生命不是无限的,也有老去的一天。” 顾画师清了清嗓子说道。

    “什么?不是进入金丹期就是真正的修真者了么?”南流月讶道。

    “呵呵,因为这是一个误区,只有做到可以把元神寄居元婴才能消解老化带来的身体变化,而金丹期是做不到的,所以金丹期的修真者其实仍旧会衰老的,只是时间上非常之慢罢了,只有迈入元婴期才算是真正的容颜不老。而这就是天分的关键了,天分好的可以很快进入到元婴期,因此也可以得以保持年轻的容颜,而天分低的,到达元婴期的时候,恐怕有的已经明显老化,甚至白发苍苍,以后即使修为在进,也难以恢复本来的年轻了。所以天分十分重要,这也是我断定两位是天才的原因,嘻嘻。”顾画师不紧不慢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老说我们打击你了。”秦放若有所思道。

    “嘻嘻,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你们知道么?可能是你们未来对头的千色谷,他们的谷主,千叶童子,其实最恨别人叫他千叶童子了,若是千叶道君还差不多。”顾画师说道。

    “为什么?千叶童子不是他的称号么?”南流月奇怪道,因为他听沈天寿说去千色谷的时候,也管这千色谷的谷主叫做千叶童子。

    “道理非常简单,因为这个称号让他非常痛苦,原因么就是我们谈论的天分和容貌之间的关系,千叶童子他的天分太高了,修到元婴期的时候也不过十岁而已,所以至今仍旧是一个孩童般的身体,以至于如此高的修为,却没人愿意成为他的道侣,哈哈,你说搞笑不搞笑?”顾画师乐道。

    “哈哈,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不愿意别人叫他千叶童子,原来问题出在这?”秦放嬉笑道。

    “哎,想不到还有这许多学问,至于后一个修真时间不用解释了,我想我已经明白了。”南流月叹道。

    “呵呵,没那么简单,初入金丹时,可是有可能让自己变的年轻不少的哦?所以很多老年修真者,如果天赋过人的话,他们进入金丹期也不过是中年形象而已。这点月少想不到吧?”顾画师眨眼道。

    南流月一怔,诚然道:“确实不知道,呵呵,是我自大了。”

    “呵呵,这都是小东西,用处不大,嗯,我们别研究这个了,还是回雁都吧,再吃点,刚才那场战斗,我可是消耗不少啊。”秦放打断道。

    “好啊~!我知道有个地方有好吃的。我们快去~!就在燕都尼摩宗附近。”顾画师一听立刻高兴道。

    不过南流月听到后脸色一暗,显然想到了还在雁都察探的典心海,真不知道如何和他说这个事情。

    半晌后,南流月长叹一口道:“还是先恢复一下吧,这样的状态回去太危险了,何况接下来我们很可能会面对摩多宗。”

    秦放微一点头道:“你说的对,确实是我疏忽了,还是先在此疗伤把。”说罢招出风雷府,并全力把风雷府打入地面,准备修正。

    顾画师见两人如此,也不再坚持,毕竟实力才是一切,于是欣然和两人一同进入风雷府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