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七十四章 饵料
    秦放、南流月和顾画师,三人都是实力高深之辈,而且伤的最重的南流月已经被熊霸喂下了回复灵药,所以恢复起来并不算慢,半天的时间,三人已经恢复如初,在此向雁都飞去。网

    一路上,顾画师大谈特谈雁都的特色吃食,让秦放和南流月相视苦笑,看来顾画师是吃上他们了。

    不过好在三人的速度都很快,不久之后就在此回到雁都,只是刚才的那个面摊所在的附近是不能去了,尤其带着顾画师这么一个穿着类似二世祖的家伙,很容易就会被认出了。

    于是三人决定按照顾画师的介绍,去一家他常去的百年药膳老店,药膳坊,据说非常不错。

    在定好之后,秦放就给典心海发了一道传讯灵符,告知他,自己三人所在的位置,而后三人才迈着散步向目的地走去。

    经过刚才一番闹腾和修整,此刻已经是入夜的时间了,街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依旧是一副热闹的景象,尤其是酒楼饭庄和一些青楼之中更是人生鼎沸,热闹非常。

    让秦放和南流月不禁暗叹,雁都果然是一座丰富的城市,只看这些便可知道端倪。

    顾画师显然是老马识途,几个转角就来到了药膳坊,还未进门就可嗅到,阵阵药香,让从未吃过此间饭菜的秦放和南流月不禁食欲大振。

    顾画师果然是此地的常客,下至酒保上至老板,都对他颇为熟悉,而且此地的酒保并没有像醉乡楼那样对他十分敌视,而是显的十分友善。

    秦放不自觉笑道:“此地和醉乡楼果然不同啊~!”

    顾画师何等的聪明一听之下,一听之下那还不知道秦放所知,难得的脸色微红装做不知道:“秦少好眼力啊,此地不但菜肴极佳,而且老板老实忠厚,买卖童叟无欺,公平地道,只是因为官府和我这样的帮会欺压才做不大,否则定比那醉乡楼还要红火。”

    “呵呵,顾少是个好人啊~!”南流月笑道。

    只看此店老板和伙计对他的态度就知道,顾画师从来没有在这里耍赖过,正和当年他们一样,都有着自诩锄强扶弱的侠义精神。

    面对南流月的夸奖,顾画师这次倒是坦然接受。

    在顾画师的引荐下,三人找了二楼一个临街的座位坐了下来。

    秦放和南流月一同陪顾画师坐下后,便觉得顾画师选的地方颇为不错,可以俯视整条街的夜景。

    坐下之后的顾画师可就不一样了,面对酒保,很快他就再次变挥洒自如,口舌生花起来,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已经把菜肴点好,如此功夫竟不比他的道法慢。

    听得秦放和南流月大为意动,看来这二世祖当真在雁都混的风生水起过,怪不得他会连回家都忘了。

    酒保也很精神,饭菜上的也很快,不久,精致的饭菜已经摆上。

    看着满桌的美味,顾画师早就忍不住大嚼起来。

    秦放和南流月也开动起来,秦放夹了一块蒸鱼放在口中一嚼,顿时满口生香,忍不住叫道:“好味道啊~!这鱼当真好吃。”

    顾画师笑道:“呵呵,秦少果然会吃啊,这鱼就做八香鱼,选用的是雁都特产的红鳜鱼,为主料,辅以橙皮、桂角、人参、枸杞、五味子、地黄、当归、贝母等八种辅料以秘法蒸制,出锅时还淋有特制的玻璃芡,色香味俱全,是难得的美味啊。”说罢举筷大吃。

    “看来顾少当真是吃道中的高手,竟连做法也如此精通,今后有你相伴,吃食上必然增色不少啊”南流月慢慢品味道。

    顾画师听得,十分得意,正要再次大发议论只时,秦放突然站了起来,向路上喊道:“典少~!这边,这边~!”

    南流月定睛看到,果然是典心海回来了。

    听到秦放的呼喊,典心海三步并作一步般,急速的向秦放他们走来。

    只看他眼中带有血丝,便可知道今次的结果定然不好。

    典心海见到还有一人在旁,先是一愣,随即看到秦放和南流月一副坦然的样子,也不乱问,在一旁坐下。

    坐下之后,秦放急忙把典心海和顾画师相互介绍了一番,其中又把自己和南流月与他分手之后的事情和盘托出,包括如何结实顾画师以及熊霸和散轻仇对与摩多宗的评价等一干事情。

    听得典心海眼中忽明忽暗,显然有许多心事,弄得一旁的南流月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知道秦放的话是故意提点一下典心海不要冲动,但却不知道如何安慰悲痛的典心海。

    半晌之后,秦放把话说完,典心海端起桌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而后长叹一声道:“秦少不必说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摩多宗灭我满门是不争的事实,虽然我没有查到原因,但是几乎所有的雁都人都知道那场屠杀。我定会和他们不死不休~!”

    “典少~!我们是兄弟,兄弟就要祸福与共,你的仇恨就是我们的仇恨~!但是我们现在不是他们的对手,即使要报仇也要弄清楚真正的凶手,我想我们的对手很可能就是千色谷,摩多宗只不过是代为动手罢了,要是这样的话,我们除掉摩多宗中的杀手,只会打草惊蛇,反而便宜了真正的主事者~!”秦放别过头对典心海悄声道。

    “可是~!我们现在不动摩多宗的话,根本无从下手查啊~!”典心海激动道,显然他的情绪还没有平复下来。

    不要也难怪,任谁看到自己的家族被人灭门都难以保持冷静。

    “典少是吧~!既然你是他们的兄弟,也就是我顾画师的兄弟,所以你的仇恨算我一份,不过现在一定要冷静下了,只有你能冷静下来,我们才能仔细的计划,请相信我,我顾画师定然帮你找出真凶~!”顾画师抢着说道,不过话语里透着前所未有的真诚,看来一次同生共死,已经让这个无欲无求的家伙把秦放和南流月当作真朋友。

    “多谢~!”典心海严重隐现雾光,显然被顾画师的诚恳打动。

    “好~!这一刻,典少只管饮酒,等你酒足饭饱之后,我保证给你一个惊喜~!”顾画师神秘的一笑道。

    典心海一愣,显然把握不住顾画师是什么意思,还以为他怕自己伤心过度,只好无奈的惨笑一下,随便吃了一点。

    有了这样的气氛,在好吃的东西呀变的难以下咽,所以除了一副胸有成竹样子的顾画师外,其他人吃的都不多。

    终于等到酒足饭饱之后,顾画师笑道:“哈哈~!真是美味啊~!你们不吃,待会不要怪我没有告诉你哦,好了我们现在走吧~!”

    “恩?去那里?”南流月疑惑道。

    “出城~!找个没人的地啊”顾画师想当然的说道,说罢率先出去。

    让一头雾水的秦放、南流月和典心海感觉一阵云雾,只得依言跟上。

    四人似缓实快的出了雁都,不过在过城门的时候出了点问题,就是城门已经关上了。

    好在夜已沉,四人趁黑在没人的地方急速飞出,直到一个四下无人的荒野,顾画师才说道:“好了~!做好拷问的准备吧,典兄~!”说罢,一抬手,气吞山河图应收而出,卷轴一开即和,一脸震惊,浑身破烂的连巴山就凭空出现在众人眼前。

    放出连巴山后,顾画师,右手亮光以上,一直银色的毛笔出现在他手中。

    只见他,轻松舞动,一个的漂亮的“封”字闪电般出现在连巴山的身上,让试图飞走的连巴山,普通一声摔到在地上,惊讶的合不拢嘴。

    其实不但连巴山震惊,秦放和南流月同样震惊,没想到顾画师的气吞山河图不但可以收人,还可以如此使用,而且顾画师居然真的有杆画笔形状的法器。

    “他是谁?”不知道情况的典心海问道。

    “摩多宗长老连巴山。”顾画师若无其事的说道。

    “什么~?!”典心海惊讶的看向秦放和南流月,后两者同时点头表示确实如此。

    让典心海激动不已,想不到自己这么快就能讯问摩多宗的长老级人物。

    要知道,摩多宗的信众极多,几乎遍布在整个星帝国中,在星帝国中,差不多人人都是摩多宗的信徒。在这么一个狂热的信仰环境之中探查对方的长老级人物,几乎是不可能的。

    除非你对摩多宗的信仰已经很深,了解很多摩多宗的各种教义,可以籍此和很多人以此打交道,并从他们口中获得资料,否则难比登天。

    而这显然不是典心海所能具备的,所以他才感到十分无力和愤怒。

    不过现在眼前有一个不费吹灰之力就等得知一切的机会,让典心海几乎高兴的发狂。

    而那个被顾画师困住连巴山,此刻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威风,破烂的衣服,凌乱的胡须,怎么看都让人感觉他不过是一个可怜干瘦的老头罢了。

    然而秦放和南流月却知道这看似无助的老头,其实异常凶恶。

    因为不久之前,这个枯瘦的老头还因为一点紫榛果就要杀他们灭口,要不是他们多少有些斤两的话,恐怕此刻连骨头都剩不下了。

    正思考的两人被典心海的喝骂声拉回现实,只见眼带血丝的典心海咬牙道:“说~!你们为什么要对付一柱山典家,否则~!哼~!要你生不如死~!”说罢把一伸手,一颗冒着丝丝黑气的药丸传现在典心海手中,只看那黑烟缭绕的气势,便知道是腐骨削心的毒药。

    看得,连巴山一脸恐惧,不由得浑身一颤,他身为摩多宗的长老,自然和千色谷有很多接触,对于很多毒药产生的后果更是恐惧甚深。

    所以一见到典心海拿出此物,就变的大惊失色。

    甚至连顾画师肩上的杂毛黄鹂鸟都显有些局促不安,不住的躁动着。

    而正面面对此药的连巴山更是急忙向典心海喊道:“别~!我说~!我全说,把这个东西拿远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