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审问
    看四人到连巴山这么配合,让内心都不觉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们几人都没有过严刑逼供的经历。

    就算秦放和南流月,当初当小混混的时候,学到的也不过是掰手指,掐舌根,这些不入流的逼供手法罢了

    “说为什么要对付一柱山典家?”典心海一遍恶狠狠的再问一遍,一遍把药丸拿的更近了,让连巴山更加惊恐。

    “这个蠢货还不快点说,难道不知道争取时间才是上策?看来他真想知道这腐骨刮心的味道啊~!”一旁的秦放故作惊讶道。

    此话一出,连巴山一惊,急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喊道:“不关我事~!是赢宗主下的明令,哦不,是赢楼的命令,是他要我们出手的~!”

    “赢楼?他是谁?摩多宗的宗主?”典心海疑惑的问道。

    “对对,就是他~!是他吩咐要灭掉典家的”连巴山一副唯恐你不信的样子。

    “哼~!看来你不老实啊,千色谷当真值得你把命陪上?”一旁的南流月突然说道,因为刚才他在连巴山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怪异,看来这个家伙没说实话。

    果然,南流月的话一出,连巴山一愣,一副你怎么会知道的样子。

    “看来你当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典心海冷哼道,这种情况被骗让他充满怒意。

    这次连巴山真的吓到了,他根本没有想到对方知道千色谷的事情,要知道这可是摩多宗的秘密,即使是他也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千色谷中的一个大人物暗中主持一切的,没想到对方竟然知道,一时间惊诧万分。

    好在他连巴山也是老而成精的人物,急忙解释道:“前辈饶命~!小人说的都是真的,至于那千色谷,小人只见过他们和赢宗主谈过,其他的小人确实不知,至于下令的人也的的确确是赢楼宗主。”

    “还敢胡说~!那赢楼和典家无仇无怨为何要杀害典家全族?~!”典心海怒喝道。

    “是这样的,典家坏就坏在他们一直都是医药世家,到了此代典家已算是医道圣地,而典家的此代的家主更是天性和机缘都极好,竟然在无意中炼制成了一种灵药,这种灵药竟然能帮助先天期的修真者毫无危险的进入到金丹期,让典家的人欣喜若狂,但是典家的保密工作做得不好,被赢宗主发现,因此引来了灭宗之祸~!”连巴山急忙道,这次倒是又快又稳。

    “原来如此~!难怪你们会对付郝凌霄了,听说那小子无意中得到了一个上古药方,据说可以炼制成什么仙丹,我原以为只是一个笑话,此刻看来居然是真的,你们就是为了这个,才去算计郝凌霄的吧。”顾画师恍然道。

    “的确如此,这位前辈猜的正准~!”连巴山连连苦笑道。

    “童虬在哪~!?”秦放趁其不妨的猛然问道。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面对骤来的问话,连巴山只是一愣,随即眼中露出迷茫之色奇怪道:“童虬是谁?”

    这样的回答让秦放和南流月等都感到十分惊讶,不过旋即明白过来,虽然摩多宗归童虬管理,但是他却根本没有直接接手摩多宗。

    不过这样才对,毕竟童虬是千叶童子的首徒,在千色谷中的地位很高,这点凡间的事情不需他亲自操心才是。

    “算你识相~!下面只要把动手的人告诉我,我就可以保证饶你一命~!”典心海冷静的说道,现在他现在知道了自己亲人被屠杀的原因,比之刚才的一无所知,心境有所不同,至少他已经有了明确的报仇目标。

    “这个。恩。。动手的是赢楼宗主,陆昂长老,两位千色谷的前辈,数千名摩多宗的高手。以及。。。以及我。。不过前辈答应我绕一名了,请。。请遵守您答应小人的”连巴山结结巴巴道。

    因为连巴山知道即使他不说,以眼前这几位不把那个幕后的控制着看着眼里的作风,定会查处自己正是当事者之一,还不如早点交代,说不定还能留下一命。

    “好,我会留你一命~!”典心海咬牙道,说罢一拳向他打去,轰的一声把连巴山直接打的晕了过去。

    “怎么样,你们觉得这家伙的可信度多少?”典心海向其他人问道,此刻他的情况实在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

    “应该没有问题吧,一开始也许他想把摩多宗那个宗主赢楼出卖来换的自己的一条命,不过之后被秦少喝破,所以他只好配合你了。所以我想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南流月说道。

    “我也这么认为,从连巴山的话中和行动就知道,他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家伙,说不定正是因为屠杀你们典家才换来进入金丹的机会,看他样子便知道了。”秦放点头同意道。

    “呵呵,两位大哥说的都对,只是你们不是雁都人,所以你们不知道,赢楼此人的威望极高,在众多摩多宗的苦修者中已经被当作神一般的存在来膜拜,可以说他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整个摩多宗的发展。以他这样的势力和身份,恐怕并不适合亲自动手毁灭一个宗族吧?尤其是典家这样的声明极好的名门?这样会使摩多宗失尽人心,从而使摩多宗的发展陷入困境的,作为一个宗教的主持者,不会这样么笨吧?”顾画师笑着说道。

    “顾少怎么认为呢?难道这事和这个赢楼没关系?”秦放以问道。

    顾画师轻笑了一下,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我曾见过赢楼一面,此人的修为比之你我也差不了多少,在连巴山这种人眼里已经是无敌的存在了,我想连巴山不是要赢楼来做替死鬼,而是要我们送上门去给赢楼杀才是,这样此子不但可以活下去,还可以借赢楼之手除掉我们,说不定算是立了一功呢,所以我想连巴山根本没有说实话啊~!”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连巴山这小子一直告诉我们是赢楼、赢楼的,看来真的如顾少所说。”南流月恍然道。

    “其实在见过赢楼一面后,我就一直有种奇怪感觉,感觉赢楼不简单。现在看来,赢楼这人应该不是一个普通的凡间宗教的主持者这么简单,很有可能赢楼本身就是千色谷的人,所以才会能把摩多宗管理的如此之好,使得摩多宗成为三大宗教中唯一一个单元化发展的宗教,而不像道宗流和多灵宗流那样分支极广。”顾画师分析道。

    “可是这样控制一个凡间的宗教有什么好处呢?即使是凡间第一宗教,在修真者眼中恐怕也是可以顷刻间毁灭吧~!”南流月问道。

    “呵呵,这个问题简单,因为即使是修真者,也有很多东西无法收集到,比如蚍蜉露,即使修仙者也很难收集吧,但是有了宗教的力量就变得十分简单了。”顾画师微笑着解释道。

    “蚍蜉露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修仙者很难,凡人却很容易呢?”秦放疑惑的向典心海问道。

    毕竟和药品有关的,典心海知道的,绝对算的上几人之冠。

    然而典心海刚要作答,顾画师便笑着说道:“呵呵,原因很简单,收集蚍蜉露靠的不是修为,而是人力,因为蚍蜉露是一种叫做白头蚁的蚂蚁,分泌的一种透明液体,白头蚁个体不过米粒大小,分泌的蚍蜉露更是微不可察,靠修仙者去采,累晕他也不够炼丹只用,而有了宗教这个后盾,只要说一声,就会有无数的人为之奔波,用不了不久就能有足够的蚍蜉露了,这就是宗教的好处了。”

    秦放和南流月对看一眼,都有一种重新认识顾画师的感觉,因为如果是典心海解释的话,两人会认为理所应当,毕竟典心海对于药理了解应该知道,而顾画师这个二世祖打扮的家伙,居然能知道,还能解释的头头是道,就很不容易了,看来作为大门弟子的他,当真是一肚子学识啊。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救醒这家伙接着拷问?看来我打错了,应该由顾兄问才是。”典心海一指连巴山说道。

    “当然不是,其实你不打晕他,我也要动手的,毕竟我要告诉你们的这些这小子不知道的才好。”顾画师笑道。

    “不过典少说的对,还是顾少讯问比较合适,毕竟比起我们来,你对摩多宗知道的更多。”南流月沉吟道。

    “好的~!那就我来吧~!不过典兄刚才拿出的那颗丹药要给我。”顾画笑嘻嘻的道。

    典心海一愣,随即一笑道:“顾兄喜欢的话,我这有很多。”

    顾画师笑道:“如此多谢了。”说罢,一抬手,一道寒冰凝结的细针便从其手中射出,闪电般向连巴山大腿内侧刺去,出手又快又准。

    只听连巴山啊的一声痛叫,浑身一颤就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不过这次连巴山的眼中多了一分惧色,他显然没想到有人只靠拳头就能把他一个金丹初期的修真者打晕。

    “好了~!你也醒了,那个。。呵呵,你不要怕,我很和蔼的,那个,你一看也知道我是好说话的人,只要你老老实实把实话说出来,就不会有问题的,否则我到好说,只是恐怕它不好说话啊。”顾画师阴恻恻的一边笑一边指着自己肩膀的杂毛黄鹂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