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杂毛黄鹂鸟
    听到顾画师的话,连巴山一愣,看了一眼顾画师肩膀上的那只杂毛黄鹂鸟一眼,感到十分诧异。

    因为比较起来,这只看起来除了丑陋外,没有任何特别之处的黄鹂鸟,还不如刚才典心海拿出的毒药呢。

    不过想归想,下一刻,连巴山就一副冤枉的表情道:“前辈明鉴,在下说的都是真的啊~!”

    “哎~!你也一把年纪了,居然这么不识趣,看来真的应该让你知道知道无知的可怕啊~!”顾画师打个哈哈道。说完,双手一怕,做了个特别的手势。

    手势做完,本来老老实实站在顾画师肩膀上的杂毛黄鹂鸟,竟然乌~!的飞乐起来。

    这一飞,众人才发现此鸟的双翼之下还有两只极短的小爪,而它头顶的羽毛在被风吹拂的同时,向两边分去,一点金色的光芒从杂毛黄鹂鸟的额头迸发了出来,犹如一道光剑,射向远方。

    “祸宫兽~!”看到杂毛黄鹂鸟的样子,秦放和南流月不禁惊讶道。

    祸宫兽,又名真言兽,是五级魔兽的一种,其整体身形状如飞鸟,大如牛槽,但是双翼之下隐有两爪,力大无穷。

    此兽额头黑毛之下更是藏有一眼,可发出金光。

    此光和别的光芒不同,无论修真者还是凡人被此光定制泥丸宫变的神情呆滞,会情不自禁的回答别人的问题,因此才被叫做祸宫兽,而且也因为被其盯住者必说真话才被叫做真言兽。

    但是此兽的恶毒指出不在这。

    它的恶毒在于,那些被此兽的金光盯过的,无论是人还是妖兽,都会变的痴痴呆呆,在不能恢复原有清明的神志。

    不过此兽的能力却很难为人所用。

    因为祸宫兽兴情倔强,极难驯化,或者说根本无法驯化,除非从幼鸟时开始驯化,方才有一丝可能驯化成功,否则此兽宁死也不会被降服。

    只是祸宫兽本身,数量极少,成年祸宫兽已经可算是极为罕见的,稀少之兽,更何况幼鸟。

    所以秦放和南流月再次之前根本没有想到这只杂毛黄鹂鸟居然是大名鼎鼎的祸宫兽。

    而且这只凿毛黄鹂鸟,除了在顾画师被打晕那次飞起来过,根本连飞都没有飞起来过,哪会有人注意。

    再者说,此鸟仅有的那次的飞行,也是在性命攸关的时刻,那时的秦放和南流月两人,根本都没有心情,去看这只不起眼的杂毛黄鹂鸟。

    连巴山本来对这飞起来的小鸟不屑一顾,但是当天到秦放和南流月的惊呼出的名字后,却被突然的变故,吓的汗流浃背。

    毕竟被此兽盯过,就此就会变成白痴,比之骤然死去还让人无法接受。

    连巴山不由得暗叹自己今天运气差到了极点,本来认为轻轻松松灭口的事情,没想到先是被撞倒一个奇怪的地方,受着无穷无尽的火烧,接着出来后就被毒药威胁,现在更是有被祸宫兽弄成白痴的危险。

    哎~!认了,就在祸宫兽的金光准备向他射去的时候,连巴山突然跪地道:“我说了~!请前辈收了此兽~!”

    “呵呵,这才乖么,我就说我是好人了,否则你以后就光着屁股满街跑吧。”顾画师一边笑着说道,一边把祸宫兽招了回来。

    而另一边的连巴山却已经不顾的顾画师的冷嘲热讽了,能够在祸宫兽之下保住灵台清明,已经足够他敬天酬神了,那还顾得了这个。

    “此事是千色谷的两个人为主做的,我宗之中确实是陆昂和我参加,但是我只是负责在外围拦截,而陆昂也只是负责打扫残局吧,真正动手的只有千色谷的两人,当日的情景我不得见,但是仅仅半刻中的时间,那两人已经把一柱山的山头给全部扫平了,事后我还听说,那些惨景,还只是那两人颇有顾忌,故意收敛的结果,否则只怕,半柱香的时间,他们就能把一柱山都推平了。”看到顾画师召回祸宫兽后,不等问话,连巴山就急忙说道。

    “那两人叫什么?什么修为~!”典心海忍不住插嘴道。

    “这个。。怎么说呢,这两位的修为太高,我根本看不出,至于名字我倒是无意中听来其中一个,那人叫屈就,据说在千色谷中极有地位,只有另一个,我确实不知道了,不过若给我看到,我定然能够认出来。”连巴山急忙道。

    “他们现在在哪?”顾画师柔声道。

    “这个,我确实不知道~!不过应该是回千色谷了,因为从哪件事情往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们。”连巴山答道。

    “这么说,刚才你是故意骗我门喽~!是不是想我们被赢楼杀掉~!恩~!?”顾画师突然冷声道。

    “你怎么知道~!”连巴山脱口道,说罢才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但是刚才的祸宫兽确实让他心神大乱,被人一喝,就不由得的说了出来。

    “呵呵,这些我都明白了,看来你真的不安好心啊,不过看在你现在还算听话的份上,滚吧~!”顾画师喝道。

    这话一出,不仅让连巴山一愣,同时也让秦放、南流月和典心海心中一愣,显然都想不到顾画师这么轻易的就把连巴山给放了,但是当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连巴山已经跑出老远了。

    “等等,给我回来~!”看到飞快跑走的连巴山,顾画师冷哼一声道。

    此刻连巴山已经被他折磨的六神无主,心中大惊的同时,身体不由自主的跑了回来。

    看着连巴山苦涩的脸孔。顾画师哈哈一笑,一抬手,低呼一声:“收~!”。

    写在连巴山身上的封字,肃然不见。

    而另一边,连巴山先是一愣,随即一喜,顾不得其他,拜倒在顾画师身边大谢后,急速飞走,几个呼吸就消失在私人眼前。

    连巴山飞走了,秦放、南流月和典心海却出奇的没有说话,齐刷刷的用眼睛看着顾画师,显然在等他的解释。

    “好了~!几位大哥,我说,只求几位大哥莫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恩,是这样的,此人修为很差,只看他白发苍苍才不过金丹初期的修为就可知道,此人以后根本不足为惧,但是此人在摩多宗的地位却是不低,两千色谷来人的名字都能知道,所以他已经够资格带我们去摩多宗真正的老窝了,所以小弟把他放了。”约摸半盏茶的功夫,顾画师举手道。

    “那你不早说~!我们现在追也晚了啊?”秦放讶道。

    “嘻嘻,我刚才说的字是“收”,可不是“解”啊,所以放心了,只要他回去,我就有办法找到他的老窝”顾画师轻松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如此清闲了。”秦放恍然道。

    “现在典少有什么打算?那连巴山被人如此作弄,定然不会直接回去,定是找好了理由才会回去,相信还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典少想怎么办。”南流月分析道。

    典心海一怔,想了一会才仿佛下定决心般说道:“我决定去千色谷拜师学艺~!”

    “什么~!你要去千色谷~!”秦放和南流月同时讶道。

    “恩,今次托顾兄的鸿福,对于我典家的仇人我已经了然如胸,其他诸如摩多宗的人至多,不过是帮凶罢了,所以我想混进千色谷去,多了解自己的敌人,两位大哥放心,此次我去,定然不会妄动干戈的,不过有机会我也不会放过那个屈无通~!”典心海冷静道。

    “呵呵,我要是典兄我就不着急走。”顾画师笑道。

    “怎么?”典心海疑问道。

    “难道你们没有发现么?刚才那个连巴山说的是他负责拦截?而不是捕杀,只此一句就说明你典家或许还有活下来的人哦,也正是因为有这个原因的存在我才那么轻易的放走连巴山啊~!”顾画师故作高雅的叹道。

    “什么~!你说的可是真的~!?”典心海不顾形象的双手抓住顾画师的肩膀道。

    “当然是真的,要不是怕杀了连巴山会打草惊蛇,可能会影响到你亲人的生命,我才不会直接放连巴山回去呢,现在的话,只要连巴山还想混下去,自然就会装的若无其事,而我们则有很大的机会救回你那可能幸存的亲人。”顾画师微笑道。

    听到这话,典心海突然痛哭起来,来回走动,好半天才平复下心情,看来亲人可能在世的情况让他欣喜若狂。

    “哎。。哎哎哎。。我说典兄~!你先停一会,恩,那个乌云丹该给我了吧~!”顾画师突然媚笑道。

    典心海一愣,随即破涕为笑道:“呵呵,这个自然~!些许东西怎比得上顾兄对我的大恩”说罢从储物腰带中取出一个青瓷小瓶向顾画师递去。

    顾画师呵呵一笑,正想去接,他肩上的祸宫兽直接如闪电般飞出,一爪把小瓶抓了过去,看得四人齐齐一愣。

    顾画师随即笑道:“这只傻鸟,就是给你讨的,还要这么心急~!哎~!居然比我还要馋嘴。”

    秦放和南流月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祸宫兽为什么会那么不安分,原来不是畏惧这种毒药,而是喜欢。

    果然,拿到青瓷瓶的祸宫兽,竟然和人一样,用翅膀内藏着的小手直接向自己的喙中倒去,片刻就吃的精光。

    “这样吃法没事吧,不会中毒吧?”南流月疑问道。此话一出,顾画师和典心海相视而笑。

    典心海解释道:“南大哥多虑了,此丹叫做乌云丹,使用何首乌和黑金草炼制,虽然看似凶恶,实际上确实大补之药,可以用来激发自身潜力,而且因为这种丹药中含有黑金草,特别适合幼年期的金属性魔兽成长,祸宫兽正是金属性妖兽之一,所以这只祸宫兽吃了不但不会有事,对它还非常有益啊。”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没听过祸宫兽可以吞噬毒药,原来是补药啊。”秦放笑道。

    “两位大哥有些健忘啊,我不是说过,对于毒药我以前根本不去研究,怎么会配置呢?呵呵”典心海显然心情变好了很多。

    “也是,怪我们不够细心吧~!”秦放说道。

    “不过典兄这次进入千色谷的话,还是好好学学制毒用毒之道吧,将来会有用的。”顾画师语重心长的说道。

    “顾兄说的对,虽然我不喜欢用毒或者毒类功法,但是为了死去的亲人,怎么也要吧千色谷中绝学功法学到手,即使毒功也不例外,至少要有足够的本钱,让那几个罪魁祸首都尝尝自食恶果的感觉,知道世上还有报应这一回事~!”典心海眼中厉色一闪即逝,长叹一声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