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围猎
    南流月突然的惊呼,让正在暗中躲藏秦放三人一愣,但是下一刻他们就明白过来。

    要知道顾画师说过,摩多宗宗主赢楼的修为比之顾画师也差不了多少。

    也就是说,赢楼很可能是洞虚期的修真者。

    而不会敛息术又没有闭灵石的典心海在赢楼的是灵识下,就犹如深夜中的明灯,根本无处遁形。

    果然,下一刻,本来还在和连巴山道别的赢楼,突然如箭一般的向云雾车射来,目标正是一脸惊讶的典心海。

    “退~!快~!”正当众人惊讶的时候,秦放急声传音道。

    “不要出云雾车~!”南流月传音补充道,说罢和秦放双双拉起典心海向远方飞去,速度之快比之当日被熊霸和散轻仇追杀时的顾画师也只慢上一线。

    不是速度不能更快,要知道,躲在云雾车里的四人都是人精。

    他们如此这般作为,就是想要赢楼追赶上来。

    因为秦放等四人在被发现的那一刻,心中已经形成了一个统一的想法,就是绝不能让赢楼活着离去。

    不单单是因为赢楼此人杀生无数。

    而是如果不杀此人,只凭今天赢楼的发现,以后典心海投身千色谷,就会变的九死一生。

    只是目前最好的情况不是杀掉赢楼,而是先把此人活捉,那样的话,就能得到千色谷的一手资信息了。

    但相比杀掉赢楼,抓住他更加困难。

    而紧紧追着云雾车飞驰的赢楼却另有一番心思。

    在他看来,这个敢于在摩多宗密巢探查的人,定然是居心不良,无论出于何种原因都必须把他擒下,逼问一番,最坏结果也要把对手击杀。

    所以一开始赢楼就倾尽全力追赶。

    但是越追,赢楼就越心惊,一个只有金丹后期的修仙者竟然能够和他比速度,而且无论他怎么追都无法追上,即使动用了他飞行法器无定矛都不行。

    想到这,赢楼猛然醒悟,不好~!中计~!,这样远远吊着自己分明就是诱敌之计啊。

    但是为时已晚,因为以他们的速度,这段时间已经飞出了很远的距离,即使赢楼想退回去都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

    而且赢楼醒悟的时候,他已经发现,自己被三个身披奇怪的绿色披风的修真者给牢牢的围在当中,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但是对方的动作俨然就是一种围杀姿态。

    更让赢楼感觉道问题更加严重的是,无论他怎么探查,都无法探查出眼前这三人的气息,追杀至此,赢楼首次生出了后悔之心。

    好在多年的高位生活已经养成了他从容不迫的性格,惊讶的瞬间赢楼就一面偷偷扣着传讯灵符,一边就换上了一副客气的面孔的向三人道:“几位兄台,不知道找我何事?”

    但是让赢楼意外的是,他刚一开口,那绿装的三人便不由分说的直接攻了过来。

    而且三人虽然道法不同,但是俱都是威势巨大,竟然比他自己还要高出很多。

    一时间让赢楼十分狼狈。

    几个呼吸的功夫。

    无数雷电、疾风、寒冰悉数击中他身体各处,打的身上血迹斑斑,连发出传讯灵符的机会都么有。

    赢楼根本不知道。

    秦放、南流月和顾画师三人,早就想到作为一方宗主的赢楼必然带有传讯灵符。

    所以三人出手多而迅疾,

    这样攻击,虽然威力并不算强大,但却可以阻挡赢楼发出传讯灵符了。

    被打断几次之后,赢楼已经明白眼前三人的意图了。

    但是即使明白也无法解决,毕竟只看眼前三人的动作变可知道三人的修为比之他之高不低。

    像被戏耍的困兽一样赢楼一咬牙,猛然间下定决心,再不管传讯灵符的事情,他要全力一拼。

    因为赢楼知道,若是眼前的状况继续下去,蚁多咬死象,他定然难逃一死的局面。

    既然如此,还不如硬拼一下,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至不济也要拉上一个垫背的。

    想到这,赢楼在不管传讯灵符,大吼一声,身上的衣袍竟然瞬间燃烧了起来,顷刻间把他身上的麻衣烧的一点不剩。

    只是事情还没有完,麻衣虽然没有了,但是一股褐色的烟雾却在火光中而生,犹如活物一般开始绕着赢楼周身盘旋,隐隐有保护之意。

    而身在其中的赢楼则面露凶狠之色,犹如饿狼,在没有半点宗主风范。

    只是让秦放、南流月和顾画师震惊的却不是赢楼的表情。

    而是赢楼身边这一身的褐色的雾气。

    因为此雾刚一升起,无论是秦放的细小雷电、南流月的风刃还是顾画师的冰箭,都无法接近赢楼了,以为这些东西一旦和褐色雾气接触,机会发出噼啪的声音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褐色的雾气不但不减还犹有增加。

    见此情况,秦放大喊一声收~!抬手一招,提香炉应势飞出,化作水缸大小,强大的吸力向褐色雾气吸取。

    秦放已经想过,既然千色谷善于用毒,那么这褐色雾气很可能就是毒物。

    果然,在提香炉的作用下,环绕赢楼全身的褐色雾气,不情愿的被提香炉,一缕缕抽走,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消失不见。

    看的本来一脸得色赢楼大惊失色。

    他这毒物叫做万里焦土,十分厉害,是千色谷的绝毒之一,采用的十种火性和土性的至毒之物经文武火反复提炼,最终化去其形后炼制而成。

    毒雾本身可熔尽各种属性的法觉攻击,平时隐藏在自己的麻衣当中,一旦遇险就可焚化而出,保自己于不败之地,没想到今天刚一用出,竟然被对方一个不起眼的法器给收走了。

    但是这个时候可不是震惊的时候,是洞虚期修真者之间的战斗,岂能分心,就在他惊讶的一刻,身体背部一阵剧痛,仿佛千把利刀刮过,让惊恐的压力忍不住的喷出一口鲜血。

    而顾画师手则趁此机会,把手一扬,寄出气吞山河图,一副巨大的画卷骤然在赢楼,面前展开,无数无形的光气向他卷去,强大的力量,让赢楼不由自主的向企图山河图快速滑去。

    此图最适和生擒对手,要不是估计此图的攻击范围太广会影响合围之势,从而可能给赢楼发出传讯灵符的机会,一开始顾画师就会施展此图。

    不过现在赢楼重伤,实力大减,在气吞山河图的影响下,根本无暇做出其他动作了。

    至此,赢楼已经知道,今天他已经绝无幸免的可能。

    不过赢楼也是一方宗主,心中猛下决心,怒吼一声,身体竟如经年的老漆,片片剥落,向侵吞山河图中飞去。

    “这么厉害~!居然能把人硬生生剥裂~!”看到这个情形,自负胜券在握的秦放忍不住向顾画师说道。

    “不对~!为了生擒此人,我已经把气吞山河图的威力减少到两层一下,怎会如此~!”顾画师正色道,说着同时把气吞山河图的威力进一步减低。

    “是不是我出手重了,把他筋骨都打碎了。”南流月疑惑的问道。

    “不知。。啊~!?”顾画师的话未说完,就发现了异变。

    原来在威力减少之后,被气吞山河图罩住的赢楼,身上的骨肉反而崩离的更加快了。

    只是,除了被气吞山河图吸走的骨肉,赢楼本来的位置竟然不在移动了。

    几个呼吸之后,原被活生生的赢楼,竟然变的只余血管经脉和被深裹其中的元婴。

    此刻赢楼的血脉在气吞山河图下不停的摇晃,犹如取出叶肉的枯叶脉络一般。

    只不过被血脉裹住的元婴竟然混身血红,面色恶毒,像要噬人一般。

    “不好~!快跑~!”顾画师突然惊叫一声道,气吞山河图便被他收了起来。

    做完这些,顾画师就急速飞逃。

    看得秦放和南流月也双双抓起躲在云雾车中的典心海向顾画师出一同掠去。

    然而就在此刻,他们的脑海中同时响起赢楼的灵识传音,那阴冷的声音只说了句:“晚了~!无论怎样,你们都会一起陪葬~!谁也跑不掉~!”

    掉字都没完,就听到波的一声犹如水泡破裂的声音,而后无数鲜红血滴犹如血箭一样向他们射来,速度之快比之全速飞行的秦放和南流月还要快上不少。

    “我来当~!”南流月一声大喊后,手中绿芒大盛,无数龟甲檀骤然出现,挡在四人身后。

    但是顾画师却一抓南流月道:“挡不住的~!走~!”

    果然话音未落,最前面的几块龟甲檀直接被洞穿,毫无阻挡之效。而被射穿的龟甲檀竟然在被血滴洞穿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腐化,看的飞逃中秦放、南流月和典心海惊讶异常。

    秦放刚想寄出不动金砖,顾画师想未卜先知的说喊道:“不要妄用法器,快飞才是~!”

    顾画师听的秦放一愣,难道这血滴这么毒么?毒?有了~!秦放灵光一闪后,急忙取出提香炉。

    不过这次不是收取,而是释放,被提炼增强五倍的剧毒万里焦土,向身后彭然放出,很快就迎上了激射的血滴。

    速度极快血滴先是毫无阻碍的摄入万里焦土,但是此后万里焦土的作用出现了,两者接触不久,清晰可见的见噼啪和刺啦之声,就连绵不绝的向耳中传来。

    仿佛烧热的铁棍被冷水冰激一般。片刻之后,本来都是十分恶毒的两种剧毒竟然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成功了~!”不停用灵识探查的秦放心中大乐,连忙传音给不停飞逃的其他三人道。

    其他几人连忙停下,转头望去,只见天地间除了还在隐约刺刺作响的声音外,竟然空无一物。

    “幸好有着褐色的毒雾,否则今次惨了”顾画师心有余悸的说道。

    “这是什么功法,难道你的气吞山河图和秦少的提香炉都收不得么?”南流月疑惑道。

    “恩,确实收不得,这种法诀是千色谷的绝学之一,可以腐人销宝,极为恶毒,要是运用法器的话,会被直接毁掉的,更可怕的是,这个法诀的等级并不高,只是五级灵诀,洞虚初期就可以勉强使用,算是千色谷的一大依仗了。不过此法觉的名字却非常好听,叫做千刃雪。雪是雪花的雪。”顾画师叹道。

    “是鲜血的血才是,如此恶毒还要附庸风雅~!哼~!当真不能放过此人”秦放哼道。

    “啊~!快回去~!别让赢楼的元婴逃了~!”典心海突然醒悟道。

    顾画师却摇摇头道:“不用了,千刃雪已经施展,施术者必然难逃一死,否则这么简单就能使用如何叫做绝学?”

    “原来如此,便宜了此贼了~!”典心海不忿道。

    “不好~!共生符~!我们快回去救人,迟恐不及。”正在聆听的南流月突然变色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