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钥匙
    南流月的话刚一出口,其他几人同时变色。

    赢楼可是千色谷派驻摩多宗的重要人物,定会在千色谷中留有共生符,一旦他除了事情,千色谷必然震动,如果不快点行动的话,恐怕他们救人大计会就此夭折。

    想通此点后,秦放当即立断道:“月少带着典少先走,我去找一下赢楼的储物手镯,说不定会有什么令牌之类的东西对,那就对我们有点帮助了。”说罢先去了。

    虽然简单但是南流月却知道,这是最佳的安排了,四人中纯论速度以他和秦放最快。

    但是秦放在阵法上的造诣不及他,此次救人恐怕还会用到阵法。

    而顾画师这仿佛万事通的大门弟子也是一个有力的帮衬,至于典心海更不必说,恐怕让他留下找东西他都不会原意。

    所以秦放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其实是最合理的一句话。

    看到秦放飞走,其他三人更不敢怠慢,急速向摩多宗的秘密巢穴飞去,毕竟现在千色谷很可能已经知道了赢楼的死讯,说不定正在往这赶来,所以四人是在和时间赛跑。

    秦放在飞回去时灵识已经迅速扩大,四处搜寻细微的灵气变化,来查找赢楼可能散落的储物手镯,只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寻到任何细微的灵气波动。

    倒是千刃雪的痕迹处处皆是,让秦放不禁怀疑赢楼的灵气手镯是不是被千刃雪直接给分坏了。

    但是细想一下又不可能,因为一旦储物手镯之类的空间法器被破坏的话,里面储存的东西应开外露出来才是。现在周围根本没有灵气的波动,连修真者必带的灵石都么有,只能说明储物法器还没有被发现。

    让秦放不得已只得更加细致的感悟都为灵气的变化。

    可是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依旧一无所得,让着急的秦放只能作罢。

    然而就在秦放准备离开的时候,秦放突然感觉到一股奇怪的气息,虽然有灵力波动,但几乎察觉不到。

    与灵气波动相反的是,这丝微不可察的灵力之下仿佛隐藏着无尽的黑暗一般,刚一感觉到就让秦放感觉到一阵发寒。

    但是当秦放准备寻找的时候,那种微弱的灵力也不见了,让秦放心中大为惊讶。

    好奇之下,秦放飞向刚才感觉到的那篇阴寒。

    几个转停,秦放才确定是刚才那丝灵气是从一个深部见底的黑洞中发出的,而那黑洞明眼一看,便可知道是有千刃雪腐蚀而成。

    “难道储物手镯掉到这里?不过也有可能,看来今次要麻烦了”秦放暗思道。

    想到这,秦放五指虚张,根根雷电细丝在其五指指端向空中凝结,几个呼吸的功夫,那条让黑刺都惊讶的雷鞭变凝结而成。

    在秦放的控制下,雷鞭向黑洞中申去,想要靠着雷鞭的力量把赢楼的储物手镯抓上来。

    但是奇怪的是,雷鞭进入不久,洞穴内突然发出喀嚓一声,接着传出一声蚊呐般的凄厉尖叫。

    等秦放想再次探查时,一阵包含股怨毒之气的黑烟如喷泉般喷出,之后,秦放在也无法从此洞内感觉到任何东西了。

    奇怪~!这是怎么搞的,毫无头绪的秦放诧异的想着。

    不过始终的不出头绪,无奈之下只能快速的飞向南流月一边。

    秦放的速度勿庸置疑,很快就看到远远吊着秘密巢穴的几人身边,没有了云雾车的掩护,他们变的十分小心,毕竟一个赢楼已经大出他们的意外。

    “怎么样了?你们还在等?”看到南流月三人的样子,秦放疑问道。

    “等你~!顾少猜测赢楼的储物法器中应该有开启阵法的法门或者阵眼石,所以大家都在等你”南流月平静道。秦放一听,脸色一暗,紧接着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

    谁想到听到秦放的话后,顾画师竟然轻轻拂落一滴额头的汗水道:“幸好,幸好~!否则我们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难道有什么不妥么?”南流月疑惑道。

    “该是秦少洪福齐天才是,要不是他,今次定然逃不过千色谷的眼睛。”顾画师谈到。

    秦放脸色一红道:“你不要夸我,我都不知道我做了什么~!”

    “秦少不知道,你那雷电鞭子打死了一个奸细啊”顾画师叹道。

    “顾兄就不要卖关子了,我们还有事要做。”典心海心中正担忧自己的亲人,不由的语带不满。

    “呵呵,典兄莫急,其实我们大家都算是鸿福齐天,因为秦兄无意中的动作,干掉了我们一个大患。那股怨气应该是一个拘灵,也就是凡间所说的役小鬼,此物可不同与传讯灵符,拥有部分灵智,是可以把我们几人的影响都带回去的,要不是此物惧怕阳光,以致耽误时间遇到了秦少,恐怕今次糟了。”顾画师呵呵一笑道,丝毫不以为意典心海的话为意,因为他觉得典心海把他当作朋友才会如此不客气。

    秦放和南流月以及典心海此刻同时冒出一身冷汗,果然好险。

    役小鬼是取新死的婴孩的元神加以炼化,使之附着于令符之类的木牌之上,以供驱策者使用,以达到传讯记录的效果,由于役小鬼基本上没有灵气所以用其探查最为隐秘。

    只是凡事有利必有弊,此物惧怕阳光、雷电等至阳之物,一旦碰上,必死无疑。

    “想不到他还有时间使用拘灵。”典心海叹道。

    “我想典少你误会了,那只拘灵应该是被人打入到他的血脉之中才是。”秦放摇头道。

    “秦少说的对,应该是修为高深的修真者强行打入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赢楼,看来赢楼的身份不简单啊”南流月分析道。

    “赢楼修为和你们产不多,但是却很轻易就给三位给宰掉?难道这样一个人还需要重点保护不成?”典心海疑惑道。

    典心海不知道在同阶之中,秦放、南流月几乎是无敌的,因为他们的功法之强,虽然是洞虚初期,绝对是洞虚中期的实力,连顾画师这样的世家嫡传,都不如两人。

    三人同时出手,别说赢楼一个,就是三个,也是必死无疑。

    “典少你要好好提升你的修为了,虽然干掉赢楼用的时间很短,但是如果不是我们三人同时出手的话,我们任何一个人想要干掉他都会费一番功夫的。”南流月耐心的解释道。

    “哎,最可惜就是赢楼的储物法器,要是找到,以他摩多宗宗主的身份有阵眼石这种东西绝不稀奇。”顾画师叹道。

    听到顾画师的感叹,秦放突然灵光一闪道:“顾少~!你的气吞山河图~!赢楼的储物法器会不会被你收了~!”

    听到秦放的话,顾画师一愣,随即眼中一亮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啊。哎,大智若愚~!”说罢,不顾其他人的眼光,直接掷出气吞上河图,向空中挥去。

    气吞上河图辅以打开,便入倾倒一般向外喷着白色的烟雾,看得秦放等人一愣。

    顾画师解释道:“此图内保罗万象,适才我只是用图内阴阳气把赢楼的臭肉给化了罢了。”

    正说着,一点亮光闪过,一个奢华的银白色戒指,飞了出来。

    眼疾手快的南流月把手一招,一股清风,像一只无形的手一般直接把戒指拉倒手里。

    “储物戒指~!”众人齐声讶道。

    “确实如此~!”手拿戒指的南流月点头应道,同时心中也是十分惊讶。

    当日孟步书谈起储物法器的时候,就对两人明言,两人呢的储物手镯,在两人没有都够的实力的时候还是不用为好,毕竟相当稀少。

    而储物戒指更加难得,通常只有分神期中期以上的修真者才能拥有,想不到赢楼一个洞虚初期的修真者居然能有,看来赢楼的身份确实如三人猜测的那样,十分不一般。

    见到储物戒指的同时,四人已经想好,在没有足够的能力应付千色谷之前,此事只当没发生过,绝不再提。

    正在思考间,南流月突然脸上一喜,一个如玉牌样的长方形小牌出现在南流月手中,玉牌上光滑流转,犹如水波流动,虽然不大,但是一眼便可看出其蕴含着强大的灵气。

    “阵眼石?”秦放疑问道。

    “不错,正是阵眼石~!不仅如此,此石上还对此阵法有了明确的说明,今次老天真的站在我们这边。”南流月高兴的说道。

    “月少除了这个阵眼石外,最好不要动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尤其是法器或者法诀。”看到得到阵眼石,心中落定的顾画师提醒道。

    “不错,顾少说的对,虽然里面确实有两件不错的法器,但是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动。毕竟是赢楼的专属之物,一旦使用说不定就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南流月点头同意道。

    “嘻嘻,灵器自然不能动,法诀倒是未必,至少可以参详一下,最我们的敌人有所了解,至于其他的灵石之类的东西么,呵呵,用了又有何妨。”秦放笑道。

    “呵呵,还是秦少聪明,这个法诀确实可以研究,灵石更是我们的酒菜啊。”顾画师叹道。

    “三位大哥还是待会在分赃的好,眼下这个阵法到底怎么样,有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强大还需要研究啊”典心海看着三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无奈道。

    “呵呵,典少放心,我刚才查看了一番,此阵确实不错,和我们猜测的一样,此阵正是二级阵法,叫做行云流水,阵法浑然一体,即使分神期的修真者,想要攻破此阵也要费上一番功夫,更不用说我们了,不过~,呵呵有了这个宝贝,我们可以说是畅通无阻。”南流月一晃手中的阵眼石说道。

    “行云流水?真是古怪,这光秃秃的荒山样居然是这么一个阵名,真让人意外。”秦放纳闷道。

    “呵呵,阵基上明示,此阵环环相扣,丝丝相连,运转时犹如行云流水,连绵不绝,所以才会有这么一个名字,千万不要被外表骗了。”南流月笑着解释道。

    其人他听罢,脸上也都露出了欣喜之色,此刻有了阵眼石,出入行云流水阵可以说是畅通无阻,不经意间大家的心情都好了很多。

    “如此的话,大家就不需要等了吧,有阵眼石这把钥匙,今次救人还不如鱼得水,不成功都难~!”秦放笑道。

    南流月、顾画师和典心海同时点头道:“好~!走~!”

    说罢,四人在南流月的带路下,向着标识出口的大青石出口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