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八十章 救人
    当手难阵眼石的南流月把阵眼石向青石推去的时候,一股奇异的力量,诱发这青石产生了水文一样的波动。

    几个呼吸的功夫,原本坚硬如铁的青石便就螺旋着让出一条通往密巢的通道。

    秦放等四人鱼贯而入,心情大好。

    根据顾画师的探查,现在在这个摩多宗的密巢之内,和不设防一样,修为最高的不过金丹初期,想要避开他们非常简单。

    更何况在密巢中,这些摩多宗的修士,一直认为在如此机密的老窝,非常安全,所以根本不会有修士用灵识探查周围,因为他们太自信行云流水的威力。

    进入之后,秦放就把灵识展开,开始搜寻探索。

    没有了阵法的隔绝,秦放的灵识瞬间就对这个密巢有了深刻的了解。

    密巢之大,竟然足足覆盖周围五里的范围,不过除了零星几个金丹期的修真者在闭关意外,根本连一个活动的人都没有。

    就连几人熟悉的连巴山此刻也仿佛进入了闭关阶段。

    “奇怪啊~!怎么会如此?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这段时间足够千色谷作出反应了,难道此人没有共生符留在千色谷中。”南流月疑惑道。

    “这是没有可能的~!我们已经推断出此人的重要性,所以我想此人身上有共生符是毋庸置疑的。”顾画师说道。

    “我知道了~!千色谷的人确实厉害~!”秦放若有所思道。

    “什么意思?”顾画师问道。

    “呵呵,终于有你不懂的事情了” 秦放先是向顾画师一笑,接着分析道:“其实道理很简单,千色谷在和时间赛跑啊,试想,能够如此不动声色的干掉赢楼的人,岂是密巢中这几块料可以阻挡的?通知他们只会让我们这些躲在暗中的对手知道事情败露罢了,对他们没有一点好处。相反,如果他们平静如斯,我们定然不会知道事情败露,从而给千色谷的高手到来赢得时间。而且我想,千色谷的人大概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看穿了赢楼和他们的关系,所以想一举把我们除掉~!”。

    “你说的对~!应该是这样了,毕竟赢楼的身份非常神秘,知道的极少,看来我们要快了,否则,被千色谷的高手追上可不是闹着玩的。相信来的至少是分神期的高手。”南流月点头道。

    “有没有发现什么地牢之类的地方?”典心海向秦放等人问道,这里的他的修为最低,所以并没有使用灵识,毕竟他的灵识可不如其他人那么强悍。

    “奇怪,竟然都是金丹期的修真者,没有一个凡人在?难道是我估计错了?”顾画师自言自语道。

    听到这话,典心海神色有些黯然,但是南流月却眼中一亮,微笑道:“我知道了,顾少说的没错,典家确实还有人活着,只不过此人已经服用过那种丹药,所以是金丹期的修为才是。”

    “那岂不是麻烦了?需要一个个的去查看?”顾画师郁闷道。

    “这个不用,只要我们找出那个灵气毫无波动的定然不会错了,赢楼没理由让一个犯人还保持灵力的使用能力吧。”秦放胸有成竹道。

    “恩~!找到了~!在最底层~!”南流月灵识一扫后说道。秦放、顾画师和典心海心中大喜,向着此人被困的地方飞去。

    密巢里的通道虽然不宽大,但是也都足有三丈长宽,几人飞行也算是毫无阻碍,半炷香的时间后,屡清道路的四人终于来到了他们的目的地。

    这是一个比较阴暗的洞穴,四周被青石砌成四四方方的样子,不过这件洞穴被十几根粗大的石柱分成两半。

    秦放他们四人所在的是青石铺地的一面,而另一边却是水深没胸的水牢,水是淡蓝色,不但不显的恐怖,还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水牢的中央,是根乳白色的柱子,柱子上,反手绑着一个浑身*的女子,那人三十左右的年纪,一头黑发已经没有任何光彩,样子并不出众,但是却很耐看,只是此刻眉眼紧闭,脸上血色全无,看样子应该是在昏迷之中。

    虽然身体埋在淡蓝色水中,但是却也让秦放、南流月和顾画师一阵尴尬,毕竟是一个后辈的女子。

    但是典心海仅看了一眼就脸色微变,神情也变的隐含怒意。

    “这水有问题?”看到典心海注视着牢水,南流月为免尴尬急忙转移话题道。

    “恩,是蓝晶蝗的汁液,虽然看着美丽,但是泡在其中却有一种被万虫撕咬哦感觉,让人十分痛苦。”典心海恨声道。

    南流月一鄂,显然没想到修真者折磨起人来如此恶毒,连忙把阵眼石交给典心海手里并嘱咐道:“用灵识控制,很简单,此牢是阵法的一部分。”

    南流月说罢拉着秦放和顾画师走了出去。

    后两人心知肚明,急急随着南流月出去,避免待会救人带来的尴尬。

    “哎~!成功了,不过今次又多了一份心思。”出来后,秦放低声说道。

    “是指这个女子么?是的话,我倒可以把她带回宗门,只不过要委屈他做个入门弟子了”顾画师说道。

    “顾少误会了,秦少说的不是这个,当然顾少你能解决更好,哎~!实不相瞒,此次我们兄弟来到雁都是为了查找一个仇人。”南流月说道。

    “偶?是什么样人家伙敢于两位作对啊,说出来看看,说不定小弟略知一二。”顾画师笑道。

    秦放长叹了一口气,把自己两人如何和密仇、风缠结下仇怨,优势如何把风缠逼出无尽沙海的事情讲了一遍。

    听的顾画师眼中连连闪光。

    秦放话一说完,顾画师就不由的感叹道:“精彩~!精彩~!有此经历,人生何等的美妙,不负此生、不负此生啊~!”

    此话一尺,让秦放和南流月相视苦笑,这个世家公子若是真的亲临那种种恐怕就不会这么说了吧,看来大门弟子的生活相当单调啊。

    几人正说着,典心海带着那个女子从地牢里走了出来。

    此刻那女子穿上了殿中海的衣服,现在众人才发现,此女十分高挑,比之秦放等人也不过矮了小半个头,典心海的衣服也能称出个六七分,只是神色有些黯淡,但应该是长期受困之故。

    不过比之刚此已经她的样子已经天壤之别了,至少众人在她眼中已经看到了希望。

    典心海纲要介绍,南流月一摆手道:“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出去再说。”说罢和众人示意,几人一同飞出了摩多宗的密巢。

    在顾画师这个地头蛇的带路下,一行人最终在雁都附近的回龙山上停了下来。

    此山被各种植被覆盖,偏又挺拔险峻,除了一年一度的踏青节,一般这里很少有人来。

    而顾画师选择的地方更加是人迹罕至,因为那个小峰四面皆是绝壁,整个山头更是被一株硕大的塔木桑完全遮盖,想凭肉眼在从此处找到他们,基本上不可能的。

    看到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后,典心海向众人介绍道:“这是我典家的后辈典铮柔,排辈的话应该是我不知多少代的堂孙女,不过太麻烦,大家叫他小柔就是。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我在狱中给你说过了”说罢,有分别指出个人的身份。

    待典心海说完,那位叫做典铮柔的女子连忙向几人施礼,态度镇定,颇有大家风范,只是言语中带着淡淡的忧伤。

    自从被救出摩多宗的那一刻,她就仿佛在梦中一般,直到此刻,才干肯定自己确实获救了,而救自己的正是家族传说中的老祖宗无死无伤典心海。

    招呼过后,看到典铮柔面带忧色,南流月说道:“今次能和你家这个老祖相见,已经是老天的眷顾了,小柔姑娘还是开心点吧,那些逝去的人还等着你们为他们报仇呢。”

    此话一出,典铮柔脸色变的更加难看,半晌后才自责的说道:“我就是典家这一代的家主,若不是我,典家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铮柔死不足惜。”

    一听这话,让秦放、南流月和顾画师都是一惊,没想到眼前的这个柔弱女子竟然是典家此代的家主,而正是她发现了可以直接突破到金丹期的灵丹。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个灵丹,弄的他们典家惹上灭门之祸。

    所以一时间,秦放和南流月几人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小柔不用这样,这本不是你的错~!,错在那些贪图我家灵药的无耻修真者,将来我们典家,需要你我为他们复仇。”典心海说道。

    典铮柔惨然一笑向下跪去,而后恭敬的对典心海道:“祖爷爷,典家因我而亡,铮柔百死难辞其咎,苟延到现在只为能够为家人报仇,他日贼人受首,铮柔必自杀以报宗族,请祖爷爷同意~!”说道后来,字字有声,听的典心海一愣。

    “休要胡说,仇一定要报,但是典家只有我们两人,你死了,如何对得起那死去的宗族之人。好了~!此事不要再提。快快起来~!”典心海怒道。

    典铮柔没有答话,慢慢起身,但是在众人眼里,典铮柔眼中的那丝死志始终坚定,看来此女背负了太多自责,想要改变她求死的心意,需要以后慢慢开解。

    秦放见状岔开话题道:“小柔,你可知道当日真正的凶手,若是知道,尽快说给我们来听,我们定会为典家族人报仇的。”

    听到这话,典铮柔眼中射出了深刻的仇恨,向秦放说道:“多谢秦祖爷,小柔见过其中带头之人的样子,两男一女,男修中其中一个就是摩多宗的宗主赢楼,另外两个好像也是出自同一个修真者门派,匆忙间我只知道其中一个叫屈就,另一个女子却不知道性命,不过他们都是轻纱罩脸,看不清楚,不顾以我的估计,赢楼外的一对男女,应该是一对情侣。”

    “赢楼~?!居然是他,看来今次他死的不冤~!”典心海恨声道。

    “赢楼死了?太好了老祖,当日就是这赢楼暗中带人前来搜查那配方,要不是我提前把配方藏于祖传寒玉匣中,就被这混蛋带来药灵兽给找到了。”典铮柔高兴的说道。

    典心海还没答话,顾画师面色一变道:“等等~!你说什么?药灵兽~!糟糕~!”说罢一拉南流月向外面高速飞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