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法诀
    听玩顾画师的解释,众人都暗*了一把冷汗。

    一番心惊后,暗自庆幸还有懂行的。

    而古钱此刻才明白,眼前这位“前辈”是不知者无畏啊,亏得自己还以为遇到高人了。

    古钱正在暗自咒骂。

    秦放却一边用灵识扫了一遍手中的玉简,一面笑着向古钱问道:“恩,不错啊,两个三级法诀,三个一级法诀,看来你还是蛮有些本领的,呵呵,说个价吧~!”说完还颇有深意的看了顾画师一眼。

    这番举动,让本来下定决心狠狠宰他一次的古钱犹豫了起来,毕竟有顾画师这么一个懂行的家伙这在,想要多要的话,恐怕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小命。

    “怎么了,不好意思?难道你想送给我不成。”混混出身的秦放那能不知道他的想法,又逼问一句道。

    “总共五十八块中品灵石~!”古钱连忙说道,竟然连价都忘了加。

    因为那一刻他感觉秦放真的会吞了他的东西。

    “呵呵,小子果然老实啊~!”秦放看了一眼点头的顾画师后,老怀大尉道。

    只是,好处吃够就好,不能独吞,像秦放这种深通市井的家伙,根本不会轻易得罪古钱这么一个地头蛇。

    看到目的达到,秦放才笑道:“小古,做的不错,呵呵,这里有两块上品灵石,多的部分是你的了。”

    古钱眼中一亮,本来以为没得赚的东西,竟然赚的不少,因为一块上品灵识可是一百块中品灵石,秦放给的已经远远超过了东西的价值。

    如此一番后后,秦放在古钱眼中的样子伟大了不少。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l,带秦放他们去石道子住处的要求。

    而后古钱才又恭敬的向顾画师道:“顾大少~!小子不负您的所托,您要的事情,我给您查出来了。”

    顾画师一笑道:“好说、好说~!秦少~!一块上品灵石。”

    秦放一愣,随即差点把吃到嘴里的东西喷出来。

    一边暗恨一边扔给古钱一块上品灵石。

    接到灵石后,古钱喜笑颜开道:“顾少要晚辈查的那人在这里买了些东西后,就离开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什么~!这也叫查到?”典心海诧异道。

    南流月一抬手,表示让他少安毋躁,因为他知道,这种人的说话虽不敢无中生有,但是习惯就是把自己的功劳夸大,这个古钱这样说,定然会有下文。

    果然,典心海的话刚说完,古钱故作神秘道:“这位前辈莫急,虽然这小子人跑了,但是却留下了不少线索,呵呵,不过此人也算是极为精明,他买了两张地图,其中一张,是南部破荒海的,而另外一张确实极北的白冰原的,呵呵,这小子为了活命煞费苦心啊,不过以及为前辈的智慧,定然可以猜出他的去处,到时候。。呵呵,不用笑道哦多说了。”

    “哼~!果然够狡猾啊,不过可惜~!白冰原和破荒海,哈哈哈,算他倒霉好了,这两个地方正是我想去的。”秦放冷笑道。

    “那么我们会破黄海?”南流月问道。

    “嗯,回去,有些事情正好一起解决”秦放恨声道。

    “秦少要去破荒海么?呵呵,我和你一起去吧?我的家在离恨海极南的地方,还没机会去破荒海内,听说那里的鱼姬是一绝啊。”顾画师满脸幻想道。

    “呵呵,这个道不成问题,我们的家就在破荒海,呵呵,虽然我们没听过什么鱼姬,但是那里的龙蛇一锅鲜,可是非常好吃,定然和你胃口。”南流月笑道,此刻知道了风缠这个漏网之鱼的下落,心情不由的好了很多。

    “通知一下猴子吧,这样就算风缠到了白冰原也讨不得好去~!”典心海说道。

    “典少的话,正和我心,正和我心啊。这就办~!”秦放笑道。

    “恩,我来~!”典心海一边笑一边把传讯灵符拿出,记下了自己和兄弟们的状况,而后又通知他注意风缠的动向,同时当然也少不了对于那位三眼老祖的问候。

    好一通话语后才心满意足的把传讯灵符发出。

    而那个古钱早被顾画师拉道一桌上来吃喝,让古钱受宠若惊。

    要知道古钱这种人看似风光,其实很惨。

    毕竟想古钱这种人看似玲珑八面,其实是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小人物必须的本领罢了。

    深通其中之道的秦放,也自然不会阻止顾画师拉拢古钱。

    不过酒至半酣,秦放突然一拍脑袋惊道:“哎呀~!不好~!”

    弄的一众人都不解的看着他。

    秦放恍然说道:“我们忘了给猴子留一份了~!小典不会和猴子说了吧?”。

    “说了~!”典心海面无表情道。

    “果然!”

    “小二,再来几份七珍酒~!”

    众人不禁一阵嬉闹,压抑的气氛也消散不少。

    酒足饭饱之后,在古钱的建议下,几人决定先休息一晚,第二天在由古钱带路过去。

    房间的分配么,秦放自然和南流月一个房间。

    典铮柔作为唯一的后备女性被单独安排在一个房间。

    而典心海则主动要求和顾画师一个房间。

    一方面要详细了解一下千色谷的各中信息,另一方面两人都是水属性灵力可以互相切磋。

    至于古钱当然不会放弃夜市这种赚钱的机会。

    在预订好明天见面的时间后,独自一人去忙他的发财大计去了。

    进入房间后秦放便乐呵呵的拿出通过古钱收罗来的法诀,细细察看。

    简单用灵识扫过后,秦放把一个三级法诀和一个一级法诀的玉简递给南流月,而自己则留下了一个三级法诀和两个一级法诀的玉简。

    做完后,秦放笑着说道:“你先看看这些法决,研究一下,研究完,我们在切磋一下。”

    南流月欣然点头道:“恩,也好,看看学习法诀之后我们的功法威力能提高多少。”

    说完也不在多聊,自顾自的仔细研究起秦放抛来的两个玉简和那本破书。

    看到南流月的样子,秦放自然也不敢落后的用灵识深刻研究其玉简中存在的法诀要领。

    一看之下大感意动,秦放所得到的三个法诀中,

    两个一级法诀分别是身法类法诀---雷行术和基本攻击类法诀---落雷术。

    其中雷行术非常对秦放的胃口,因为此法诀耗费的灵力极少,可以用微不可察来说明。

    但是效果确是非常只好,施术者一旦施展,脚下如踏在雷电之尖,随了雷电之势前行,速度之快可说是瞬息千里。

    而且此术和秦放自己开发的那种以雷暴改变方向的方法,可以说是相得益彰,配合使用,妙用无穷。

    至于落雷术,则是一种讲究以自身灵力为引,依法借用天地间雷电之力的法诀。

    法决很普通,只是一般雷系修真者的必备的最初攻击手段,威力一般。

    但是此术却不必由自身发出,可以出其不意的攻击敌人,算是一种突袭手段。

    而且此术在秦放手中却是不同,因为一旦施展此术的话,和秦放灵力相互映的可不是普通雷电,而是那种可以毁灭修真者的天雷。

    所以一旦秦放施展此术的话相当于小一点的天劫了。

    想到这些,让秦放感到十分的兴奋,很想找一个人来试试。

    至于那个三级法诀反而让秦放感觉不如这两个实用。

    那个三级法诀叫做荆雷术,是一种可把雷电外放,暂时凝结成盔甲的法诀,用来抵消敌人的攻击和对近身的攻击者进行反击。

    不过秦放现在可以全身自由的自由放出雷电,而且敛息觉的防御功效比之这个三级法诀还要好上一些,所以相比之下此个法诀显的有些多余。

    但是经过秦放的施展发现。

    这个荆雷术由他的天雷灵力发出的话,凝结的时间要远超过一般的雷电,他现在的修为的话,一经施展,可以维持十二个时辰。

    比之法诀上介绍的,洞虚期修真者施术时间长了近一半之多。

    而且威力比之记载的也强悍了许多,至少超过普通雷电的一倍。

    这种远超一半功法的发现,让秦放暗自庆幸自己能够得以学习通天七图神奇功法。

    而且现在秦放还只是蓝色雷电阶段,按照他自己的估计,飞升仙界之前,他的修为一定会提高到深蓝色雷电的境界。

    那个时候,如果秦放一旦施展此术,修为稍差一点的,恐怕一近身就会身受重伤。

    绝对算是非常厉害的一种防御手段了。

    而另一边的南流月比之秦放的收获也丝毫不差。

    此刻南流月正为自己得到的法诀而欣喜不已,因为三个法诀都很和他的心意。

    首先是得自那本破书上的御风诀。

    根据南流月自己的估计,这个法诀,如果以他的罡风施展的话,只是速度一项便可以称冠于同等修为中风系灵力的修真者。

    而且不仅速度,御风诀施展时的需要的那种随心所欲、潇洒不羁的心境要求也颇和南流月的心思,让他施展起来可以更加得心应手。

    至于玉简中的那个一级法诀,也十分和南流月的心意,叫做风箭术,施展起来和简枯的那种风茅十分类似。

    但是数量却多的多,而且灵力的消耗上也远比风矛少。

    比起南流月以前那些弧线攻击的风刃,这种攻击更直接,面积也更加大。

    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威力上稍差一些,好在南流月的罡风威力本就出众,足以弥补了这个法诀最大的缺陷。

    至于最后的那个三级法诀,也让南流月一阵惊讶。

    因为虽然说此法诀是风系法诀中的一种,但是却颇为特别,叫做拒风术。

    一旦施展,施法者身体周围会形成一个蛋壳状的真空带,可以大幅度削减风系法诀对自己的伤害。

    算是风系法诀中的一个另类。

    若不是施展所用的基础是风灵力的话,恐怕很难归在风系法诀一类。

    但是无论是风箭术、御风术还是拒风术,都足以让南流月看到到修仙者法诀中所蕴含的优势。

    即使他和秦放得到的法诀只是法诀中的低级法诀,也阻挡不了两人的兴奋。

    因为这些法诀仿佛给他们打开了一扇门一样。

    让两人看到了修仙者法诀的优势,一种修真界的传承优势。

    这些修仙者的法诀,都是历经无数修真者先辈探索和实践后而传下的,灵力运用和威力都发挥到了极致。

    凭借法决,修真者才可以以孱弱的修士身体和身体强横的妖修象征,同样也可以和心狠手辣的魔修并存。

    尤其是这些法决在运用上,基本上没有任何副作用。

    学会法决使用,不但可以用最低的灵耗来,换取最大的伤害,而且还不会伤到使用者的身体。

    对于秦放和南流月那种伤人伤己的灵力使用方法来说,绝对是真知良识。

    想通这些后,秦放和南流月相视而笑,

    “难怪当初钟离衍兀见到我们不会法诀,会如此鄙夷,看来法诀确实有其独到之处啊~!”看到最后,秦放不禁叹道。

    “法决确实不错,但我们自创的招式,却更随心所欲,争斗也更出其不意,不能丢”南流月摇头道。

    “不错,但取长补短总不会有错。”秦放同意道。

    “对,今晚我们兄弟就不要睡了,好好修习一番吧”南流月说道。

    “好,就这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