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九十章 惊闻
    当兴高采烈的四人一同回到客栈时,出乎意料的是,一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顾画师居然早早的回来了,众人还以为会看不到他呢。

    不过顾画师没有了往日的潇洒不羁,而且脸色也不好看,眼中好像隐隐透着担忧。

    “顾少今次怎会如此早?是否吃坏了肚子,脸色这么难看?定然很难受了,呵呵,要不好典少给你看看。”看到顾画师的样子,秦放人不住调笑道。

    “哎,今次麻烦了,秦少莫要笑了,我看我们有麻烦了?”顾画师愁眉苦脸道。

    “怎么回事,有什么不对么?还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一向谨慎的南流月疑惑的问道。

    “大事,自然是大事,今次们想吃龙蛇一锅鲜的话,恐怕至少要等上一年。”顾画师郁闷道。

    “什么?难道千叶童子杀来了?”典心海惊疑道,要知道,现在他最关系的就是千叶的消息。

    “不会是被他们发现了什么吧?我已经服用过冷香丹了啊。”一旁的典铮柔也担心道。

    “呵呵,那倒不是,典少算是很小心了,刚一到此,不用一天的时间就搞到了冰凌草,并不算晚,而那千叶童子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知道这是。”顾画师说道。

    “那为什么顾少这么担忧呢?”南流月疑惑道。

    “很简单。虽然千叶童子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但是他的魄力和报仇的决心却超乎想象,因为此次他不但来了,还带来了千色谷的四大高手,五百核心弟子,几乎带走了千色谷中一小半的中间力量,因为他们每一个都可算是修真界中的高手了,这些人足够把这个地方查的丝毫不露了。”顾画师慢悠悠的解释道。

    “什么?!”典心海心中一惊。

    “这么说我们的处境相当危险?”秦放也皱眉道。

    “不错,确实如此。”顾画师点头确认道。

    “今次确实是问题,想要离开此地,确实需要动一番脑筋。千叶童子有什么弱点没有?或者说他们的布置有什么漏洞么?”南流月正色道。

    “布置不得而知,但是我想说的是千万不要小看千叶童子,修真界中智计和修为能胜他的已经不多,而且他今次含恨而出,必然不会留情,据我所知他手下的这些人得到命令是,从现在起无论是谁,只要是修真者,都必须经过千色谷的审查方能离开摩多宗密巢附近五百里的范围,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若是我们轻举妄动的话,恐怕很难不被发现。”顾画师说道。

    “难道赢厄这家伙真的不怕惹怒这里的修真者,恐怕就算是四大正道之一的千色谷也没有这个能力面对天下散修吧?”南流月疑惑道。

    “月少想多了,这个地方能有什么强大的修真者?更何况是大门弟子,我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几人就是这里修为最高的了,这样的势力根本不会被千叶童子看在眼里。”顾画师无奈道。

    “那么说今次真的麻烦了。我们还好说,凭速度逃出去不难,典少和铮柔就没办法了。真是愁人啊”秦放苦闷道。

    “秦大哥不必如此烦恼,万一出了问题,我一力承担便是,不过要请秦大哥和南大哥将来为我报仇了。”典心海眼中闪出一丝决然之色道。

    啪~!秦放拍了一下典心海的脑袋正色道:“你来承担?你认为千叶童子会相信,别忘了,那赢楼的修为已经是洞虚期了,你去不过是白白送死罢了。”

    “那。。我们怎么办?”典心海一时间感到有些手足无措。

    “呵呵,你们急什么?没看到顾少还能吃下东西么,有事他跑的定然不你快多了,是不?顾少?”南流月一边轻笑,一边向典心海示意注意顾画师的样子。

    此话一出,让本来面带苦涩的顾画师都有些坐不住了,不由的说道:“我哪里是这样?”

    说罢,顾画师自己先是一愣,随机明白南流月是在戏弄自己,暗示他有办法。

    “哎,月少真是不饶人,比之秦少的嘻笑更加厉害,不错,有事情我确实应该准备跑了,毕竟我们家人丁不旺,呵呵,不过今次不用,一来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二来我们得到这多宝盟的令牌,只要不离开这里都是安全的,那赢楼再往狂,也不敢轻易得罪多宝盟这样的市坊联盟,否则以后想要再得到炼药材料就难比登天了,毕竟这修真就不是他千色谷的天下。”顾画师不由了晒笑一下道。

    “那你为何一副苦闷的样子,害我下了一跳。”典心海一愣道。

    “我郁闷确是真的,因为此处酒饭我已经吃的有些腻了,长此下去,恐怕会闷出鸟来啊。”顾画师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道。

    “什么~!?这个很重要?”听到顾画师的话,秦放不禁讶道。

    “当然重要~!”顾画师一本正经的道。

    听得秦放、南流月和典家祖孙同时一愣,面面相觑,不禁同时暗中咒骂,暗叹自己当真是交友不慎啊。

    “顾少,千叶童子打算封锁这里多长时间?”南流月略一沉思道。

    此话一出,秦放立刻知道南流月的意思,他们可以不在意时间,但是他们的最大仇人薛史可不是修真界的人,若是时间太长的话,恐怕不等他们报仇,薛史就会老死,那时候他们可就报仇无门了。

    “恩,这个不是很明确,根据现在的消息,至少应该在此一年。”顾画师正色道。

    “那还好,我们也正好利用这个时间整修一下。”秦放说道.

    毕竟一年的时间不算太长,对于修真者更是眨眼即过。

    “顾少怎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呢?”典心海问道。

    “呵呵,这个么,饭可不是白吃的啊~!”顾画师得以的叹道。

    此话一出,秦放一愣,随机恍然,顾画师虽然是大家子弟,但毕竟也当过一帮帮主,而且是凡间的帮主,自然了解凡间的手段。

    其他几人,也相继明白过来,都是混过的人,饭馆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是众人的共识。

    大家想明白过来后。

    连一向把贪吃的顾画师恨的牙痒痒的秦放,都不禁感叹他确实吃的有道理。

    “原来如此啊,哎~!早知我和顾少同去了。”秦放叹道。

    “呵呵,你不行,你可没有我们么慷慨,要知道,消息的背后可都是灵石啊,你这么小气,定然是不行了的。”顾画师笑道。

    秦放刚想喝骂,突然一阵强大的威压,压了过来,沉重的让人窒息。

    本来热闹的酒肆里,就此安静下来。

    秦放的动作也不由的停在半空,惊讶的看向威压传来的门口。

    不过让众人更感到惊讶的是,此刻门口,根本是空无一人。

    而刚才的那阵威压,也仿佛不存在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不过酒店内原本嬉闹的酒客中,有不少因为承受不住刚才的威压而昏倒,表明刚才的威压绝对不是错觉。

    而秦放他们这边,除了秦放、南流月和顾画师不受影响外,原本精神十足的典心海已经有些晃动。

    而典铮柔更是已经趴在桌上不醒人事。

    弄酒肆中还清醒的几人骇然相望。

    “好可怕灵压,究竟是谁?”秦放不禁问道,虽然他脑中已经有了一个对象,但是本能的希望不是他。

    “除了千叶童子,还能有谁?”顾画师无奈的笑道,此次秦放真的看到了他的无可奈何。

    “果然是他,他怎么会来~!”秦放猛然间感觉后脊发凉。

    要不是刚才重要的事情都是用灵识传音的话,恐怕他们此刻都已经成为对方猎杀的对象。

    “不是怎么回来,应该是果然来了才对,方圆五百里之内只有这么一个修真者聚集的地方,他不来才不合理。”顾画师解释道。

    “他是大成期的修为么?这么强悍的威压~!”南流月惊询问道。

    “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刚才应该不只是灵压,而且有法诀存在,否则应该没有这么恐怖,可以直接悍晕金丹期的修真者。”顾画师分析道。

    “应该是这样,只是威压的话,害怕恐怕难免,但是晕过去就说不过去了。否则只用他往那里一站,金丹期的修真者就不用活了”南流月点头道。

    “不过即使如此,这千叶童子的修为也相当骇人了。不会是被发现了什么吧。”秦放不安道。

    “你这叫做贼心虚,放心好了,从刚才的威压看,千叶童子应该不在附近,那种他在门口的感觉应该是他对灵力操控的几位完美的结果,而且很明显,威压虽然强大,但是附带的法诀杀伤性不强,否则他们就不是昏睡了。”顾画师指了指昏倒的修真者说道。

    “你说的对,若我是他便不会在敌我未明之前就这么明睁大胆的告诉对手我来了,那只会让对手藏的更深,看来应该是千叶童子在显摆身份。”秦放点头道。

    “秦少恐怕只猜对一般,毕竟以千叶童子的身份只需走上一圈别人就可尽知了,他这样,应该还有深意,我想很肯能是他怀疑这里可能有干掉赢楼的凶手,一方面探查,一方面逼迫凶手逃跑,从而尽快解决赢楼的问题。”南流月认真的分析道。

    “恩,应该是这样,只是他不知道我们会敛息术,而顾少又有法宝护身罢了。否则只是这一下探测,我们的恐怕就会惹上麻烦。”秦放接口道。

    “那我们接下来做些什么?”恢复清明的典心海不由的寻问道。

    “你们先把铮柔送回客栈休息。然后老实的待着,不要外出。”顾画师思考一番后说道。

    “那你呢?不要乱来”秦放不由的说道,毕竟顾画师的性格还真的很难估计。

    “秦少说的对,你不要乱来,我们一起待着最好,若有事情也可以有些照应。”南流月也连忙说道。

    顾画师长叹了一声才无奈笑道:“我没事,放心好了,最多不过去拜见一下千叶童子罢了~!”

    “什么~!”秦放和南流月同时讶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