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后手
    “跑了~?”看着恢复清明的演武山,秦放向南流月问道。

    “恩,不过放心吧,最后那一击,至少让他伤的极重,想恢复不是简单的事,我们寻迹而去,找到他应该没有问题。”南流月收回激射的困灵刀后答道。

    最后那一击,绝对出乎邱寻道的意外,因为一开始,困灵刀就在秦放雷火刃怒劈的阴影下藏的极好,对方根绝对不到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在优势下,还会如此小心偷袭。

    “不,次事绝对算的上麻烦,这小子和我们一样会怜息类的法诀,灵识根本找不到,哎~!希望没问题吧。”秦放若有所思的说道。

    “算了,虽然和计划有点出入,但是事情总算还不坏,我们还有机会。”南流月看了一眼一脸惊恐之色的鬼老三后说道。

    邱寻道逃了,但是鬼老三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和实力,重伤的他根本没有时间和能力对这突来的变化作出反应。

    “也是~!”秦放收起了云雾车,轻晃一下,便闪电般的出现在鬼老三面前,硬生生把重伤的鬼老三逼回原地。

    “你走不了的~!不用白费力气了,早点交代的好~!”秦放漫不经心的向准备飞遁的鬼老三说道。

    虽然秦放么有欺负弱小的习惯,但是他绝不介意摧残一下眼前这个罪魁祸首,毕竟引起这一切变化的就是眼前这个混蛋。

    “说罢~!你抓的那小子在哪?说出来也许饶你不死,否则,定将你挫骨扬灰~!”一旁的南流月同样冷冰冰的说道。

    南流月这样的人,说出的话比之秦放嬉皮笑脸说出的话语更具威慑力。

    果然此话一出,鬼老三脸色巨变,此刻他的身体确实已经伤的极重,根本没有逃走的资本,新凝结的散仙之体后元婴还没有稳定,元神也在凝结身体中虚耗不少,真的施展元婴逃走的话,恐怕不用对方动手,自己就先崩溃了。

    而且经此一役,鬼老三也明白过来,能把邱寻道这样的恐怖存在打的重伤逃遁的两人,根本不是他可以抵挡的。

    想到这,鬼老三心下不禁暗暗叫苦,自己怎么这么不开眼,再次惹上这两个煞星,不但仇没报仇,还把自己搭了进去。

    “哼~!还不快说~!真想死的不能再死吗!?”秦放怪叫着把雷火刃一挥,一道巨大的雷弧贴着鬼老三的鼻子挥下,把他面前的大地割裂出一道巨大的裂痕。

    巨大的威力,震慑鬼老三一哆嗦,连忙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当日在狱林之中仅以元婴逃脱的鬼老三,对秦放和南流月更是恨意难平,可是鬼老三此人并不是大毅力之辈,虽然因为肉体被毁,却不肯如邱寻道一般行险,放弃修为夺舍重来,只凭借元婴凝练身体转修散妖。

    但是这种等级散妖之体在狱林中根本无法混下去,便逃到相对安全的锦丘帝国的修真者市场。

    没想到在此地,鬼老三遇到了已经进阶洞虚初期的邱贞的大哥---邱寻道,而且刚一见面就被他拦下。

    吓的鬼老三魂不附体,差点把腿而逃。

    不过下一刻让本来报仇无望的鬼老三感到欣喜异常,因为他发现邱寻道虽然因邱贞的死亡而暴怒异常,但是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谁杀了邱贞。拦住他,纯粹是为了询问邱贞进来在狱林中的事情。

    这下让鬼老三又看到了复仇的希望,巧言游说之下,便让邱寻道恨上了秦放和南流月,这两个代罪羔羊。

    而令鬼老三更加意想不到的是,不久之后他竟然在修真者市坊的店铺中发现了南流月的踪迹。

    面对如此机遇,鬼老三简直高兴透了,在确定秦放和南流月这两个仇人确实如自己所想的送上门来的时候,欣喜不已的他便一边通知邱寻道,一边实施了绑架典心海引诱两人中计这么一段事。

    只是鬼老三根本没想到的是,短短五六年的时间,秦放和南流月已经从元婴中期进阶到洞虚初期了。

    而那次在客栈中鬼老三自以为得计的偷窥,只不过是因为当时南流月心中有事要办一时疏忽了罢了。

    听完鬼老三这一篇长篇大论后,本来诡笑的秦放突然冷哼一声到:“我想听的是你抓的人的下落,不是你那些鬼祟的事情,再给我拖延时间的话,你就去陪邱贞吧~!”

    “啊~!是是是,那地方离此不远,一盏茶的时间就到,而且没有什么守卫,我这就带你们去。”鬼老三一听,连忙变色道。

    “哼~!你真的在拖延时间啊,有这个时间,邱寻道足够杀死我那朋友多次了~!”秦放冷冷的说道。

    “不~!不~!不是这样的~!”听到秦放这么说,鬼老三心中一凉,连忙服软道,他自以为不露痕迹的拖延,没想到被如此轻易的看破,不由的浑身发冷。

    就在秦放想要逼近的时候,自负必死的鬼老三,怪啸一声后,浑身剧颤,而后,本已脆弱不堪的元婴再次离体而出,急速向远方遁去。

    鬼老三的想法不错,没有了重伤之体的拖累,元婴虽然不稳,但是速度确是又急又快。

    只是鬼老三忽视了眼前这两个人的心思细密程度。

    鬼老三飞遁而出的元婴只感觉眼前一花,身体就被一股无形的青色力量扯住,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飞而回。

    而鬼老三那脆弱的元神更是经不住如此强烈的正反力量的牵扯,竟然被直接碎裂了。

    看到被风力扯到手中的空洞元婴,南流月苦笑一声道:“没想到这么脆弱,看来以后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想只遁走元婴遁,否则不死也要脱层皮。”

    “无所谓,死便死了,这种恶徒,少一个也好,在这等着吧。”秦放晒道,竟不怕问不出典心海的关押所在。

    而南流月竟然也不在意大马金刀的坐下答道:“恩,应该用不了多少时间。”

    “哎,不是多少时间,而是现在就好了。”正当秦放和南流月准备等待的时候,一脸忧色的顾画师抱着一动不动的典心海飞了过来,而他后面还跟着一个面色极差的典铮柔。

    “怎么了,典少出了什么问题?”看到两人的表情本来一副气定神闲的秦放,心中一哏,连忙问道。

    秦放和南流月之所以有恃无恐的等着,就是因为有顾画师这个后手,虽然顾画师的镜花水月术使的不怎么样,但是重伤的邱寻道是发现不了的。

    当局者秦放和南流月看不到的变化,在远处偷窥的顾画师,绝对看的清清楚楚,所以邱寻道根本逃不出顾画师的眼睛。

    而像邱寻道这样的家伙,一旦失利,定然会杀典心海以泄愤,由暗中的顾画师出手,有心算无心之下,重伤的邱寻道定然定然不是对手。

    只不过顾画师的对手由原计划中逃走的鬼老三变成了邱寻道罢了。

    不过此刻看到顾画师和典铮柔的样子,让两人不禁心中大惊。

    南流月刚想询问,顾画师摇头道:“放心,典少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不过却有点问题。”

    “那邱寻道如此厉害,重伤之下还能在你手中危害到典少?”南流月问道。

    “那倒不是,邱寻道虽然不错,但是重伤之下哪有侥幸,只不过此人心思狠辣,最后关头竟然不惜崩碎本命法器博得一丝生机,不过虽然逃了,但是短时间恐怕很难再有作为。”顾画师说道。

    “那你们怎么这副表情,典少到底如何?”秦放疑惑道。

    “呼~~!虽然计划没有出问题,但是我们却忽视了对方的恶毒,对方根本没有留手的意思,典少现在不能动弹是因为他中了三级法诀腐魂咒。”顾画师叹息道。

    “很厉害么?能不能解开。”南流月关心道。

    “当然厉害,而且不仅是厉害,根本就是十分恶毒,因为腐魂咒是一种极为残酷的逼供手段,是用法器引魂针为咒法寄主,配和法咒施展,施展后,引魂针入脑七寸,镇住天灵,七日不除,元神尽灭。而被施咒者,在这七日之内脑中犹如万虫撕咬,痛苦不堪,但是偏偏神台清明无比,不晕不死。硬生生的接受折磨,据我所知,还没有人能挺过如此酷刑。而且此咒无解。”顾画师恨声道。

    “什么~!难道要我们能看着典少去死?”秦放大惊失色道。

    “顾少你也么有办法么?”南流月同样着急道。

    “办法倒有,但是却很霸道,而且只有三成机会,一旦失误,典少轻则变成白痴,重者直接元神消散。最后一点,也是最终重要的一点就是时间,我估计,以我们现在的修为,至少需要三四天的时间才能完成,而且期间不能停顿。”顾画师郑重道。

    “如此的话,我们快点走,尽快密地给典少疗伤。”秦放急道。

    “问题是,我想典少根本经不住我们再次的折腾,必须立刻解咒,就在此地~!”顾画师一字一句道。

    “你的意思是?”南流月皱眉道。

    “我的意思很简单,要么我们看着典少死,要么大家一起死~!”顾画师平静道。

    顾画师说完,秦放和南流月同时想到千叶童子说过的话,不要说三天,两天之后就是千叶童子屠城之日,到时候,以千叶童子的修为和狠辣,恐怕他们都没有幸免的可能。

    不过下一刻,两人对看一眼后,同时笑道:“那就一起死吧~!”

    顾画师一愣,随即大笑道:“好~!那就一起死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