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运气不错?
    面对死亡,尤其是那种明知道还有活路却毅然等死的情况,有几人能够做到?

    所以听到秦放、南流月和顾画师三人的话之后,典铮柔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烈女子才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独自先走的计划,毅然决然的留了下来。

    即使她帮不上忙也绝不走,她典铮柔也绝对不会独自偷生。

    面对这种情况,顾画师理解的点了点头,而秦放和南流月却有一种无计可施的感觉,毕竟在处理女人的问题上,两人还差的很远。

    所以几人在典铮柔决定之后,也没有太多的争执,很快的布置起来,虽然可能会死,但是决不能束手待毙吧。

    “演武山东边那片没有毁掉的乱石堆,有树有石有水,而且人迹罕至,很适合躲藏,我想藏在哪里应该不愁被人发现,而且如果月老祖再布置几个幻阵,即使是一级阵法,也应能瞒住很多人了,为我们活下来多添一丝机会”典铮柔建议道,她没有能力在救治典心海的事情中帮忙,但是她很想在其他地方帮忙。

    “地方可以,不过幻阵还是免了吧。”秦放叹息道。

    听到秦放一说,典铮柔有点疑惑的看着南流月。

    “小柔你虽然心思细密,但是在修真界的时间还短,一级幻阵虽然能够迷惑不少修真者,但是对于大成期的修真者恐怕没有多少作用,而且如果我们布置了,就会像黑夜中的指路明灯一般帮敌人找到我们。”南流月微笑道。

    “原来如此,是小柔考虑不周了。”典铮柔赧然道。

    “呵呵,这个不是你的错,不过要藏起来真的需要你这一家之主。”秦放笑道。

    “需要我?”典铮柔有点意外道。

    “当然是你,你在凡间是一家之主,藏个东西不成问题吧,而且别忘了你藏起来的那个药方可是连赢楼那种洞虚期的修真者都找不到,你说是不是需要你。”秦放笑道。

    一但确定了目标,秦放和南流月便全心而为,丝毫不以其他事情为羁绊。

    “小柔知道了。”典铮柔略微一愣后,恭敬的欠身道。

    果然和秦放想的一样,经过他的一番鼓励,典铮柔的思想活跃了起来,选的地方让顾画师都惊叹其心思的巧妙,那是一块溪流中的巨石。

    经过几人的帮手,众人吧风雷府埋在了巨石之下,而最后入府的南流月更是施展他控风的能力,让巨石稳稳的压在风雷府之上,形成天然的掩护。至于几人翻动巨石的痕迹,在那道溪流缓缓流动下,被悄然无声的抹去,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对于这种巧妙的利用水流之力隐藏的方法,几人都大为赞赏,让一心想出一份力的典铮柔欣喜不已。一切都完备以后,秦放复制了一份敛息觉的功法交给典铮柔,让她学习,以便应付一日之后的屠杀。

    而另一边在南流月的护卫下,顾画师已经开始对典心海的医治。

    解咒一开始,南流月就明白了顾画师话语中“霸道”的意思。

    因为顾画师施展的解咒之术完全就是直接拔出引魂针,只是在拔针时,把自己的灵力和基于引魂针的咒法之力巧妙的柔如在一个循环之中。

    但是这个循环并不稳定,需要的灵力更是相当于施展咒法时的庞大之力。

    而且施术者必须要随着针体的拔出和法诀咒力的减少而变话减少,这些对于一个不明就里的修真者来说这个控制太难了,一个不好就可能造成循环的失控奔溃。

    那个时候散乱飞窜的灵力和法诀本身的咒力会直接冲击典心海的元神,真的是轻者变成白痴,重者魂飞魄散。

    而且更为艰难的是施术者的意志,只看顾画师那种青筋凸起,额头冒汗的样子,就可以知道单是控制这么一个随时可能混乱的灵力循环就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更不要说,需要一边维持这种循环,一边小心翼翼的拔针,显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简单事情。

    此刻顾画师大汗淋漓,豆大的汗珠,犹如不要钱般落下,他那清秀的脸孔,早就变的十分狰狞。

    因为为了维持循环的安定,拔针的速度必须极慢,慢到让人发狂,以肉眼根本不能分辨拔出多少,只能凭感觉感知,这样的拔针感觉就像没有尽头一般,最是累人。

    所以看到顾画师动作的第一眼,南流月就知道,恐怕拔出引魂针的那一刻就是顾画师灵力耗尽颓然道地的那一刻。

    毕竟这种循环不断的情况不可能有人来接替的,即使是秦放和南流月也不行。

    因为一旦换人不但无法掌握进度,更会直接造成循环崩溃。

    这种情景让南流月感到一阵无力,只能尽可能保持周围的环境安定平静和自身状态的完好,以求在突发的事情中多争取到一份生机。

    时间虽然显的很慢,但是却在不停的流失,在双重压力时下,几人过的着实有些狼狈,心神都绷的很紧。

    好在上天似乎真的十分眷顾他们,众人所担心的千叶童子的屠城行动,似乎真的被躲了过去,两天的时间内根本没有任何动静,让几人不由的心中一松,同时又对典铮柔的隐藏办法大为赞赏。

    但是顾画师和典心海的情况,让几人稍稍安定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经过两天的时间,此刻的顾画师显然已经十分疲惫了,面色苍白的犹如一张白纸,原本很难出现在修真者面上的汗珠,此刻已经汇集成河,顺着顾画师的脸庞向下淌去,浸湿了他的大半衣服,给人一种随时都可能倒下的的感觉。

    而另一边典心海的情况更是不荣乐观,虽然头上的引魂针已经拔出了近六寸长短,但是并没有出现臆想中的咒法减轻,反而能从典心海此刻的表情看出,他受到的痛苦比之未拔针之时更加的严重了。

    至少典心海的面色更加差了,抽搐的状况也多了起来。这些都表明典心海的元神至少受到了部分损伤,要想补回来,或者说救回典心海,那么拔针的速度必须加快。

    否则典心海的元神一旦受到重创,几人就罪莫大焉了。

    秦放看了一眼同样焦急的南流月后说道:“要不要帮忙,我看顾少现在的情况不一定可以撑到最后。”

    “你有把握么,顾少说过,这是一个循环,一旦灵力运用的不当,典少恐怕会有危险。”南流月答道。

    “你不行,但是或许我可以。”秦放鉴定道。

    “恩?什么意思,秦少还有什么别方法。”南流月疑惑道。

    “恩,应该可以一试,别忘了我会练沙术,经过练沙门地下的古怪隧道凝练,我的灵力可以压缩的犹如粥一样黏稠。如果我把灵力压倒这个程度的话,应该可以让顾少维持的循环暂时一缓,这个时候你在接替顾少的位置,大该有点时间可以让你们换下来。”秦放说道。

    “没试过,把握终究不大,我们不能拿典少的安全做赌注。”南流月摇头道。

    虽然秦放的办法可能有用,但是只要不是百分之百的把握,他都不想尝试,毕竟局中的不是他自己,这个险他不敢冒。

    秦放低呼一声,再次陷入沉默,这就是他和南流月的区别了,同样都想救人,秦放的冒险精神会让他为救人冒险一搏,而南流月的谨慎却让他不允许自己在还有余地的基础上行险。

    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本来脸色煞白的顾画师竟然面皮转红,粉嫩的犹如胭脂般的绯红迅速爬满顾画师的脸颊,让一旁的秦放和南流月大为紧张,顾画师的样子太像灯枯油尽时候的回光返照了。

    不过好在接下来,有人大喊了一声,暂时打断了两人的胡思乱想。

    只是大喊的不是顾画师,而是一直呈现痛苦之色的典心海。

    而惊呼声过后,众人惊喜的发现,原本插在典心海的头上的引魂针被拔了出来,脸色的痛苦之色也尽去。

    早就守候在一旁的典铮柔连忙过去,辅助遥遥欲坠的典心海,同时一手搭在典心海的脉搏之处。

    然而典心海被接住的同时,顾画师却突然身体一晃,接着扑通一声,重物倒地。

    吓得请和南流月连忙过去,手忙脚乱的扶起顾画师。

    两人中一人拿出灵石,一人用自身灵力稳住顾画师。

    “不用看了,我没事了,哎~!好累,我睡会,秦少不要忘了请我吃东西~!”当秦放和南流月忙碌的时候,顾画师软绵绵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

    此话一出,让一旁忙碌的秦放和南流月相视而笑,看来顾画师问题不大,只是消耗过多。

    而且今次的危险好像全部过去了,三天时间已过,并没有意外发生,算是极大的幸运了。

    不过笑过之后,秦放和南流月两人还是继续忙碌了起来。

    典心海和顾画师显然都是体力和灵力透支过度,如果真的任由他们睡过去的话,对两人绝没有好处。

    好在秦放和南流月两人虽然缺医少药,但是总算还有一种补充灵力、修补身体的好东西,比如当初荒雀盟副盟主娄音,赠与的百香丹。

    匆忙间,顾画师和典心海都被喂下了百香丹。

    百香丹确实不愧是三品丹药中的疗伤佳品,大病初愈的典心海和耗尽灵力的顾画师在服用之后,竟然渐渐恢复了过来,很快可以勉强进入到修炼的入定状态。让一旁看着的南流月和秦放心中大定。

    想起百香丹,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又想起因破困而毁掉的吸灵草,恐怕下次娄音在想炼丹首先要来找南流月啊。

    不过现在两人总算能稍稍安心了。

    能够入定修炼,说明顾画师和典心海,两人已经完全没有危险了。

    现在秦放等人要做的就是等,等到两人的修为恢复,等待千叶童子的血腥屠城结束。

    虽然三天时间已过。

    但是千叶童子敢做屠杀无数修真者,就要下足本钱,因为这件狠毒事情,只要有一丝消息外露,千叶谷本身就会惹上麻烦,甚至有可能重现当年真言宗的悲剧。

    所以,秦放和南流月从一开始就认为,只要千叶童子开始屠杀,事情就会这么简单的无声结束,毕竟修真界中的神奇之士比比皆是,说不定在这修真者市场中就会有人和他们一样可以躲过一劫。

    因此两人也同样相信,只要屠杀,以千叶童子的老辣,此事定然要做的滴水不漏,事后千叶童子也一定会有足够的耐心等,或者派人等,等那些漏网之鱼自己冒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