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小心翼翼
    修真世界的时间,对于修真者来说,如白驹过隙,异常之快。

    “呵呵,我想可以了吧,已经这么久了。”秦放笑嘻嘻的向同样有些憋不住的顾画师说道。

    后者连忙点头道:“是啊,应该没有问题了,千叶老贼的耐心不会这么好吧,毕竟已经两年多的时间了,沉不住气的家伙应该出去的都出去了,他总不会在这首一辈子。”

    听到两人的对话,南流月哑然一笑,他知道,眼前这两人说话的对象其实是自己,从半年前开始,两个家伙就不*定。

    秦放的性格自不必所了,胆大好险,危险只会让他感到刺激,自然不愿意多等,对他来说,面对千叶童子的阻杀固然危险,但是也颇为有趣。

    而顾画师这小子更是闲不住的主,刚刚多了不到一个月,他就开始想出去,现在更是想疯了世间的美味。

    看到南流月没有答话,秦放一本正经向顾画师说道:“你说这两年是不是把月少闷傻了,怎么开始不说话了呢?”

    顾画师刚想肯定对方的想法。

    南流月微笑的打断道:“秦少你不用激我,只要典少和小柔没问题,我也没问题,还有你再向我耍手段,别怪我不客气。”

    闻言,秦放嘿嘿一笑,看向不远处端坐的典心海和典铮柔两人,两人的修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心情着实比其他几人要坚实。

    前者被人打落山崖仍能努力求生成就一身修为,后者经历了二十多年的折磨而面不改色,都可算是大毅力之辈。

    此时看到秦放和顾画师看向自己,典心海呵呵一笑道:“呵呵,两位大哥不要这么看我,我没什么意见,毕竟这里虽然不错,却不知长久之计啊。在者现在我们的状态都不错吧,至少逃起来没多少问题吧。”

    典心海的话让南流月微微有些意外,不过旋即笑道:“好吧,那就出去吧,毕竟这两年大家都没闲着。”

    这话一出,让一群人心中一叹,这两年的时间何止是没有闲着,每人都十分拼命才是,首先是典家祖孙把敛息术联系的收发自如了,只要不是直接看到或听到,瞒过大多数人的灵识已经不成问题。

    同时顾画师也把他颇为喜欢的镜花水月术也练习的差不多了,要不是怕引起外面千叶童子的人的注意,他早就窥视一番了。

    而进步最大的却不是他们,而是秦放和南流月,虽然灵力修为上的进步不大,但是两人的元神凝上练却有了相当不错的进步。

    经过多次使用九悟元神功法感悟元神,此时两人的元神世界中,天魂和地魂已经可以说是无限接近了,进步之大,比之创出此道的沈天寿当年还要高出很多。

    要知道以沈天寿大成期上级超级草木妖兽的恐怖存在,也不过是刚刚融合了融合了天地二魂而已。

    即使沈天寿练九悟元功起步的修为比之两人要晚,但秦放和南流月两人也算是得天独厚的家伙了。

    而且秦放和南流月两人手中现在可是有鬼老三,无尽沙海妖修等数个元婴,一旦吸收修为定然可以再次突飞猛进。

    只是两人怕境界提升会引起灵气变得从而引发千叶童子的注意而不用罢了。

    今次讨论连众人中最沉稳的南流月也同意了,秦放和南流月当真高兴了一把,一副兴趣盎然。

    其实南流月也想出去,只是顾忌到千叶童子的狠辣手段罢了。

    此刻南流月把自己心中的压抑的事情放开来,心情也好了很多,而最重要的是,他相信如果几人真的运气不差,凭借敛息术,他们的危险还是很低的。

    决定之后,欣喜之余的五人却没有忘记行事的谨慎,首先是南流月小心翼翼的用早就埋藏下的一颗菩提藤,把那压在风雷府之上的巨石给慢慢顶开,而后几人闪电般的鱼贯而出,警惕的注意这四周的变化。

    在最终确认周围确实没有异像之后,秦放放出了云雾车,把几人一起罩在其中后,飞向天空。

    此刻就算是有人特意用灵识扫视飘在天空的云雾车,也不会发觉有什么不妥,只会认为是一片普通的云彩。

    毕竟云雾车中的秦放和南流月都是能随心所欲运用敛息术的高手,而顾画师更不必说,他有修真界难得一见的宝物闭灵石,至于典家祖孙,他们虽远不及秦放和南流月那般熟悉敛息术,但也足够骗过大多修真界的高手了。

    只是一行人在飞行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可是这种不对劲来的很奇怪。

    因为周围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但是正是因为如此才奇怪。

    他们一行人经过的每一地方,不但没有任何争斗的痕迹,而且竟然和两年前来时一模一样,除了应有的草木更替,风走沙滚外,没有人任何变化的迹象。

    而当秦放谨慎的在云雾车中使用镜花水月术的时候,却发现不远之处,他们以为已经化作尘埃的修真者市坊的,竟然和当日初入此地时一样,人声鼎沸,若硬说有什么变化的话,恐怕是更加繁荣热闹了。

    大为不解的几人在云雾车中面面相觑,根本无法理解现在的景象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多宝盟在这两年的时间里重建了这里不成?”秦放疑惑的发问道。

    其他几人自然同样不能回答他的问题,片刻的沉默后,顾画师说道,我在看看吧,说罢把手向空中一划,瞬间便施展出他早就想试试的镜花水月术,果真是无比娴熟。只是看了半天后他也一无所获。

    当众人都一筹莫展时,顾画师突然“咦~!?”的一声发出了一句疑问之声。

    这声音,让其他几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镜花水月术形成的光幕。

    “不会吧,居然是古钱,这小子居然活着。”看到光幕上景象,秦放不仅讶道,众人中除了顾画师就他和古钱最为熟悉。

    这个修真界的混混修为不过金丹中期而已,要说他能在那场屠杀中活下来,打死秦放都不信。

    “他会不会有什么保命之法,别忘了他可是个很市侩的修真者。”典心海疑惑道。

    “也许吧,不过他肯定知道最近两年发生的事,而且现在看来,我们也没有必要如此小心翼翼的躲着了”南流月答道。

    “你说的对,现在看来我们真的有些小心过头了。”秦放笑道。

    “小心不会过头,因为小心没错。哎~!看着这个家伙我都想起那殿中的美酒了,快些下去吧。”顾画师晒道。

    “顾少着急一醉了啊,嘻嘻,不过总要找找个没人的地方落下才是,否则在遇到一次钟离衍兀那种人我可真受不了啊,说不定把这两年憋出的鸟气直接撒在他身上。”秦放嘿嘿的笑道。

    “正经事要紧,先找到古钱了解了解情况吧,毕竟我们需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南流月微笑道。

    众人纷纷表示同意,一番回旋之后,再次出现时,五人已经变的意气奋发了,只是眼神中仍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警惕。

    “我们人太多,一起气势汹汹的去找古钱的话,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样好了,顾少和古钱最为熟识,找他的事情包在你身上,其他人则一起找家不太引人注意的馆子坐下等待。”进入闹事不久,秦放便若有所思的分析道。

    “秦大哥说的对,就在刚才路过的那个茶铺吧,那里。。”听到秦放的话,典心海略一思考便表示了同意,只是他的话虽然不错,但是只说道一半就被一声凄苦的声音打断。

    “不是吧,为什么是我啊,哎~!难道是我这苦命,弗一出来还要受罪。”明知道秦放说的有理,顾画师还是摆出那副忧郁的眼神,可怜兮兮的说道。

    “放心~!给你留着。”秦放一拍顾画师的肩膀道。

    “那好吧~!不过待会吃东西我要双份”顾画师认真道。

    “知道了,还不快滚~!”看到顾画师的样子,南流月都不尽笑骂道。

    此话让顾画师一愣,随即一本热情的向南流月说道:“我没钱,不要忘记你请客~!”说完不等南流月反应,便摇头晃脑,一步三踱的向修真者市坊走去。

    看着他那晃悠的身影,秦放和南流月不禁暗中对其问候了一番,那种样子哪像是个洞虚期的高手,和凡间的二世祖有何区别。

    顾画师离开之后,秦放和南流月等四人一起走向约定的茶馆,这间茶馆位置比较偏,门面做的也不是那么规整,只有略有破损的匾额上那苍劲有力的“一壶居”三个字显的有些门道。

    而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店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却颇合几人的心理。

    坐定之后,秦放便财大气出的一口气点了许多店中的菜肴,在他看来,这些东西虽不算精致,但也都是些修真界的珍奇异果,对修真者都有或多或少的益处,说来也是相当不不错的了。

    而店老板那个金丹中期的修真者,看到这个新来的客人竟然如此豪爽后,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竟然一把夺过小二的茶壶,亲自为几人沏上了一壶灵茶。

    看着茶香四溢的茶壶,秦放恰如其分的摆出一副暴发户的样子后说道:“恩,茶不错,灵气扑鼻,是自家的么,如此好茶怎么不见客人,莫非此地欺生?”

    “呵呵,前辈有心了,不敢想瞒,此茶却是小店特产,是用麝灵草炮制,不但香味独特,而且对于境界的稳固有着微妙的作用啊。”店老板一副诚恳的样子答道,只是眼中有些闪烁,仿佛有什么心事。

    “麝灵草,恩,不错,恩~!?麝灵草,噗~!噗噗噗~!”正在品茶的典心海本来还在神游般的闭目细品,在念叨过几句之后,突然猛吐起来。

    “茶有什么问题?”看了一眼咳吐不止的典心海,秦放冷声向店老板说道。

    吓的店老板一愣,刚想解释。

    南流月却拉了秦放一般,笑道:“呵呵,原来是这个,怪不得,怪不得,呵呵,这可是好东西,当年沈前辈也很喜欢,临行时还叫我留意,不想在这里遇到了。”

    “到底什什么?”听到南流月的话,秦放一头雾水的问道,他虽然不明白,但是也知道此物不是害人之物。

    “呵呵,你不好这个,自然不知道,此物叫做麝灵草,其实却只是一般普通茶草,只是这种茶草被一级妖兽麝牛吞噬过又吐了出来罢了。不过虽然看似简单,但是经过此一番折腾此草确是身价倍增。成为难得的佳品。”

    “噗~~!”秦放听罢也吐了出来,而后颇为难受的说道:“这种呕吐的东西也是难得的佳品?”

    “当然是,此茶不仅味道极好,稳固境界的效果不差,最重要的是产量极少,因为麝牛虽然是一级妖兽但性情暴戾,不易驯化,而麝灵草又必须经过麝牛咀嚼后才能形成,所以有很多修真者为了得到这种东西而捕杀进食不久的麝牛。只是尽管这样,一年也不见得弄到多少。”南流月叹息道。

    “看来此草不但给人的感觉不好,而且还很血腥啊~!”秦放看了一眼杯中升腾的热气后叹道。

    “呵呵,这位前辈说的不错,不过小店不是这样,小店中有一只驯化了麝牛,故而可以不时捡拾一些反刍之后的麝灵草。而且真正的麝灵草也必须是这么来的,那些血腥手段后得到的东西,大都品质极差啊。”店老板陪笑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不过即使如此,恐怕我也很难接受吐出来的东西。”秦放苦笑道。

    听到秦放这么一说,店老板脸色一黯,不由道:“前辈说的是,小店人微利薄,唯一可以上的台面的就是这麝灵草茶,只是很不合大家的心思。”

    南流月笑道:“呵呵,店家说笑了,如此好茶,只有真正爱茶的人才能明白,此茶还有没有,不妨卖一些给我,我有位朋友十分喜欢。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些往年的老茶。”

    听到这话,秦放心中暗乐,看来月少并没有放松警惕啊,这番话明是买茶实是在试探啊。

    果然此话一出,店老板便连忙高兴的道“前辈果然是爱茶之人,这麝灵草和别的茶不同,是越沉越香,小店在此地已经许多年月,经年老茶当然有,最好的已经有近百年的年份,前辈要的话,我这就去准备”。

    “好~!那就都买下吧,需要多少灵石,店家只管说。”南流月欣然道。

    店老板刚想答话,门外顾画师柔和的声音便响起道:“月少的话不错,这种茶,秦少是不会懂的。呵呵,百年老茶先给我上一壶吧~!”说罢快步走到桌前抓起秦放的杯子,悠然的品了一口,而后才长处一口气道:“恩~!果然是好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