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零一章 药材
    没有了千叶童子的危机,即使分别在即,几人的心情也都是不错的。

    所以在一壶居的这顿饭吃的算是心满意足,尤其是顾画师,总算是解了两年多的馋虫。

    等到神色自信的古钱再次回到一壶居的时候,几人才发觉这一顿饭竟然吃了近四个时辰。

    由此可见千叶童子笼罩几人两年多的压力是多么巨大。

    几人颇有默契的相视而笑后,古钱十分配合的上前道:“看几位前辈的样子,此地的饭菜应该十分不错,呵呵,倒是错过了。”

    “小子脸色不错,看来收罗了不少灵药啊。”秦放晒笑道。

    “这个自然,否则晚辈也不敢前来见过几位前辈啊。”古钱微笑道。

    “好了,得了什么好东西就拿出来吧,不管是什么,我都多付你一成。”秦放笑道。

    “如此的话,多谢前辈了,小子此次收罗到了一瓶三品丹药补血丹,两颗四品丹药回龙散。”古钱微笑着答道。

    “回龙散?!真的是回龙散?想不到此地还有这种品级的丹药。”南流月惊讶道。

    被困的这两年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也不算短,除了平日的法诀修习演练,几人空余的时间都是在向顾画师询问修真界的各种异事。

    毕竟几人除了顾画师外,对于修真界的事情知道的仍旧是十分之少。

    而由于兴趣不同,几人的问题涉猎的内容更是包括灵兽、丹药、阵法、仙品等等各个方面,可算是保罗万象。

    像顾画师这种大门弟子知道的事情,竟然是比沈天寿这种不知道活了多久的人物还要详细。

    一番询问,顾画师竟然对几人的问题都能对答如流,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无所不知。

    让秦放和南流月大开眼界的同时,也不由的暗叹妖修传承还是太少了,沈天寿那种存在,所知道的或许还没有顾画师多。

    到后来这位二世祖打扮的另类人物,在忍受了两个月的询问后,终于冲享受,变成了忍受。

    在接下来的日历,顾画师终于忍受不住的时候,居然拿出类似修真界简史的玉简,让求知欲极强的几人看得如醉如痴,连连赞叹修真界的神奇。

    与此同时也加深了秦放和南流月等人一窥大宗门藏书阁的冲动。

    古钱找到的回龙散正是顾画师提到的几种神奇丹药之一。

    要知道在修真界,除了以丹药闻名于世的千色谷外,修真者对于丹药的炼制上,下的功夫都不多,毕竟有时间研究还不如如千色谷买些成药。

    不但避开了失败的几率,还省下不少时间。

    只是由于材料的稀缺,炼制者能力的有限,修真界中五品丹药以上已经十分少见。

    甚至一些大宗门的镇派丹药也不过是六品左右,所以能在这种不算繁华的市坊中得到四品丹药已经很难得了。

    要知道四品丹药对于分神期的高手都是十分有用的。

    看到南流月惊讶的样子,古钱得意的讲解道:“呵呵,没错,正是回龙散,此丹是用承天露配以五极草木回龙草炼制,不要说那可使凡人增寿的承天露,单是这回龙草就太难得了,此丹更是把回龙草的药力发挥到极致,可在极短的时间里补充回用掉的灵力,是斗法中不可多得的灵丹了。”

    “好,果然是好东西,回龙散连同那些可以疗伤固伤的补血丹我都要了,说个价吧。”秦放笑道。

    “呵呵,些许灵石不着急,晚辈还有一样东西,请几位一观。”古钱媚笑着从怀中掏出一个山竹般大小的半透明白色圆球。

    此球一出,顿时周围弥漫着一股强大的金属性灵力,而圆球正中更是隐约可见一股金色的光芒在其中闪烁。

    “这是什么?”南流月疑惑的问道,只是询问的对象不是古钱而是顾画师。

    后者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古钱手中的到底是何物。

    “呵呵,这个晚辈也不清楚,这东西的原主人是一个金丹初期的修士,此物是他在一次外出采药时,在一个金灵气十分充足的洞穴里得到的,本来以为是什么法器,但是此物虽然灵气四溢,触手却十分柔软,应该某些天地间的灵物。后来那人几番考证,感觉此物有七分相似那传说中的灵药琼玉金髓,不过却无人敢肯定,出价购买,而那人又不肯低价出手,所以一直留着。直到今天,晚辈被几位前辈所托购买灵药,恰好遇到此人,呵呵,不满几位前辈,此人和晚辈有些交情,因此托晚辈拿来给几位看看。”古钱解释道

    听到古钱如此一番讲解,南流月和秦放都颇感兴趣。

    琼玉金髓很是珍贵,有有修补元婴的功效,对于某些元婴受损的修真者来说,得到此物无疑于再获新生。

    因此就算是元婴有分合能力的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听到这话,也大为意动,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碰到元婴重创的事情。

    “此物虽然有些来源,但不是琼玉金髓,那东西虽然少见,但是不巧,我家里正好有一些。”顾画师一边抚摸着祸宫兽一边球摇头道。

    听到这话,古钱、秦放和南流月等人的脸上都不约而同的的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

    秦放和南流月倒也罢了,毕竟是错个了一个机会,但是古钱这样的话,应该是和他口中的那发现者关系不错,毕竟他只是代卖而已。

    不过,没等几人反应过来,顾画师接着笑道:“呵呵,小子莫急,此物虽然不是琼玉金髓,但是也定非凡品,毕竟连我也看不出此物的来历啊,依我看,秦少买下吧,就当照顾一下小古的生意。”

    听到顾画师这么说,古钱脸上一喜,连忙帮衬道:“顾前辈说的是,此物看似柔然,却是刀剑难伤,应该是不可多得的灵药,想来秦前辈也不会吃亏的。”

    秦放看了一眼自顾自说的顾画师,点头道:“好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小古带来的东西,买了又如何。”

    听到这话,古钱连忙说了一个价格,看其样子应该很有分寸,并没有狮子大开口,所以秦放也没有还价,直接把灵石悉数交给古钱,同时收下了先前的灵药以及这个古怪的半透明圆球。

    收到灵石之后,古钱告罪一声,匆匆的走了,因该是向他那朋友交代去了。

    而等古钱走后,秦放才慢悠悠的看着顾画师说道:“说罢,这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要你暗示买下。”

    顾画师油然一笑道:“呵呵,其实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总感觉此物非是凡品,反正你灵石多,也不差这点。”

    “我又不是你这种大门里出来的少爷,不愁吃喝。”秦放故意怒道。

    “呵呵,我不知道,不代表别人不知道啊,是吧?典少。”顾画师毫不在意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典心海说道。

    “小典知道么?”秦放疑惑的看向典心海,虽然他知道典心海擅长药里,但是连顾画师都不知道的东西,他知道的可能性不大。

    “咳咳。。这个东西可能是某种妖兽的眼睛,不过我也不敢肯定。”典心海犹豫道。

    刚才在此物出现的时候,典心海就有些判断了,只是不敢肯定,所以没有说出来。

    “是这个东西么?”秦放愕然道。

    “呵呵,如果真如典少所说的话,秦少怕是需要检讨一番了,你和此物当真有缘。”南流月调笑道,他知道秦放手中还有两颗绿睛狮的眼睛,而且甚至袁空的那第三只眼也曾经在他手中,说和眼珠有缘也不为过。

    “哎~!算了,有缘就有缘吧。”秦放苦笑着抛了一下手中的圆球。

    “切实也不一定,我说的是可能,但也有可能是灵药,毕竟我的眼界还很低,所以秦大哥不用这样。”典心海笑道。

    “典少说的对,就算是妖兽眼睛又如何?至少我们现在都活的很好,而切我们此次也真的买到不少灵药。”南流月微笑道。

    “呵呵,其实我不是叹息这些,而是叹息我们,我想明日我们几个就该分开了。”秦放叹道。

    “说的是,不过干今天鸟事?”顾画师笑骂道。

    “顾少误会了,秦少不是这种伤感的人,他是在提醒我们如何安排。”深知秦放性格的南流月说道。

    南流月知道秦放是那种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不会因为眼前这点事情烦恼,否则单凭古钱当初古卖秦放那通天七图的过节,秦放便绝不会再次和古钱合作。

    “怎么意思?”顾画师问道,手中还转着个精美的酒杯。

    “现在此间的事情算是了了,我们要继续奔波了,至少我们的仇恨要先算上一笔。”秦放说道。

    “那好办,直接杀过去就是。”顾画师笑道。

    “不不不,事情看上去很简单,但其实不一样,今次我们几任的目的都不一样,我和秦少是回到南方的大风帝国报仇,其中那个的凶险并不好说,毕竟风缠应该也去了那边,此贼心机颇重,万一先对我们下手,危险程度自不必说,而小典要去的千色谷卧底修习,我想也是危机重重,凶险倍出的。”南流月分析道。

    “那又如何?我们兄弟不一样闯过来了”顾画师摇头道。

    “我们当然没事,不过还有点小问题”秦放说道。

    “?”顾画师做了个询问的表情。

    “顾少,你少算了小柔,我们每人的行程都异常危险,所以小柔无论和我们那一方走都不合适,毕竟他的修为不高,而且还是个女孩子。所以我想秦少是想先把小柔送到沉寂之林的沈天寿前辈那里,毕竟无论是典少的关系,还是我们,沈前辈都会好好照顾小柔的。

    “原来是这样,那就这么办就是。还有什么疑问?”顾画师不解道。

    “问题是时间,虽然我们能送小柔回去,但是要知道,我们的仇人之中有一个最大的确是凡人,万一路上有些意外的话,恐怕赶不及为我们的干娘报仇雪恨。”南流月严重寒光一闪道。

    南流月和秦放已经离开飞熊州很久了,再耽误些时间的话,恐怕薛史那个混蛋就会老死了,而他们怎么也不会让这么一个情况发生的。

    “哎~!我去吧,毕竟我只是去游玩而已。”顾画师颓然道,他知道这个情况下他去是最合适的,毕竟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平静的南流月如此憎恨一个人。

    “不~!你不行,只有我才行。”秦放摇头道。

    “为什么?难道本少不如你英俊?”顾画师意外的摇头晒道。

    这两年的时间顾画师和秦放、南流月等人已经混的极熟,自然了解他们的仇人,所以他知道秦放怎么也不会放弃杀掉薛史的机会,所以他才站出来,只是没想到秦放拒绝了。

    “这个很简单,你知道沈天寿在哪么?即使到了,他又为什么会相信你?而且你不是我和月少,你在无尽沙海之中并不安全,不要小看无尽沙海的妖修,他们要想为难你,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至于月少,他是我兄弟,他去报*我一样。”秦放认真道。

    此话一出,让南流月心头一热,从小到大,秦少都对他这个兄弟维护有佳,这次报仇的事情也是,杀掉薛史显然不难,但是秦放显然吧薛史留给他,显然是让着他,要知道,秦放心中对于杀掉薛史的渴望绝不会比他少。

    想到这,南流月平静的说道:“放心,薛史我给你留一半。”

    秦放点点头道:“好兄弟~!我们喝酒~!”“好~!”“好~!”

    几人很快决定了明天的事情,只是大家没有注意到在他们讨论的时候,一旁的典铮柔一直静静的听着没有说任何话,只是眼中多了许多坚毅。

    虽然她的辈份不高,但是曾经的作为典家的一家之长,她的聪慧绝对是可圈可点的。

    典铮柔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完全是由典心海被抓引起的,这件突发事件虽说在救了几人的命,但是也从另一方面说明,几人并不安全,尤其是她这个修为低下而又没有任何修真界生存经验的人。

    所以在几人决定的时候,典铮柔也下定决心一定要在沈天寿那里勤加修炼,成为大家的助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