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零二章 分道
    经过一天的胡天胡地,第二天几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十分了。

    而几人起来的时候,发现典心海已经走了,只留下一张纸条。

    纸条写明了是留给大家的,上面的话语十分壮丽豪迈。

    大体的意思是说为了不让秦放、南流月等这几个处了很久的兄弟家伙难过,他自己现行一步,兄弟们也不用挂念。纸条末了约定了相见的时间,也明确表示在将来相见之时,定要给几人一份惊喜。

    秦放和南流月相视一笑,对于典心海的做法并不意外。

    典心海不先走才奇怪,毕竟在几人当中,典心海无疑是最为内敛的一个,经过几次生死件的徘徊,早年那个号称无死无伤的骄狂少年,早就变的老成持重。

    但是这样一个家伙,偏偏感情丰富,耐不得伤感,为了不让自己丢脸,他自然要先走的。

    而且秦放和南流月还从典心海的话语中读出了另一番意思,就是早点去作准备,他已经做出表率,不要在拖拉了。

    毕竟此去是典心海是想混入千色谷之中。

    无论典心海自己的来历,还是进谷方式都要一番布置才行。

    否则单是被发人现他与雁都典家有关系,典心海就会死的不能再死。

    要知道对于千叶童子来说,无论谁和典家有关系都是他的杀子仇人。

    让人意外的是典铮柔对此似乎并没有太多惊讶,只是平静的眼神中的那股执着更加坚毅了。

    反而是秦放等人几个人在看到典心海的留言后,有一种莫名的伤感。

    好在打架都是想得开的人,伤感的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

    在确认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秦放等一行四人一边谈天说地一边如饭后漫步的向市坊入口走去,准备离开这个留了他们两年的地方。

    只不过离开此地的方法,让秦放和南流月有些意外,因为出去的方法远比进来容易的多,他们甚至连那个好财的门监--左进老头子都么有见到,便大大方方的走出了这个让他们困了两年的地方。

    “呼~!唔,不错,哈哈哈哈,外面的空气果然不同了啊。”秦放深呼了一口气后喊道。

    “你最好还是少发这样的感慨好,千叶童子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家伙。被他们发现不妥就不好了。”南流月轻声叹道。

    秦放尴尬一笑,故作而言他的避开了。

    几人在离开市坊之前就商量好了,此次出来都把自己的修为掩饰在金丹中期左右的水平,毕竟谁也说不清是否还有千色谷的眼线留在市坊之外。

    何况他们很清楚,当初被千色谷带走的那些修士根本没有对方的目标。

    秦放这样的感慨太引人注意了,有心人只要留意下来,几人就很难脱开。

    但秦放已然被困在此地两年,有些感叹不自觉的便脱口而出。

    “这小子老是惹祸,我看我们还是快些走吧,免的被这小子连累。”顾画师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向南流月说道。

    “我借你点灵石吧?!”秦放突然诚恳的对顾画师说道。

    “好啊。”顾画师下意识的答道,而后才发现秦放一脸奸笑的样子。

    “哎~!好了,别闹了,今次分开之后,大家都要注意,看来我们周围有太多自己不知道的敌人和危险。”看到融洽的两人,南流月心中一黯,正色道。

    此次分别,虽然暂时看似没有危险,但在修真界中有,太多他们不知道的危险和潜在的敌人,而这些潜在危机远比凡间的争斗更加凶恶,谁敢言自己百无禁忌。

    “放心,修真界虽大,但是我们沉寂双圣岂是浪得虚名。送完小柔,我自会去飞熊州和你们相见。”秦放拍胸道。

    此次离开他们确实做足了准备,除了得自古钱的补血丹和回龙散外,几人还购买了许多灵药灵丹,就是为了预防此后的争斗。

    “打不过记得跑,这绝对是真金白银的不二真言。”南流月对秦放说道。

    “月少这话,该向顾少说,他一打起来,脑子不够灵光。”秦放故意晒道。

    “能跑的自然要跑的,这个不用你教,但是秦少下次拼命前,一定要通知我救你。”嬉闹了一阵后,顾画师也一脸气愤的说道。

    几次同生共死,几人确实培养了深厚的感情。

    “呵呵,这个我也不用教的,小时候本少爷就懂了,哎,好了,不说了,我们走,小柔~!”秦放朗声道。

    秦放身后的点曾柔微一点头,向南流月和顾画师行礼后,便飞起追着秦放去了,剩下有点黯然的南流月和一脸期待的顾画师。

    “月少?只是分别罢了,不用这么伤感吧。”看到南流月的样子,顾画师疑惑道。

    “没事,只是就要回去了,有些胡思乱想罢了,我们走吧。”南流月略微拍了拍衣袖后说道。

    “呵呵,那就好,美味,我来了。”顾画师眉飞色舞道。

    离开雁都的修真者市坊之后,大约飞行了半个时辰的功夫,南流月才神色凝重的回身向正在手舞足蹈的顾画师说道:“好了,不用演了,人已经走了。”

    “好家伙,千叶老贼果然不死心啊,不过此人隐匿的本领当真是不错。”顾画师一扶歪掉的帽子说道。

    分开之后不久,南流月就传音给他说被跟踪了。

    只是跟踪之人的本领相当不错,凭借顾画师自己的修为技法根本察觉,大惊之下只能配合南流月演出了一幅游心大盛的画面。

    “岂止是不错,此人已经算是此类中的绝顶高手了,如果不是他靠的太近,被我嗅到那一丝气息的话,恐怕我们已经露出了马脚。哎~!现在我担心的是秦少他们。”南流月担忧道。

    “放心吧,秦少虽然看起来玩世不恭,但是绝对是一个可靠的兄弟,何况有一个要保护的晚辈在,他不会胡乱说话的,而且以他的头脑和谨慎,有几人是他的对手?所以我们不需要太过担心。”顾少平静道。

    “不,虽然我们自负有些脑子,但是却不能小看我们的敌人,对于像千叶童子这种老而成精的敌人,一丝一毫都不能马虎。”南流月摇头道。

    “你说的对,是我大意了,要不要通知一下秦少?”顾画师想到千叶童子那种不动声色陷人于死地的手段,心中一颤道。

    “还是不要了,否则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害了他们,我对秦放也很有信心。”南流月平静道。

    “呵呵,这话说的实在,兄弟不是白当的。”顾画师笑道。

    “当然,好了,图担心也没用,现在该真的给你好好讲将我们的故乡,那里真是很值得一去的啊”南流月微笑道。

    “当然、当然,还有一定要吃这两年秦放老念叨的百子虾,哎!这小子足足馋了我两年啊,我都想打死他了。”顾画师笑骂道。

    “呵呵,自然要吃。”南流月哑然一笑,率先向飞熊州方向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