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零七章 请君
    “小月,你真的是南流月?这个。。好像不是秦放那小子啊。”钱老大好不容易稳定住自己的心情后,疑惑道。毕竟当年的兄弟都已经死绝了,能够见到多少会有些激动。

    “秦放为了保护我们已然仙去了,我是他们的朋友。”顾画师悄悄带了一下激动的南流月,面露怀念道。

    南流月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虽然钱老大是总角之交,但是毕竟事隔多年,人心难测。

    而且南流月此刻的身份中毕竟还有这逃犯这个无形的帽子,要想尽快达到找出薛史报仇,最好还是不要惹到州府衙门的好。

    虽然现在南流月不怕,但是行动上却要受到诸多限制,对于此行的目的不利。

    不过钱老大反应却极大,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震,显然吃了一惊。

    看到南流月和顾画师看向自己,钱老大惨然一笑道:“想不到秦少竟然这么去了,哎~!老兄弟又少了一个~!当真天妒英才~!”

    “秦少去的相当安详,这位仁兄不用如此。”顾画师从容道。

    “是了,以秦小子的能耐,当真不会窝囊的去。”钱老大豪气道。

    顾画师微笑着一点头,没有多说。

    而钱老大也避开这个话题向南流月道:“月小子怎么回来了?要知道当年因为你们两人,可是闹腾得不轻,老兄弟们更是死的一个不剩,而且如今,州府也是欲得你们而后快啊~!”

    南流月没有回答,而是看来了一眼四周神色惊骇的钱老大的手下们。

    钱老大马上会意道:“没事~!都是我的心腹之人,不过却有点疏忽,此地不是谈话的地方,两位请到我家中一叙如何。”说完不管两人的态度,回身对手下人厉声道:“你们先回去~!禀告我爹,就说是一场误会,点子是我旧相识,哦~!若是他老人家不再,告诉我师傅也是一样。我不希望在有人打扰我的朋友~!”说完拉着南流月就往外走。

    而顾画师则在一边微笑道:“你们兄弟聚会,我就不去了吧,呵呵,何况这桌酒菜可是至少价值几百两白银啊~!”说完潇洒的迈着方步,回到自己的酒杯之旁,再不顾其他,仿佛此桌酒菜就是他最心仪的少女。

    而南流月只能做了个无奈的表情,陪着一脸奇怪的钱老大离开。

    钱老大的家确实是一个谈论私事的好地方。

    因为他的家居然不在州城之内,而是远离州城一座小山之上,小山不高,却也郁郁葱葱,给人一种幽静的感觉。初到此地南流月都不禁感觉十分的宁静致远。

    “钱老大这些年到风雅了不少啊。”看着钱老大的家宅,南流月感叹道。

    “风雅?落魄才是~!你当我不想住在州城?”钱老大恨声道。

    “难道也是因为当年之事?”南流月看着有些人影凋零的宅院,叹道。

    “算是吧,当年的事情确实波及极广,被你和秦放逃走之后,海狼帮差点被州府大军给灭了,你是知道的,我们这些帮派人员看似风光,在宰父及眼中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而我也因为这件事的关系被父亲发配到了这里。”钱老大叹道。

    “怎会牵扯到你们?虽然当年我们关系不错,但是只要及时划清关系,根本不会有事才是”流月疑惑道。

    “你想的倒好,不但我们,凡是和此事有关的人员都不能幸免,你们原来的住处周围所有的州民全部被秘密处死,连州府的追查此事的薛史大人也因为捉拿不利而获罪,差点丢了官帽,要不是他自己突破到达仙师的境界,恐怕最终也是难逃一死啊。”钱老大心有余悸的说道。

    听到这话南流月心中一惊,想不到当日的事情波及如此之广,连街坊四邻都不能幸免,怪不得以钱通的能力,都差点被灭帮亡派。

    不过钱老大后面提及的薛史却让他有些不解,看来赛一品的《三仙转》中还是歪曲了许多。

    不过乍闻薛史之名,还是让南流月不禁心中怒火燃烧,对此贼没有死于宰父及之手,既感到惋惜又感到庆幸。不由的问道:“薛史现在如何?在哪里可以找到?”

    此话一出,让钱老大眉毛不经意的一皱,疑惑道:“小月想见薛史仙师?难道你想找他报仇?”

    “不错,我就要找他,金大哥和干娘的仇我怎能不报~?!”南流月恨声道。

    听到此话钱老大的指尖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仿佛听到一见极为可怕的事情。

    钱老大的样子,看的南流月心中一叹,毕竟这些所谓的仙师,对于普通人的影响,还是太深远了。

    南流月自己虽然不觉的薛史金丹期修为如何厉害,但是在普通人人看来,毕竟还是高高在上,受人崇拜的角色。

    现在南流月如此毫无顾忌大谈向仙师复仇之事,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接受的。

    “钱大哥不用担心,就算是仙师又如何?以我现在的修为也不见的会弱于他。”想到这,南流月不禁心中一缓,慢声道。

    “什么~!”听到这话,钱老不由自主的大脸色大变,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眼前的南流月。

    钱不是没有想过,为什么南流月还能如此年轻,毕竟传说他们偷走的就是仙师灵药,只要服下就能够保持长生不老。

    所以当时南流月说自己是南流月的时候,钱老大也很快接受过来,但是要说南流月现在已经能和仙师们一争长短就不是钱老大能接受的了。

    “呵呵,钱大哥不用担心,若不是我现在确实可以和仙师抗衡,我怎敢回来。”南流月解释道。

    不过这样的解释显然不能让钱老大释然,眼中尽是不可思议。

    正当南流月想进一步解释的时候,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道:“呵呵,他当然不放心啊,不过却不是为你啊~!月少~!”

    “是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钱老大眉毛一紧,盯向门口厉声道。

    “呵呵,钱兄莫要生气,这些可不是小弟的意思,而是你的那些此刻在醉月阁中长醉的手下的意思。”顾画师不紧不慢的走进来后,微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