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零八章 入瓮?
    “哼~!那些没有的废物~!不过不要紧,即使你们知道又如何~!此地可不是想来就来的~!”钱老大把心一横道,这个幽静的山庄可是他最大的依靠,此刻身在此地他怎会轻易服软。

    “怎会回事?”南流月看也不看急怒钱老大的转向顾画师问道。

    “很简单,这位钱兄是。。”顾画师不急不徐的解释道。

    “哼~!什么人在此聒噪~!?恩~!?想寻死么~!”一个狂傲的声音突然如同炸雷一般在耳畔响起,把顾画师未完的话堵在口中。

    洞虚期修真者~!南流月和顾画师同时心惊到。

    果然,话毕,一个一身绿装的虬须大汉大步的从此地最高的楼阁中凌空走来,每一步沉重异常,仿佛要吧这虚空震开一般。

    见到此人,钱老大一边欣喜一边连忙上前行礼道:“参见荆仙师,弟子是薛史仙师弟子,而此人正是师尊想要南流月。”

    “恩~?!原来是他?哈哈哈~!果然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你退下,让我看看两人有多少斤两。”虬须大汉大笑道。

    此话一出,钱老大连忙躲了起来,他可是深知这位连他师傅都要礼让三分的人物厉害,那身强大的灵力,可不是他这种小人物可以在旁窥看的。

    “他是薛史的徒弟?”南流月问向顾画师道。

    “恩,正是如此,哎,这家伙好大的嗓门,都赶得上我家虎叔了”顾画师甩甩头道。

    听到这话,南流月瞬间明白了很多,这个阴谋显然在他现身相认时就开始了。

    醉月楼分开之后,钱老大的手下自然是去报信了,只是他们想不到会有顾画师这么一个洞虚期的高手暗中查看罢了。

    而刚才钱老大表现出来的震惊和手抖,也根本不是因为他害怕所谓的仙师,而是因为对自己的愤怒,毕竟自己是在贬低他的老师。

    看来他自己和秦放当初带给钱老大的祸害恐怕要远比钱老大自己说的严重。

    “那位钱兄,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他老子钱通早就死了,要不是这家伙,趁机出卖所有和你们有关的人,而得到薛史的信任的话,恐怕他也早死了,清楚了吧。”看南流月的样子顾画师接着解释道。

    “原来如此~!”南流月叹息道,想到昔日老大的背叛,心中不由的有些伤感。

    “你们当我死人么?竟敢如此~!”看到两人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的谈话,原本自信满满的虬须大汉不由的怒道。

    “当然不是,你比死人差的多,在我看来,你最多只能算是一只伥鬼罢了”顾画师看也不看的答道。

    “小子~!你找死~!”虬须大汉大怒道,同时看向南流月和顾画师的双眼,突然变的犹如草木鲜嫩汁液般的翠绿。

    不过也无怪此人生气,猖鬼是被大法力者强行拘禁在法器里的修真者元神,如同是奴役一般的活傀儡,一个洞虚期的强者被人如此侮辱,也难怪他会生气。

    “不好~!闪开~!”看着动也不动的虬须大汉,南流月突然说道。

    下一刻,两股粗壮的绿光从虬须大汉眼中射出,差之毫厘的射在南流月和顾画师身后的绿树之上。

    绿光仿佛没有任何阻碍一般,直接穿过一片树木,向远方射去。

    “好快~!不过威力差点。”险险躲过绿光之后,顾画师冷笑道。

    话音未落,身后的树林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片片枯萎下去,继而化作一摊深绿色的脓液流做一地。

    “毒?”看着化作液体仍旧在地上腐蚀出一道道深沟的绿色液体,南流月皱眉道。

    此刻没有秦放的提香炉,毒物对他们来说,威胁还是非常大的。

    “可惜~!可惜,实在可惜如此美景了。”顾画师短叹了一声后,接着向虬须大汉道“不过,这个什么荆上仙,你就不用掩饰了,你是妖修吧?”

    “恩?!”闻言虬须大汉不禁一惊,想不到一次攻击就然对方看破自己的身份,要知道为了掩饰本身妖修的身份,他身上可是一直佩戴着一块修真界罕见的伴仙石。

    这种石头虽然不入天地灵石品级,但是却有一个极受欢迎的特性,就是此石可以短时间内把使用者的气息伪装的和修仙者一样,方便了很多魔修和妖修掩饰身份,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便会被人直接喝破。

    不刚让南流月和顾画师暗叫不好的是,被破身份之后,虬须大汉,不但没有慌乱、反驳,反而十分平静的深吸一口气,显然是心机深沉之辈,绝非他表面上的那么豪猛。

    而当南流月准备再次询问的时候,虬须大汉突然毫无征兆的直接扑上,气势之强,杀意之浓,比之初闻南流月之名时不知道要凌冽许多倍。

    好在南流月和顾画师都是在生死边缘摸爬滚打了多年,面对虬须大汉的骤然突袭倒也闪躲的极快,眨眼间双方便交换了位置。

    只是虬须大汉原来的位置还好,而顾画师和南流月所站的位置却出现了两道宽丈许宽、深不见底的交叉深沟,仿佛要把这山头切开一般。

    一击不中,虬须大汉便眼中杀机更盛,只是并没有着急再次扑上,而是闪动着他那双绿色的眼睛冷哼道:“不用掩饰了,能躲过我全力一击,绝非南流月那个小辈~!说罢~!你们到底是谁~!?都是修真的人物,说不定不用性命相搏~!”

    听到虬须大汉的话,南流月和顾画师相视而笑.

    这种小伎俩怎可能瞒住两人,只看刚才虬须大汉那种誓要把他们瞬杀当场的气势,便可知道其隐藏的妖修身份有着重大秘密。

    否则这虬须大汉根本没必全力攻击,眼前这两个可能只有金丹期修为修士。

    而此刻虬须大汉的冷声问话,根本不是想偃旗息鼓,只不过是弄不清两人的实力而出言试探罢了。

    相信如果两人真的只是金丹期的修为的话,对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把两人抹杀掉。

    “想不到薛史竟然能请的动你这样的高手为其羽翼,当真了不起,不过我想,阁下自己也应该感觉,为这么一个金丹期的狗贼拼命,不值得吧~!”南流月冷哼道,同时身上的气势冲天而起,同样洞虚初期的修为的强大压迫力展现无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