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一十章 荆律
    “没错,冻豸死了,虽然不是死在我手中,不过却和我兄弟袁空有很大关系,而且冻豸杀害的荆漫天而得到的一对绿睛狮的眼睛,此刻也在我兄弟秦放手里。”南流月平静道。

    当日救了袁空和典心海,荆漫天的一对眼睛就辗转到了秦放手中。

    若眼前真是荆律,不愁他不动心。

    果然,最后一句话后,巨大的绿睛狮就不禁惊吼一声,显得激动异常。

    而且没等南流月的进一步解释,绿睛狮的巨大身躯便一阵晃动,重新化作虬须大行的样子,向着南流月颓然说道:“不错,我就是无尽沙的荆律~!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交出我兄弟的眼睛,你们就可以走了~!”

    听到这话,南流月心中暗自吐了一口子,心道果然如此。

    要知道当日冻豸杀人夺睛之事所知之人甚少,只此一点就足以让荆律相信。

    而且虬须大汉是荆律的话,此前处心积虑的隐瞒身份的行为也完全可以解释的通,毕竟,以冻豸的毒辣手段,如果荆律不是躲起来的话,恐怕根本逃不出冻豸的毒手。

    “我说过我手里没有荆漫天的眼睛,它们在我兄弟秦放手中,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如果你有点耐心等上一段时间的话,荆漫天的眼睛会回到你手中。因为秦少有些事情需要晚一些到此”南流月摇头道。

    “好~!我可以等~!如果秦放来了证明你们说的一切的话,你们两边的事情我绝不插手,不过在此期间,你们不得在我身上追查薛史的下落。”荆律正色道。

    南流月脸色一变,刚想推说,顾画师笑道:“这个没问题,否则让荆兄怎么自处那种救命的关系啊~!”

    听到顾画师这么一说,荆律脸色一变,随即一缓道:“不错,薛史确实可以算作对我有救命之恩,当日我逃出无尽沙海时已经身负重伤,走不的远,才留在此地,要不是当日遇到薛史的话,我确实有被冻豸诛灭的可能。而且我身上的这件冰防出众的玄级上品的宝甲也是他送我的,所以我才对他多番维护。”

    “如此的话,我们怎么能信你,如果你暗中叫薛史逃走,我们岂不是一场空。”南流月皱眉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薛史救我,我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我们之间也算是一种交易,只不过我受的好处多些罢了。而且等待的这些天我可以和你们一直在一起,至于那些凡人你可以自己处理”荆律直接道。

    听到那个这话,南流月心中一动,似乎把握到其中的关键,想必当初,为了让薛史救下自己,荆律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两人之间应该是合作关系大一些。

    想到这南流月点头道:“好,成交,等秦少到了,希望荆兄别让我们失望,至于钱老大,就就交给我吧~!”

    “一个蝼蚁而已,悉听尊便~!”荆律应道。

    “如此的话,就多谢了”南流月点头应道。

    “呵呵,好了,皆大欢喜,我们是不是出去吃点什么?刚才的酒菜我可是没吃好啊。”看到事情有了结果,顾画师扶了一扶略有歪斜的帽子后笑道。

    “从现在开始,你们最好一直呆在我这里,不要乱走,否则出现问题,不好解决,薛史此人别的我不知道,不过心机方面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而且我也不放心你们离开。”荆律摇头道。

    “可是酒菜怎么办。难不成要我在这里饿着?那可不。。”顾画师面露难色道。

    只是话到一半,南流月便接着道:“就如荆兄所说罢,反正此刻我们也不宜回去,只是需要打扰荆兄了。”

    “这位兄弟放心,荆某这里也是有不少好东西的,酒不单只有你喜欢啊。不过。。”荆律脸色略缓的向顾画师说道。

    “不过在此之前,荆兄还是好好疗伤一番的好,使用那件灵甲的对你身的伤害不小吧。”南流月打断道。

    “你怎么知道?”荆律心中一惊,失声道,毕竟之前他把自己的伤势隐藏的很好。

    “恩?你说他受伤了?你怎么知道?”顾画师同样疑惑道。

    因为顾画师的修为和南流月一样,南流月说出来之前,他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妥。

    南流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伤口的气味和别处不同,只看荆兄脸上不露一丝笑容,就可知道你受伤不轻,饮酒还是以后吧。”

    此话一出,荆律脸色一变,半晌之后,终于露出了一丝自然的痛苦之色,叹道:“南兄果然厉害,不错,我确实受伤了,就是因为此甲,此甲名叫火烧,据说是用九级妖兽朱雀的卵壳炼制,不过炼制之人的能力,差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好好一块材料,居然只炼制出玄级的灵器,而且虽然发动此甲可以短时间内无视冰系法术攻击,但是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对自身的伤害极大,如果不是为了对付冻豸这只冰狮子,此甲不用也罢。”

    “荆兄不用多说,自管去疗伤便是,只是这个时间我想去先训问下钱老大,荆兄不介意吧,也许问过之后,不用再打扰荆兄休息。”南流月平静道。

    此刻南流月心中软化不少,毕竟荆律也可勉强算是和他们一条战线上的。

    再者,荆律和他们一样都身负血海深仇,而且都可以为了报仇不惜己身,这种同命相连的感觉让南流月对荆律的感觉亲近了不少。

    “好~!荆某这就把此子带给两位。只怕问过之后会让你们大失所望”荆律略一犹豫后应道。

    “这个总比没有一点消息好吧。”顾画师笑道。

    “既然如此两位稍等,我这就去把此子带来”荆律应道,说完向南流月和顾画师一拱手,起身向此地的密室走去。

    “能在那种情况下和薛史做交易,此人绝不像他外表这么简单,他的话不能全信啊。”看到荆律离开,原本一副不在乎样子的顾画师突然正色道。

    “经历过冻豸夺权的那种变化,心机深沉一些也是正常,若他还是一副交心的样子,反倒不足为信了,此刻的样子还在情理之中。”南流月摇头道。

    “但愿吧,不过小心总是没错,至少在享用此地的酒菜要小心些,别忘了绿睛狮天生就是用毒的好手。”顾画师叹声道。

    “呵呵,你说的没错,小心些总是好的。毕竟荆律和薛史有些约定的”南流月点头道。

    “恩,知道就好,毕竟身在贼窝啊。”顾画师笑道。

    “噤声~!荆律已经回来了。”南流月低声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