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审问
    南流月话语刚落。

    面色略微有些发白的荆律就拎着神色萎靡的钱老大走了进来,进来后荆律把钱老大向两人这边随手一扔,而后一声告罪就急匆匆的去疗伤去了。

    “看荆律此刻的样子,火烧真的是伤他不轻”顾画师叹道。

    只是虽然嘴上这么说,顾画师心中却好受了不少,毕竟自己攻击被别人无视的感觉并不好受。

    现在知道对方为此同样付出了不小的代价,顾画师心中不免一安。

    “恩,不管他,还是先问问眼前这个家伙吧。”南流月一指钱老大道。

    “有我的神鸟在,根本不用我们多费多少功夫的。”顾画师一拍榜上的祸宫兽说道。

    “不过顾画师,以钱老大的修为应该不认识此兽啊。”南流月叹道。

    顾画师一拍脑袋道:“也是,此物就连连巴山那种金丹期的修士都不认识,何况他一个不入流的家伙。”

    言罢,顾画师面色凶狠的把祸宫兽那种独特的本领,向钱老大细致的解释了一番,尤其是被其施展过法术的人会变成白痴一样,更是讲解的生动详细,生怕钱老大不了解。

    不过让顾画师意外的是,面对如此*裸的威胁,钱老大只是在听到会变白痴时脸色微变外,其他竟然全不受用,仿佛根本不怕一般。

    等的顾画师说完后,钱老大才嚣张的叫道:“别以为困住我,说服了荆律这个白痴,就能如何,薛史大人的本事岂是你们能够抗拒的,只是他背后的势力就能让你们魂飞魄散~!识相的快点放了爷爷,否则你们后悔都没有机会~!”

    “背后的势力?!恩?呵呵,此地虽然离那号称千万修真的破荒海很近,不过能够入得少爷眼睛的,不过只有破荒海钟离道宣把持的腾化宗,以及那号称第一炼器宗门的重华宗罢了,其他宗门还不够资格,让本少爷放在心上。所以你不用费心思了”顾画师似笑不笑的说道

    “哼,你知道就好~!识相的快些放开你家爷爷,我还能替你求情,我家薛史仙师,可是腾化宗最亲近的人,而我正是他的得意门徒~!南流月~!你还不快些放了你家爷爷~!”钱老大恨声的看着南流月说道。

    “钱老大,你可知道,无论薛史在什么地方,他都必死无疑,所以你也不用如此做作了,以你的心性,还不至于如此不堪的叫嚣,只是我不明白,我们怎么都算是总角之交,你为何要出卖我们?”南流月不无叹息的说道。

    南流月对钱老大的了解,可远比顾画师深的多。

    这钱老大不仅仅是长相刚毅,脑袋也同样坚韧细密,

    试想一个儿时就会拉帮结派的人物,怎会不明白远水解不了近火的道理?

    此刻钱老大故作出如此表现,只有两个原因,一个就是他知道的太多了,说不说,他都会有什么好下场。另一个则是钱老大根本不知道任何事情,只是不想被当作废物处理掉罢了。

    而按薛史小心谨的性格慎来看,恐怕还是后者的面居大。

    南流月留下钱老大,也只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试着一问。

    只是让南流月没想到的事,南流月不说总角之交还好,一说之下,钱老大反应相当强烈,不停恨声怒骂。

    “总角之交!?总角之交~!!好一个总角之交,若不是你和秦放两个小杂种,我爹怎么会死,房锦那狗贼又怎能在我海狼帮登堂入室耀武扬威~!若不是你们~~!我堂堂海狼帮少帮主,又怎会因为要几个人,而看那房狗贼的白眼~!如果不是薛仙师,我恐怕至今都无法踏足到飞熊州的州城之内~!如此大仇~!我为什么不可以恨你~!为什么我不能把你送到薛仙师手中~!恩?!如不是薛仙师还有话问你们,我恨不得此刻便生食你肉~!。。。”钱老大青筋暴跳的大声咒骂,犹如疯狗一样。

    听着钱老大歇息地理的喊叫,南流月面色一黯,抬手一挥,一道劲风便把钱老大送入了昏迷。

    不过此刻南流月心中,却是十分难受。

    钱老大,这个从小和他们在一起的伙伴,或者说朋友,此时对他和秦放只有说不完的恨意。

    那张带着强烈恨意极度扭曲面孔,让南流月感到一阵疲惫,心中更是说不出的压抑。

    “你没事吧?”看到南流月的样子,顾画师连忙问道。

    “我没事,但从钱老大的话中,不难判断,当日为了抓住我和秦放两人,这个飞熊州的州府大人,不惜直接毁掉海狼帮,以及钱老大的老爹,海浪帮那如日中天的帮主钱通,他对我们的恨意我可以理解”南流月摇头道。

    “这不是你们的问题。”顾画师开解道。

    “事情不是这么简单,海狼帮控制着不少海运,可以说是关系到飞熊州的经济命脉,屠戮海浪帮,扶植新帮主,甚至连我们住的地方都连坐屠杀,真的只是为了我们?他们如此行为,不但会让飞熊州伤筋动骨,还有可能引起民变,绝对不是一个上位置应该做的”南流月分析道。

    “月少想多了,凡人怎么能理解通天七图?在他们眼里,那可是可以长生的宝贝,在那些家伙看来,谁家性命都不如自己的重要,无论是在帮派插一脚,还是屠杀,都是为了把你们逼出来罢了。”顾画师思考了一番说道。

    “是这样么?”南流月疑惑道。

    “对于凡间的高位者,长生是不可阻挡的诱惑,你们这里州府如此做派,只能说明他想抓你和秦少决心,我敢保证绝对是这样,只是清洗这阵风雨过的太快,而像钱老大这个被划定在被清洗之内小鱼又来不及走,绝对遭罪不少。至于钱老大对于薛史的忠心,恐怕也是因为贵为仙师的薛史,救了当日走投无路的钱老大,才使得钱老大对其奉做神灵,这就像一个长期见不到阳光的人突然被一道光芒罩住,其心中的感激绝对不是语言能描述的,而钱老大为了薛史供出他们也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顾画师分析道。

    “你说的对,这也不怪钱老大会这样,若是我也会如此,归根结底钱老大和我们的关系才也是他们被清洗的根源。他恨我也是应该的”南流月不由的叹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