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俱伤
    拼了,秦放暗叫一声后,风雷诀高速运转,随之而来的身上的雷光陡然大盛,无数雷劲争相恐后的从其身上涌出,刹那而回,一件有如实质的蓝色雷电铠甲倏然形成,三级法诀荆雷甲~!

    甲成的那一刻,无数毒箭蝗已经碰碰碰的装载其上,炸成一品片灰色的残渣。

    “喝~!”秦放陡然爆喝一声,全身荆雷甲突然犹如荆棘一般,向外伸出无数尖刺,瞬间灭杀无数来不及躲开的毒箭蝗。

    而且与此同时,秦放闷哼一声,本就在挥霍无度的灵气,再次迸发,数百只雷蝠形成,画着诡异的弧线,向童渊轰去。

    秦放知道,绝不能让童渊活着离开,即使付出再大的代价也绝对不能让童渊走脱,否则事情就麻烦了。

    现在的情况很显然,以童渊的心性修为,千色谷在此地主持监视工作的应该就他。

    而童渊,之所以如此快速,便能赶来追杀他秦放,定然是因为那个青装青年身上,有共生符一样的东西。

    现在灭掉童渊还好。

    如果不能斩杀童渊的话,秦放和南流月等,在这一时间离开燕都市坊的几人,绝对都会成为千色谷追杀的对象。

    而以秦放他们目前的情况看,这种结果无疑是致命的。

    所以秦放绝对不能让童渊这个知情者,生离此地。

    只是此刻秦放中毒不浅,如此这样的妄动灵力,其后果也一定是非常严重。

    不过此刻,秦放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他和童渊现在比的是,谁先倒下。

    另一边童渊看到秦放这般不要命做法,心中不免一惊,急忙召回所剩不多的毒箭蝗来防御。

    可是威力比之雷电飞刀更胜一筹的雷蝠,岂是区区的灰色毒箭蝗可以抵挡的?

    片刻之后,雷蝠便犹如进入无人之境般的粉粹了抵挡的毒箭蝗,向童渊身上撞去。

    而已经伤痕累累的童渊显然无法躲开雷蝠这种诡异攻击。

    而童渊本来的防御用的绿色法器和护身宝甲,都被秦放那惊天一击给生生毁了,此刻速度不行,防御不够的情况下,只能硬抗。

    只是就在雷蝠快要及体的一刻,赢楼严重突然闪现出决绝之色,猛的爆喝一声。

    原本略显瘦弱的身体竟然猛然间犹如气球充气般,呼的隆起,眨眼间便变成一个直径近一丈圆球,身体颜色也有正常的皮肤之色便的黝黑无比。

    “难道是五级法诀千刃雪?!”看到这种情景,秦放不禁心中一惊。

    当日灭杀赢楼时,对方临死施展的千色谷绝学千刃雪差点要了他、南流月和顾画师三人之命。

    那种诡异法决之毒,就连无毒克星提香炉和无物不收的气吞山河图都收之不得。

    如果是此法诀的话,没有了千里焦土那种绝毒可用的秦放,自然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让秦放意外的是赢楼所化的巨球确实如他所料的怦然爆裂,但是却不是法诀千刃雪。

    因为就在巨球爆裂的瞬间,没有丝毫血滴射出,反而是大股的暗黑色雾气涌出。

    雾气散尽,原本破裂的地方出现了十多只半尺多长的巨大毒箭蝗,和普通毒箭蝗不同的是,这些毒箭蝗,头上生有三股分叉的剑刃,浑身暗红,原本应该黑亮的膜翅上布满了如同红色亮线一般的血丝。

    “本命法器?难道是活的?!”看到这种情景,秦放暗自吃了一惊。

    他知道童渊对自己够狠,但是却想不到童渊对自己狠到了恶毒的地步。

    现在出现的这些暗红色毒箭蝗,显然是被童渊用祭炼本名法器的方法,养在体内,无时无刻不以自己的鲜血浇灌,如此供养其威力自然不言而喻。

    但使用这些毒箭蝗的代价却极高,这种日夜吸食童渊血气的毒箭蝗,毒性之烈,自然不必说。

    更可怕的时这些活物被收在体内,可不是法器那样温顺,也不像法器那般可以随意缩小,那是*裸的疼痛,绝非常人可以忍受。

    而且,展方式也绝不简单,说不定就是赔上童渊自己的性命。

    也难怪童渊,使用此法时眼中闪过一丝决绝。

    “小辈~!今日有老夫肉身陪葬,你死也安心了。”童渊的声音再次响起道。

    “还活着~!”秦放心中一惊,连忙迅速查找。

    只是他右目被伤,难免有些疏忽,几番探查才在在一只硕大的毒箭蝗背上发现了一个犹如三朝未满的孩童般的童渊。

    “寄身元婴,原来如此。”看到童渊的样子,秦放反而放下心来。

    虽然元婴可以脱体而生,聚灵成体,但是却是很脆弱的,只要被秦放和毒箭蝗的争斗波及,童渊必死无疑。

    “看来以后要靠小月了。”秦放暗自想道。

    此刻秦放的身体情况比之刚此的童渊也好不了多少,激发荆雷甲灭杀毒箭蝗本身就是一种自毁的举动,虽然灭杀了无数毒箭蝗,但是自身受到的伤害也绝不少。

    而且为了激发荆雷甲秦放灵力剩余的已经不多了。

    此刻对上更加凶残血炼毒箭蝗,恐怕难逃一劫了。

    只能搏一搏了,秦放暗自叹了一口气,不动金砖倏然收回,同时云雾车悄然展开,白蒙蒙的雾气片刻间便把秦放掩盖了起来。

    “咦~!居然消失了,居然连我的灵识也感觉不到。”童渊元婴一脸不可思议的讶道。

    碰~!一道雷电突然毫无先机自童渊元婴头上劈下。

    喀嚓一声,击在一只仓促来护的血炼毒箭蝗上。

    血炼毒箭蝗被劈的跌一个跟头,继而变得呲咂乱叫,凶相毕露。

    “落雷术~!哼~!想凭一级法诀就对付老夫?”童渊元婴略显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道。

    只是话音未落,头上的落雷突然如急雨,噼啪作响,争先恐后的向其劈去,威势之大,犹如九天雷怒。

    “哼~!不过如此。”童渊元婴并不慌张,把小手一挥,十几只血炼毒箭蝗便飞射而出,在其头上不停穿插飞掠,编制出一片无形的盾盖。

    与此同时,童渊元婴把手向云雾车中一只,一对血炼毒箭蝗便犹如劲弓射出的利箭一般,高速的射入云雾车,并不断的急速穿梭,速度比之之前的黑色毒箭蝗还要快上三分。

    童渊深信,只要如此不停的攻击下去,对手自然会露出马脚,只要他施展法诀躲闪,无论是多么快速的一瞬间,也足够他这个洞虚后期的高手察觉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