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意外
    “真不知道你和月小子怎么在一起的,你们的性格完全是两个极端啊。真希望他不要被你带坏了。”囡囡不忿道。

    “虚~!这个么,囡小姐就不知道,我这个么叫做真情流露,月少是内秀,嘻嘻,你是不清楚这小子,他骨子里可是比我还要坏的多啊。”秦放故意贴近囡囡耳边道。

    “你检点一点~!”囡囡娇嗔着推开秦放道。

    “嘻嘻,还以为你会喜欢。”秦放笑道。

    看着囡囡抬手欲打,秦放连忙一个转身躲开后正色道:“沈老、七彩,这几天两位费心了,秦放自当铭记,不过小子今次真的要走了,不然耽误了为干娘和金哥报仇,月少第一不会饶我,不过么,嘻嘻,囡小姐若是不舍的话,小子到可以多留一天。”

    “你想的美~!快点滚~!”囡囡嗔道。

    “如此的话,小子走了。”秦放说罢,向沈天寿一躬。

    “去吧,只看这几天你的样子,便可知道你的想法,不过此去小心些,以你们现在的修为,破荒海的妖修势力还有修仙者的两大门派都是危险的存在,非是必要最好不要正面冲突。”沈天寿从容道。

    “多些沈老指点,小子一贯信奉打不过就跑的至理名言。沈老放心。”秦放笑道。说罢,把风雷府一收,呼~!的一声凌空而去,竟然是以最快的方式向飞熊州赶去。

    “呵呵,七彩、囡囡,秦放和南流月两个小子,秉性纯良,天资笃厚,加之又是至情至性之人,确实是不错的夫婿选择啊~!你们不要错过啊。”看着渐远的秦放,沈天寿突然大笑着向七彩和囡囡说道。弄的两人一阵娇嗔。

    惹得沈天寿一阵大笑。

    虽然嘻笑如常,但是在秦放心中,现在还是十分着急的。

    毕竟由于秦放自己身体的关系,已经耽误一段时间,如果在拖下去的话,事情恐怕会有变化。

    所以离开沉寂之林后,秦放只做了一件事情,便没有再做停留,以最快的速度向飞熊州赶去。

    当几天之后,空气中大海的气味渐渐浓烈的时候,秦放便知道自己离故乡飞熊州了越来越近了,才逐渐放松下来。

    自从服下仙泉一线雪露而进入洞虚中期之后,秦放的实力大增,全力飞行的速度,较之分神初期的囡囡也不落下风,来到飞熊洲用的时间,远比当日离开无尽沙海到雁都的时候,要快的多。

    “哈哈哈哈~!飞熊洲~!我回来了了~!”看着眼见渐行渐近的大片海域,秦放心情大好,不由得放声呼喊道。

    可惜秦放忘记了自己的处境,虽然没有可以用灵力传播,但是他本身的强度已经今非昔比,声音之大,已经可算是震慑一方了。

    果然,下一刻,无数港口、海上的凡人循声齐刷刷的向空中望去。

    弄的本来心情大好的秦放一阵慌乱,连忙祭起云雾车遮住自己,向州府方向逃去。

    “难道我们飞熊洲又来了一位上仙?”

    “那还用说,绝对的上仙啊,你看那身姿绝对没错。”

    “好羡慕啊~!”

    “天佑我大风帝国啊~!”

    “好厉害。。。”

    人群中一片片议论惊叹之声,毕竟虽然听过飞熊洲有三大上仙,但是见过的人却不多,哪有像今日秦放这般毫无顾忌的显露的。

    “糟糕,一时间得意过头了,哎~!还好没有动用灵力,否则声音真的响彻一方天地,打草惊蛇,月少定然不会轻易放过我。”秦放郁闷的自言自语道。

    说罢,秦放一边向着城中飞去,一边放开自己的灵识开始搜索月少和顾画师的存在。

    此刻秦放的修为已经是洞虚中期,修习的风雷诀这古怪功法的原因,让他此刻的灵识,堪比分神初期的修士。

    比之洞虚初期的南流月和顾画师都高上一筹。

    顾画师和南流月两人绝对察觉不到秦放的灵识,秦放要给两人一个惊喜。

    “哈哈,找到了,两个小子居然混进宰父及的州府衙门去了。金丹初期,倒是会掩饰啊,嘻嘻,吓吓你们。”秦放的灵识覆盖面积很广,很快就发现了两个金丹初期修士的存在,坏笑一声便阵风般的向飞熊州正中的州府衙门飞去。

    “咦?不对~!这两个家伙居然不是月少他们,州府衙门什么时候有修真者的~!难道是大风帝国的国师造访?”快到州府时,秦放不禁讶道。

    刚才探查范围太广,而他自己又着急和汇合,一时不查,居然没发现之前探查到的那两个人金丹期的修士气息,根本不是南流月和顾画师的。

    此刻当秦放再次用灵识扫视州府衙门时,才惊觉不对。

    “算了,城主府中有修真者关我什么事,还是找月少他们要紧。”秦放收起好奇心后无奈叹道。

    虽然秦放性格外放,对一切未知的事物都充满好奇,不过经过这么多年锻炼心境已经沉稳了很多,心思略微一动,便决定好先做什么。

    只是当秦放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股熟悉的灵气感觉突然从两个金丹期修士那边涌了过来,这种熟悉的感觉秦放至死都不会忘,因给第一次他这种感觉的人就是薛史。

    这种感觉就是那次逃离飞雄州时薛史在两人心中种下的冰冷感觉。

    “薛史~!”秦放眼中厉色一闪而逝,身形直接向此灵气的所在飞去。

    之所以没有立刻爆发,是因为秦放感觉到这种气息虽然和薛史同源,但是此人却绝不是薛史,因为此人给他的感觉远没有薛史那样的妖异冰冷。

    眨眼的功夫,秦放已经到了那种气息的正上方。

    虽然此刻此人在屋内,但是在秦放强大的灵识下根本无处遁形,期间的对话也是一丝布拉的映入他的脑中。

    “呵呵,莫大哥果然是不得了的人才啊,刚才灵气一发,即使有我全力相抗,也有些吃不住了啊。当真是可喜可贺,只是不知道薛史仙师现在修为如何,多日不见他老人家,心里着实观念啊。”一个俊朗的声音略带羡慕的响起道。

    “呵呵,少主大人请见谅,家师的事情,我也不甚了解啊。”一个有力的声音说道,言语虽然恭敬,但是语气中隐隐有着一丝高傲。

    “是他们~!莫树和宰父中兴~!没想到那个身带薛史气息的人居然是莫树,而且听其对话,薛史俨然已经成为他的老师了。”一番简单的对话,让秦放不禁想道。

    南流月给他的传书上,只是说薛史步入修真界了,并没有提及飞熊州其他两个所谓上仙的信息。

    要不是莫树原本是宰父及身边摆在明面上的第一高手,声音为自小在飞熊州长大的秦放所熟知的话,他也认不出来。

    只是秦放更没想到是,另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居然是州府公司宰父中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