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三十章 窃听
    世道真是变了,想不到连宰父中兴竟然也经已经进入到金丹期了,秦放自思道。

    “这个到麻烦了,若是没有薛仙师主持的话,旬月之后便要开始的选徒会,恐怕会有麻烦啊。”宰父中兴失望道。

    “这个我也没办法,少主也是知道的,家师一向是身居在海外修真,等闲我也联系不上。不过我相信选徒会上家师定然是会出力了,少主不用担心。”这次莫树的话语倒是出资肺腑,可见薛师隐藏之深。

    “呵呵,这个我也相信,毕竟薛仙师是我们飞熊州出去的,只是没有了薛仙师的指点,以小弟那点对海外修仙者少的的可怜的了解,实在不知道去投那个门派啊,万一错投了宗门,那小弟这辈子可就完了。”宰父中兴担心的说道。

    “这个确实是个问题,别说是你,即使我这个时常见到薛师的人,也了解的不多啊。要不是已经拜在薛师门下,当真是个难题。”莫树同样不无无奈的说道。

    “咦~!居然还有修真者?”正听着,秦放突然感觉有修士在急速靠近,心中不免惊讶。

    虽然修为来人同样不过是金丹初期的修为,但是修真者几时这么常见了,要知道当日他知道的大风帝国修士不过当朝国师一人罢了。

    不过想归想,为了不打草惊蛇秦放还是身形一闪隐入黑暗中。

    不过让秦放奇怪的是,此人的气息虽然向着他这边而来,却没有停下的意思,片刻间便呼啸而过,向着破荒海方向飞去。

    “又一个,看来今次真的真的麻烦了。”同样感受到此人气息的宰父中兴不禁叹声道。

    “既然有此盛会,自然少不得有同辈修士前来,图担心也是没用的。”莫树叹声道。

    “也罢,看来只有期望薛仙师在当日,力挽狂澜了。”宰父中兴道。

    “恩,如此的话,事情就这么定吧,不变应万变。”莫树叹声道。

    “不如此我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宰父中兴苦笑道。

    “少主也不必担心,薛师总是我飞熊州一脉,虽然师心难测,但是总会照顾一二的,而且今次盛会,薛师要我带去一枚灵药,所以少主明白了?”莫树神秘的笑道。

    “原来如此,多谢莫兄指点,小弟知道了。”宰父中兴连忙谢道。

    “呵呵,少主言重了,州府大人对我恩重如山,莫树怎敢忘记。这样吧,我先回我的洞府去,看看有没有薛师的消息,少主有事情,也可到近海波月岛找我。”莫树笑道。

    “有劳莫兄,莫兄请~!”宰父中兴恭敬道。

    莫树轻笑一声后化作一道白光向破荒海方向飞去。

    “要不要拿下莫树这家伙呢?哎~!算了~!还是见到月少在说吧,老窝都知道了,不怕他跑了,抓他不难,若是打草惊蛇便不好了。”秦放自思道。

    想罢便想离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安静的房间,突然又有些细微的变化,原本只有宰父中兴一人的房间,突然又冒出两个气息。

    让秦放也惊讶不已。

    “咳咳。。咳咳。。每次躲过莫树这小子的探查,都让属下深感寒玉的的不凡,想到以往只把此物当作装饰,便咳咳。。便感到有愧此宝啊~!”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道。

    “伯求此话深得我心啊,中兴~,无论如何此次定要拜入大门大派,替我大风帝国赢得强力后源。”另一个苍劲的声音响起道。

    “是,孩儿尽尊父州大人吩咐。”宰父中兴应道。

    宰父及和伯求~!

    听到那个沉病之人的声音,暗中的秦放眼中寒光一闪,要知道虽然动手杀死他们干娘的人是薛史,但是事件的最初起因却是因为伯求。

    若是不是伯求看中金不错作为棋子,派他到萧图那里卧底的话,他们也不会有后来那番家破人亡的惨变了。

    此刻虽然只听声音,便可知道伯求,不过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但是面对这个造成他们家破人亡的祸首,他怎么也不会放过的。

    “薛史啊薛史~!哼~!想不到一个不起眼的小家伙居然这么厉害。”宰父及的声音响起道,声音中充斥着不满。

    “哼~!此贼哪有什么厉害,定是当日斩杀妖兽之时被其匿下了重宝,否则凭他也配~!”宰父中兴的修养明显不如乃父,声音中饱含怨恨。

    “咳咳。。这个自然,否则以薛史的资质如何能超过由帝国支持的少主,咳咳。但是目前木已成舟,少主,这件事以后还是莫要提了,否则一旦那恶贼知道便是我大风帝国的祸患啊。咳咳。”伯求那苍老的声音连忙劝解道。

    “不错~!中兴以后要注意,此次选徒会还要靠那贼子。”宰父及同样老谋深算道。

    “是,父亲,孩儿记下。”宰父中兴连忙应道,对于宰父及的话,宰父中兴一项十分听从。

    “中兴,为父今次不能再次坐镇了。此次前去选徒会你要小心,不但是别的修真者,还有莫树也要留意三分。”宰父及吩咐道。

    “是,孩儿明白~!”宰父中兴应道。

    “哦。。咳咳。。还有一件事,少主刚回来不知道,就是房锦禀报的那件事”伯求突然插嘴道。

    “什么事?”宰父中兴疑惑道。

    房锦不过是州府管辖三大帮派势力之一海狼帮的首领,这么一个人物并没有什么事可以惊动已经步入金丹期的宰父中兴。

    “咳咳,此事说起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就是当年州府悬赏的南流月回来了,而且据说修为已经变的深不可测。”伯求连忙说道。

    听到南流月的名字,暗中秦放心中一警,不由的仔细起来。

    只听见宰父中兴疑惑道“那个小子回来了,恩?这个时候难道是为了选徒会,不是说他们盗走了七图么?怎么还会参加选徒会?”。

    “世上哪有无师自通的道理,那萧图苦守数载都无法参透的七图,岂是两个不名一文的小混混能够明白的?看来应该是参透皮毛便想回来寻仇,不过却是个好机会,如果能把七图弄到手,就不必担心薛史此贼了。”宰父及说道。

    “父亲说的是,薛史此贼进步神速,仍旧对七图念念不忘,足见此宝的珍贵,今次该是天佑我大风帝国,两个不明就里的小混混,就是来送死的罢了,孩儿定不会放过次机会,就让我亲自为他们送葬吧~!”宰父中兴狞笑道。

    此话一出,让一旁偷听的秦放,心中狂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