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团聚
    若不是还有报仇大计,此刻宰父中兴就算有十条命也死的一条不剩。

    屋中的三人却不知道煞星临头,听完宰父中兴的话宰,父中兴笑道:“恩,我儿成功得到这份七图的话,加上圣上新得到的那幅七图拓本,我大风帝国就有七图中的两份了啊,哈哈哈。真是我国之幸啊~!”。

    “可惜锦丘帝国那个姓沐的白痴皇帝,不肯把原本给我们,否则我大风帝国独得此密,还不如日中天。”宰父中兴恨声道。

    “呵呵,咳咳,少主不必如此,事情岂有十全十美?若是薛史透给莫树的七图信息是对的话,那么七图传到今天应该只剩三幅,即使是拓本,咳咳咳。。我们大风帝国可以独得其中的两幅,已经是得天独厚,值得庆贺啊~!”伯求笑道。

    “不错,看来今次定要擒杀那两个小贼,以资大功了,哈哈哈~!”宰父中兴由衷的高兴道。

    “属下恭祝少主成功~!咳咳咳。。”伯求连忙祝道。

    “哈哈哈。。。”屋内同时响起宰父及和宰父中兴的笑声。

    不过这一番话却让本来本来怒火中烧的秦放,心中一阵惊喜,若三人的话语属实的话,那么存在世间的最后一幅图竟然就在锦丘帝国的帝都了,无论从那个方面讲,这个消息对于他和南流月来说都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好消息。

    第二百一十九章  相聚

    “算了,就让这伯求的脑袋再安稳几天吧。”听完州府内密谈,尤其是得知薛史的踪迹后,秦放心情舒缓了很多。

    在确认没有什么可听的事情后,秦放灵识外放,这次确实锁定了南流月的方位,急速向南流月之处掠去。

    要知道,在秦放心中仇人排名第一位的,绝对是杀死他们干娘的薛史,至于伯求这个祸源,杀掉薛史再杀也不迟。

    “真是贵人多忘事,怎么漏掉了荆律这小子,此刻月少身边怎么算都应该是三个修真者气息才对啊。”秦放自嘲的苦笑一声道,身形同时犹如一道笔直的闪电,向城外方向射去。

    “哈哈~!好幽静的宅子啊,两位倒是雅兴啊,啧啧,好香的酒啊~!小弟可是许久都没有喝过了。”秦放那种带有懒洋洋感觉的独特声音突然想起道。

    突来的声音,让本来在小院中对饮的顾画师和南流月齐齐一惊。

    两人的灵识虽然没有全力展开,但也不自觉的覆盖了周围一里左右的范围,即使秦放敛息而来,至少之前应该用灵识扫过才是。

    这般突然出现,要么秦放本就知道两人的位置,要么秦放的修为已经超过两人,前者显然不可能。

    “秦少,你修为精进了?”看着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顾画师惊讶道。

    “嘻嘻,小弟不才啊,略微先走了一步。”秦放嬉笑道。

    “你比预定的时间整整晚了十天,若再不来荆律恐怕没有耐心了。秦少是不是应该解释一番呢?”南流月责问道,他和秦放之间的感情自不必说,问责方面向来直来直去。

    秦放知道由于自己的原因差点使得到手的线索丢掉,陪笑道:“嘻嘻,月少这次冤枉我了,今次只要小弟的运道差上那么一点点,你们就是哭着来找我也见不到了啊,而且就是现在见到本少,也是幸运之极事情。”

    “恩?怎么回事?”南流月心中一惊连忙问道。

    秦放长叹一声,把自己和南流月他们分开后,如何遇到千色谷的小鱼引出虫魔童渊,又是如何和虫魔拼的两败,几乎死绝的事情说了一遍。

    其中惊险之处,听得南流月和顾画师都为之动容。

    “好险,若是没有小柔,今次你死定了。”南流月叹道,眼中闪烁着精芒,显然关心甚深。

    “不错,理该谢她,不过若是如此的话,秦少现在应该还在床上躺着啊,怎么反而如生龙活虎一般来到这里,修为还多有精进啊。”顾画师疑惑道。

    “嘻嘻,这就是小弟说的运道了,小月记得当日我们到过的海撒尔么?”秦放笑道。

    “海撒尔?海撒尔怎么了?”秦放的话让南流月一愣。

    “海撒尔可是有仙泉的啊~!”秦放得意道。

    “哦,仙泉,什么~!居然真的有仙泉~!”听闻此事,饶是现在的南流月也不禁动容道。

    “什么仙泉?”一旁的顾画师疑惑道。

    “大漠人民的圣城,海撒尔,传说是一眼仙泉所化。”南流月简单解释道。

    “传说的事情你都能找到,秦少运气确实不错。值得庆贺~!”顾画师深饮一杯酒道。

    “哪有这样的好事,不过是受人福荫罢了。”秦放笑道。

    说罢,秦放把自己如何遇到囡囡和沈天寿一群人,以及自己如何得到超品级妖兽金晶石猿的眼睛、如何服用仙泉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的顾画师直叫精彩。

    倒是南流月在听说秦放差点瞎掉一眼时,身上的杀气一闪而逝。

    “月少放心了,他日找上千色谷去,替秦少报仇~!”顾画师向南流月说道,他天性阔达懒散,但是对兄弟确实极好,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却不妨碍他暗下决心。

    “呵呵,顾少倒是有心,只是不知道月少,对小弟的解释蛮不满意啊?”秦放笑道。

    “哎~!算你过关吧。”南流月释然道。

    “嘻嘻,其实小弟还有一点私心的,从无尽沙海到此,小弟还去陪了娘和大哥一晚,这么多年没进过孝道,月少不会反对吧。”秦放笑道。

    闻言南流月神色一黯,想到在无尽沙海边缘那个小小的衣冠冢,这么多年的逃亡,确实没有时间去看看两位亲人,不由得暗自责备。

    “放心了,兄弟之间怎会少了你的,我替你足足扣了十个响头啊。”秦放开解道。

    “多谢~!”南流月握住秦放肩头到,他们兄弟情深,谢字只会让人觉的生分,但是南流月觉得这话他应该说。

    “兄弟之前这个字还是免了吧。”秦放无奈道。

    “秦放说的是,月少太矫情了,嘻嘻,我现在的对你这只眼睛很感兴趣啊。”顾画师指了指秦放的右眼岔开话题道。

    “这个么,嘿嘿,可是秘密啊,我怕你们知道后会嫉妒的要命啊。”秦放故作神秘道。

    “不知道才会要了我的命。”顾画师捶胸顿足道。

    “好了,不要闹了,正事要紧,眼睛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现在先去找荆律。”南流月说道,没能亲自进上孝道,他要尽快为他们的干娘报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