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谁虎谁皮
    “两位莫怪,一时控制不住。”莫树道歉道。

    “不妨不妨,只此一下,便可看出莫兄修为实在是胜过我们兄弟太多了。”秦放连忙答道。

    “莫兄修为深不可测,此枚丹药正应该是莫兄所得,我们兄弟用了绝对是浪费。”南流月趁热打铁道。

    “呵呵,两位过奖了,不过你们的心意,为兄晓得了,放心放心,包在为兄身上,哈哈哈,说起来,也是我家师的幸运,今次有两位高手前来再好不过了,有了两位共谋大事,薛师实力定然大增啊。”莫树得以的笑道。

    此刻莫树再看秦放和南流月那两张,犹如意鬼面形成的丑脸,已经觉的顺眼的多了。

    “岂敢,岂敢,今后我们兄弟还要仰仗莫兄照顾啊。”南流月连忙道。

    “不错只要我们得以拜入宗门,以后莫兄的之事就是我们兄弟之事。”秦放同样道。

    “呵呵,这些事情以后再说,不过眼下我要提醒你们的是,你们既然选择了家师,那么日后即使做了大门弟子也要听从薛师吩咐,否则薛师既然能捧起你们,也踩得下你们。”莫树声色逐渐转厉道。

    “这个自然,我们兄弟明白,即使我们做了大门弟子,也是薛仙师势力的一分子,薛仙师若有吩咐,我兄弟二人自当义不容辞。”秦放连忙保证道。

    “呵呵,两位明白就好,不过刚才。。”莫树的话到一半,却意味深长的看向两人道。

    “刚才有事么?好像只有我们兄弟和莫兄在交流道法啊。”深知其中意味的南流月连忙赔笑道。

    “呵呵,不错,不错啊,两位果然都是人才啊~!”莫树心满意足道,

    他此次收受两人灵石、灵药的事,自然是不能让薛史知道的。

    看到秦放和南流月这两人这般识趣,很是和莫树大人的心意。

    “不知道我们兄弟现在该做些什么?”看稳定住莫树,秦放装作请教道。

    “现在两位只管静修便是,选徒会之事自然会有薛师和我去办,我这洞府虽然不大,但也和帝王宫殿一般,广聚三宫,足够两位闭关了。”莫树笑道。

    “如此的话,我们兄弟便不客气了,多谢莫兄。”南流月装作感激的谢道。

    “呵呵,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妨事不妨事。”莫树微笑道。

    “莫兄将来若是想做一国之主,我们兄弟可以帮手。”看着得意的莫树,和他口中的话语,秦放心思一动上前低声道

    莫树一愣,随即神秘一笑道:“此事或许吧,哈哈哈哈,两位自便~!”

    “多谢莫兄,我们下去休息了。”看到莫树流露出送客的意思,秦放和南流月两人赶忙请辞。

    “呵呵,好,两位请~!”笑罢,莫树示意上来两个小童,带着秦放和南流月去挑选房间。

    而莫树大人自己则龙精虎猛的向房间走去,他要研究一下刚才的道的丹药。

    按照小童的指认,两人来到一间房间后,这个房间虽然表面同样奢华无比,但经过秦放的试探便发觉,着奢华的表面之下竟然完全是使用修真界惯用的寒玉建成,根本不怕灵识探查。

    见到此景,秦放和南流月也装作修整起来。

    “这个莫树不简单啊,谈话中竟然几次不着痕迹的试探我们的来历,而且就这奢侈的享受背后也掩饰颇多啊。” 等待小童走远后,秦放向南流月传音道。

    “岂止是试探啊~!应该是这小子几次对我们动了杀机才是,尤其是那次所谓的不经意寒气外放,我明显感觉到周围有一个庞大的阵法在和他的灵气隐隐配合,恐怕一言不慎就要灭杀我们于当场。”南流月一副你说的太轻的样子回应道。

    “不过按理说不会啊,我们是荆律的人,荆律可是奉薛史之命来照顾他的,可算是莫树的半个师傅了,而且即使荆律和他不合,莫树也不该有如此大的杀心啊,毕竟他还是要听从薛史的命令的。”秦放疑惑道。

    “有一点问题你们注意到,就是老荆这家伙到底去哪了,他可比我们早来好几日啊~!”南流月反问道。

    “是啊,以我们的修为,若是荆律再此的话,定然可以发现,难道老荆被薛史调走了?让莫树产生嫉妒?又或是荆律根本没有给我们说实话~!”秦放突然一震道。

    “不,荆律没有理由说谎,毕竟我们带回来了他兄弟的遗体,而且我有有一种很不好感觉,恐怕荆律出事了。”南流月摇头道。

    “你说的不错,唤作我是荆律的话也不会骗我们,不过为何是老荆出事而不是被调走了呢?”秦放疑惑道。

    “我也希望是我搞错了,不过恐怕荆律出事的可能,远比他被调走的面要大的多,你闻不到,这里到处都弥漫着很浓的血腥味,而且血腥味中还伴着若隐若现的荆律身上的独有气味。”南流月轻叹一声回答道。

    “竟然是这样,难怪你刚才心神不宁,我还以为你是故意装出来给莫树看的呢。”秦放恍然道。

    “我哪有那么多心情做戏,只是恰巧在你问我的时候,我发觉了血腥味中不对罢了,刚开始进入这里,我便察觉到洞府中的血腥味极重,但却没有太过注意,毕竟这里的血腥味,也许是莫树打杀带来的,但是,直到那时我才注意到,这血腥中竟然有荆律的气味。所以我才感觉事情有些不妙。”南流月解释道。

    “以莫树金丹中期的修为怎么能对老荆赵承威胁?”秦放反问道。

    “这倒是,再怎么说荆律也是洞虚期的修饰,对付莫树和捏死一只蚂蚁差不多。”南流月同样有些不解。

    “这下麻烦了,对敌人一无所知啊,如此下去,我们会很被动。”秦放叹息道。

    “确实如此,我们要尽快结束这种无的放矢的处境。”南流月点头同意道。

    “怎么办。。。。”

    “有办法了。”

    “有办法了。”

    沉默了一会后,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突然同时向对方低呼道。

    “嘿嘿,月少现在的想法是否和我一样?”两人微微愣了一会后,秦放突然看向南流月道。

    “呵呵,你不用试我,我和你的想法自然一样,虽然有可能前功尽弃,但是这个地方确实有些诡异,探查一番必不可少。”南流月欣然笑道。

    “那还等什么?月少请~!”南流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

    南流月呵呵一笑,化作一道模糊的黑影呼的消失在房间中。

    看着南流月离开,秦放同样身体一颤,便消失在房间。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