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钟离衍娇
    “哈哈哈哈哈~~!怎么样荆律~!不但是你斗不过我,连你的手下都倒向我,蠢货~!看现在这般模样,恩~!你还如何轻视老子的梦想~!哈哈哈~!”

    秦放和南流月顺着通道游走了近五六里的路程,才发觉到一处明亮的地方,还没等两人欣喜,莫树狂笑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看来我们找对了。”听到声音,南流月微微一笑,向秦放传音道。

    “哼~!这小子真是数老鼠的不成,这么远的距离,这个鼠窝都该在海面以下了,怪不得找不到他。”秦放恨声道。

    “呵呵,这才叫做苦尽甘来,放心吧,如此隐秘的地方,这小子定然毫无顾忌,得到的猛料自然不会少。”南流月呵呵一笑飘身而去。

    “这倒是~!”秦放同意着跟了上去。

    两人直至光亮附近才停了下来敛息静听。

    “这小子到会享受啊,老鼠窟都这么锦衣玉食的。”秦放叹道,他们处的角度刚好能看到莫树半躺的身姿。此刻他正半躺在白玉雕床上,一手酒,一手果品的叫骂着。

    “这次到是次要,还是听这小子说些什么吧。”南流月传音道。

    秦放微一点头表示同意便不再传音,等待莫树自漏马脚。

    “白痴一个!别以为洞虚初期的修为有什么了不起,说开了你还不是一个丧家之犬~!跑到薛师这里摇尾乞怜来了~!没有自知之明还敢对我猖狂~!现在怎么样?恩~!?哈哈哈。”莫树的骄狂肆无忌惮,痛饮一口酒后接着狂言道“你知道么,蠢货~!老子在知道要带的灵药是你之后,那份高兴是多么的痛快么,那根本是无法表达的痛快。还有你那两个不成器的跟班~!要不是选徒会规定在旬月内不能在修仙者之间妄动干戈的话,那两个白痴也会变成老子的灵药~!”

    “这小子好狂妄啊~!”听到莫树欲对两人不利,秦放眼中隐现杀机道。

    “荆律为什么不答话,被阵法困住了么?”南流月关注的是另一个方面。

    “我换个角度看看。”秦放说话间闪到了另一边。

    就这这个时候,莫树的声音接着道:“树大招风的道理都不懂~!哼,这次明白了吧,有了你的这个元婴,薛师至少可以突破到元婴中期,老子天纵之姿都不敢超过薛师,就是这个原因,明白了吧白痴~!”

    “荆律的元婴~!荆律被杀了~!”还没等秦放看清,南流月就判断道。

    “不错~!老荆是死了~!而且死的很惨~!”秦放饱含恨意的传音道。

    此刻秦放已经换到另一边,自然看到房间中的其他景象。

    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块巨大的冰块,冰块之中封着的是一只体型庞大的绿眼狮子。

    只是,这只狮子两眼无神,腹部更是仿佛被巨大冲击炸开一般,皮肉肝肠都向外翻着。

    “当真。”南流月连忙靠了过来,顺着秦放的眼光看去。一望之下不仅怒火中烧。

    荆律虽然不是两人的朋友,但是终究是相识一场,莫树杀了他不说,还要如此冰封起来,日夜辱骂,这已经触及到南流月的底线了。

    南流月正要行动,直觉肩头一紧,原来是秦放从后面把他按住。

    “大事要紧,这只老鼠随时可杀。”秦放的传音响起道。

    看到南流月的样子,对其知之甚深的秦放那还不明白他所想的,只能急忙把他拦下来。

    “我明白了,没事,放手吧。”冷静了一回后南流月低沉道。

    秦放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兄弟,继续两人的偷听大计,不过让两人失望的是,接下来莫树除了对冰封的冻豸肆意辱骂外就是在不停的喝酒,根本没有什么信息透露。

    不过就在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莫树仿佛也累了,躺下后叹道:“哎~!钟离衍娇,哼,要是老子碰上这小妞也会拼命提高实力的,用一颗洞虚初期修士的元婴来换来此女的青睐太划算了,薛师当真好算计。荆律再怎么好用也比不上自己实力的提高啊~!”

    听得暗中窥视的秦放和南流月一阵心惊,终于知道薛史搭上的是那条线了,钟离衍娇,钟离衍兀的妹妹,钟离道宣最为疼爱的孙女,能搭上她,可算是与腾化宗有了斩不断的关系,而两人的报仇之路则变的更加困难。

    “哎,若果我得到钟离衍娇这个个蠢货,还有谁敢轻慢我?!嗯!?还有谁敢轻慢我~~~~”叫破秘密的莫树,在咒骂了一番后,终于不胜酒力,开始躺下,鼾声大作。

    在一旁偷听的秦放和南流月两人,也借机慢慢退回了出来。

    “刚此我真想不顾一切击杀莫树~!”回到房间后,南流月向秦放说道。

    “我明白你的心情,老实说,莫老鼠的做法也让我感觉非常不爽,不过你要怪,还是先怪我吧,要是我够聪明,老荆该可以躲过这一难。”秦放安慰道,他刚到飞熊州就无意中知道莫树要给薛史带灵药的事情,只是怎么也想不到所谓的灵药竟然是荆律的元婴。

    “那怎能怪你,换作是我也想不到,若要怪,只能怪薛史此贼太过狠毒,洞虚期的帮手都说弃就弃,根本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理解。”南流月无奈的叹道。

    “说破天还是薛史在作怪,莫老鼠只不过是一个跑腿的罢了。若不是薛史早在荆律身上施展噬灵符,就凭莫老鼠根本对荆律构不成威胁。”秦放同意道。

    “你说的对,只看看老荆的伤口,便可推断出他是死于然发动噬灵符。所以荆律的死,薛史绝对难辞其咎,今次行事,我定要此贼死无葬身之地~!”南流月恨声道,性格上他远没有秦放那么张扬,今次说出这些话,足见其对薛史恨之入骨。

    “当然要宰了他~!不过现在看来,要对付他却更加麻烦了,不知道这老贼到底施展了什么手段,竟然连钟离道宣的宝贝孙女都拐到手了,所以我们今次行动要格外小心”秦放叹道,他们今次探查莫树得到的唯一有用的消息就是薛史和腾化宗之间的桥梁是钟离衍娇,不过这却是一个不择不扣的恶讯。

    “不错,若不能妥善处理,恐怕被追杀的不是薛贼,而是我们两苦命的小子了。”南流月叹道,毕竟在腾化宗无数的修仙者中打杀钟离道宣宝贝孙女的人,那简直就是找死。

    “你说的对,最好能把他调离腾化宗动手,那就万无一失了”秦放说道。

    “薛史奸猾似鬼,没有一番算计,哪有这样的好事,而且此事现在说来还是过早,毕竟我们现在还是摸不清情况。”南流月叹道。

    “你说的不错,还是见招拆招来的实际,毕竟薛史的修为在我们手中翻不出什么浪花来。”秦放赞同道。

    “但愿如此吧~!”南流月叹道

    “呵呵,月大少很失落啊,我看现在还是找些事做的好。”秦放笑道。

    “做什么?现在我们最好什么也不做,然后参加学徒会,否则我真担心自己忍不住啊。”南流月回复冷静说道。

    “哎~!与虎谋皮啊~!”秦放长叹一声后倒头就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