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知客
    直到距离知客台还有百丈的距离时,两人发现,知客岛云雾掩照之下的迎客台上已经站满了各种各样的修士。

    这些修士,有的如老人迟暮,有的似黄口小儿,有的宛然凡间乞丐,有的如同世家弟子,当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看来早到的不止我们两个啊,不过这知客岛上的待客之道不怎么样啊。”秦放抿嘴道。

    此刻虽然迎客台上已经站满了修士,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重华宗本宗的弟子招待,让他心中不爽。

    “呵呵,别人没有多话,我们还是入乡随俗的好,不然太显眼了。”南流月呵呵一笑向迎客台飞去,他自小在社会底层,对于这些倒是不在乎。

    “哎,没办法,月少有命。”秦放轻叹了一声后跟着南流月向迎客台落去。

    秦放同样对这些待遇无所谓,只是看不惯重华宗这种和凡间门阀一样自视甚高的待客之道罢了。

    “看来都是有备而来啊,都这么神采奕奕。”落到迎客台上后看着分布四周的修士,南流月叹道。

    “这迎客台竟然是用一整块暖玉做成,真是大手笔啊。”秦放看着脚下一尘不染的迎客台后叹道。

    暖玉和寒玉相对而生,虽然没有寒玉名气大,更没有那种遮蔽灵识的能力,但是却有一份静气凝神和舒缓疲劳的作用,用在这迎客台上确实非常合适。

    “大不大到还在其次,有这东西到真的不错,至少对于远来此地的修士回复有不小的帮助,也算是一种好意吧。”南流月笑道,他对着暖玉做成的迎客台到是十分喜欢。

    “好意,我看是示威罢了,你看着迎客台的对面,分明是一种高明的禁制,恐怕我们这些散修想冲进去都不可能,这大宗门的好意倒是厉害”秦放晒道,选徒会还没正式开始,他已经对重华宗这种高傲的姿态十分不满。

    “重华宗毕竟是修仙者四大宗门之一,千万散修向往的地方,如果没有这种手段的保持他们的威严的话,那还能被天下散修追捧?”南流月笑道。

    “这位兄台说的不错,若连这点魄力和威慑都没有的话,修仙者的四大宗门也太叫人失望了。”一个清秀的声音响起道。

    话毕,一个一身白衣,头束金边红丝带的少年从上空落下,少年眉目清秀,若不是发音为男子之声的话,倒像是一个粉嫩的姑娘。

    “这位兄台是?”南流月装作粗声道。

    “呵呵,在下姓豆,黄豆的豆,草名狮童。见过两位大哥。”清秀少年笑道,声音一尘不变的清澈。

    “哼~!老子不认识你,也不是你大哥,你还是一边去找别人吧~!”秦放毫不客气以恶独猖独有的粗旷事情向豆狮童吼道。

    “呵呵,这位大哥好大的火气啊,天涯何处不相逢,相逢即缘分,这位大哥何必拒人与千里之外啊。”豆狮童丝毫不以秦放的态度为意,颇为写意道。

    “话虽如此,但是此地却不合适,毕竟之前你我素不相识,豆兄没事的话?还是找别人吧。”南流月直接道,虽然豆狮童给他的感觉并不坏,但是此时此刻却不宜多生事端。

    “呵呵,两位大哥的戒心他高了,在下乃是一届散修,向来无依无靠,只因和两位大哥前后而至,而欲结个伴而已,既然两人如此在意,小弟里寻找他人便是”豆狮童笑道,笑容中甚至让人感觉有一种天真无邪的感觉。

    “豆兄请。”南流月接口道。

    豆狮童呵呵一笑,略一施礼后,便向其他方向寻找伙伴去了。

    “这家伙有问题。”待豆狮童远离他们之后,秦放说道。

    “恩?虽然此人有些莽撞,但是应该没什么吧,至少我感觉不出任何诡异。”南流月疑惑道,虽然现在危机四伏,但绝不能自乱阵脚,草木皆兵。

    “我知道,我刚才偷偷用金睛看了此人一眼,这人身上隐隐有一层血雾版的气息围绕,仿佛有是一股野兽般的气息,绝不是他表现出来的这么沉稳和清秀。”秦放微微摇头后把自己理由向南流月解释道。

    “是么?如此的话,到真的有些可疑,而且若他真的深藏不露的话,他的修为也不会这是他展现出来的金丹初期这么简单”南流月神情一鄂道。

    “绝对是,不要忘记我们此刻的面目是多么狰狞,他毫不在意的就过来搭讪,绝对有目的。”秦放提醒道。

    “这倒是,刚才我们落下之时,确实有些修士不自觉的远离我们。”南流月点头道,此刻他们展现出来的面目乃是如意鬼面的样子,确实让人胆寒。

    “看来不光是我们,还有很多人目的不纯啊,此人身上或许有敛息法器” ”秦放胸有成竹的说道。

    “若这豆小子身上没有有怜息法器,才可怕,单凭血气就不是金丹期修士能有的,如果脱去伪装,此人的修为绝对恐怖,他要是真来闹事,闹出事来也绝不会小。”南流月摇头说道。

    以他和秦放两人洞虚中期的修为,以及风雷练体的神奇功法,即使对方修为是分神中期也瞒不住两人。

    豆狮童若没有怜息法器又可凭修为瞒住两人的话,至少有分神中期以上的修为,一旦搞出事情,绝对不会简单。

    “算了,不管我们的事,只要他不来惹我们就是。说不定还能趁火打劫。哈~!”秦放一拍南流月道。

    “这倒是,就算是专门来找重华宗麻烦的,也和我们没有关系。”南流月笑道。

    正说着,知客台前本来浑如一体的阵法,突然如水波一样的向两边分开,两队穿着深褐色的修士服的修士走了出来,把散修之士向两边分区。

    “好威严,好气势啊,这群修士这就是重华宗的弟子吧?”

    “应该是,我曾见过他们的宗门弟子,不过好像他们的级别在重华宗不高。”

    “什么~!?这还不高么?每个都至少有元婴初期的修为啊。”

    “难道是来迎接我们的?选徒会提前了?”

    “别别做梦了~!大宗门什么时候会这么隆重来接我们散修,肯定有贵客来了。”

    “哼~!谁有这么大的面子,让重华宗修士迎接。。。”

    “当然有,你这土狍子。。。”

    “你~!”

    随着两对褐色衣服的修士把散修之士分成两边后,散修群中就可使悄声议论起来,这些人中不乏洞虚期的高手,却都不免好奇。

    秦放和南流月也不禁好奇,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大宗门列队迎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