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二百五十一章 宗主亲临
    比起石金来,武双重脸色更差,神色也更加凝重,和纳海两人对看一眼后,都看出对方眼中生出的后悔之心。

    武双重和纳海两人,本来也和石金等人一样的打算,虽然选徒会是修仙者盛事,但是还不足以引动向谷仕元和钟离道宣这样的一派宗主的关注,至多就是樊无恨这种高手主持罢了。

    所以他们此次前来也毫无顾忌,连一个手下都没带。

    如果早点知道有谷天元和钟离道宣在话,即使用八抬大轿请他们,他们恐怕都不会来。

    因为在海中的话,即使是谷天元和钟离道宣这样的存在想在茫茫大海中找到他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到了海岛上则不同了。

    一宗之主,大成期,那可是可以轻易抹杀他们的存在啊。

    而更为可气的是,在现在这个个情况下,不论武双重还是纳海怎么想,怎么不愿意,都必须死撑下去,否则一个不好,名声尽毁,绝对可算的是千年道行一招尽失。

    毕竟选徒会如此盛会,大宗门齐聚,散修成片,人是丢不起的。

    和这几个大人物忐忑不安截然相反是,迎客台上的一众散修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意外却是欣喜异常。

    他们不但没有恐慌,反而展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癫狂,几乎人人都是一副充满渴望,两眼放光的样子。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知道,此次的选徒会得就是一个绝佳的机遇。

    谷仕元和钟离道宣是什么?

    那可是修仙者四大宗门的宗主,高高在上的大成期存在。

    别说这群散修现在,就是他们再苦修百年,也未必可以触摸到的两人的衣角。

    谷天元和钟离道宣两人来此观看选徒会~!带来的绝不是多了两双观看比赛的眼睛,而是无尽的荣耀和未来。

    如果在这两双眼睛的注视下,从此次选徒会上脱颖而出,甚至大放异彩的话,那么将来在大宗门内乃至整个修真界的前途,就可说是一片坦途,光彩无限了啊~!

    不过正在散修一片狂热的时候,一声沉重的冷哼却适时响起,把众人从狂热中震醒。

    这时一众修士才想到,除了机遇外,钟离道宣和谷天元代表的还有大宗门的至上威严。

    好在这些散修大都是一些老而成精的油滑人物,在震惊一下后,脸上的差异便一闪而逝,深深的隐藏起来,远比众人初到此地之时更加低调。

    而纳海、武双重代表的破荒海妖修和远道而来的石金和童虬在这生闷哼之后也都有些不自然起来。

    虽然都是客人,樊无恨也是一如既往的热情,但是差距终究是差距,只要有谷天元和钟离道宣在,他们就是次一等的高手,说到哪里都不会改变。

    这次无论是妖修一方,还是石金、童虬一方,想在选徒会捞到好处的话,定然会变得十分困难。

    现在四人中,童虬的脸色最为自然,一惊之后便看不出一丝一毫的不妥。

    而纳海和武双重虽然脸色不好,但总还算是不温不火,毕竟除了自身安全外,选徒会牵扯的利益和他们关系不大。

    只有六合仙道的石金的脸色在闷哼之后变的有些阴晴不定,心中更是隐隐后悔刚才和武双重意气之争。

    虽然两人的比斗是浅尝辄止,但毕竟是闹了一阵,对于极爱颜面的谷天元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一个不好的话六合仙道这次选徒会之行就颗粒无收,凭白折损了六合仙道的名声。

    “好家伙,这就叫名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了,只凭两声冷哼,就把包裹破荒海妖修在内的各方势力震慑住,这谷天元的修为恐怕绝对不下于钟离道宣。”秦放有些渴望的向南流月传音道,他此刻表面上和众多散修一样,静坐等待,心思却不再此。

    “这个也算在意料之中,谷天元作为一宗之主,没有点手段怎么能行,倒是这钟离道宣代表的腾化宗一行人有些出乎意料,竟然来的这么早。”南流月同样装模作样的盘坐好后传音道。

    “不错,这确是一个意外,而且这个意外给我们的带来的麻烦还不小。看不到这一行人的话,薛史和钟离衍娇的关系就无从判断,他是不是在腾化宗一行之中也就很难说了。”秦放分析道。

    “现在这迎客台上也根本没有一点薛史的气息,应该是没到或者到过已久,而从莫树口中对于薛史和钟离衍娇的关系来看,薛史应该有九成机会是在腾化宗这一行之中,假如这样他都不在腾化宗的队伍里的话,这个薛史的心思到真的值得我们推敲了”南流月猜想道。

    “这倒是,算了,现在考虑也是全无头绪的胡乱猜想罢了,只要留心盯住莫树就可以了,倒是周围这些对手,值得我们留心些。”秦放看了一眼距离阵法之门最近的莫树说道。

    “自然要小心些,虽然我们不在乎输赢,但是其他人可不这样,一个不好恐怕不止阴沟翻船,恐怕性命都有危险。”南流月同意道。

    “根据我的探察,这些修士中,至少有五个人,能带给我一种危险的信息。”秦放表情认真说道。

    “五人?居然这么多?我也只能猜中其中的四个,那最后一个是谁?”南流月诧异道。

    “这五个人之中,那豆狮童当算是第一个,这个自不用我多解释,还有四个中,距离莫树很近的那个一脸蛮像的家伙算一个,别看他一脸憨态,仿佛无害,但是只看此子偶尔露出的眼神便可知此人绝对危险。”秦放解释道。

    “恩,不错,还有两个,应该是那个一脸娇气的中年美妇和那个身材略显佝偻的老者,只是那最后一个到底是谁?”南流月看了一眼远方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修和一个一身土黄色服装的老者后接口道。

    “呵呵,看不出吧,最后一个就是那个家伙。”秦放暗指了一下距离两人仅几步远的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人。

    “他?你确定?”南流月疑惑道。

    秦放暗指的那人,无论是相貌身材,还是气息波动,都极为平常,甚至是行为举止,无一不是平凡之极。

    除了那一双紧紧闭起的眼睛外,此人绝对是属于那种,放在人海中便可消失的小人物。

    “不错~!就是他了,比赛遇到一定要小心此人。”秦放言语中透着自信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