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谷落花
    当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再次醒来的时候。

    一个态度傲慢的重华宗弟子便进来告知他们,一定要在正午时分之前,去知客岛中央的无漏湖,等待选徒会的开始,否则则为弃权处理。

    说罢此人又解释了一遍方位后,便不顾两人的惊诧独自离开,态度显的颇不耐烦。

    “看了么,一个不入流的弟子都这么嚣张,看来所谓的散修还真的不值钱,怪不得这么多修士要削尖脑袋往宗门里钻了。”看到重华宗弟子嚣张的态度,秦放嗤之以鼻道。

    “宗门?不过是修真界的士族罢了~!何必和他们制气。”南流月淡然道。

    “呵呵这倒是,不过无漏湖有什么门道么?为什么比斗要在湖面上举行么?”秦放连忙转移话题道,他知道南流月现在看似平静其实应该非常愤怒,因为这个兄弟一切都好,不过却最看不过那些门阀豪族的嚣张嘴脸。

    “不知道,入乡随俗吧。见识一下这大宗盛况也不错。”南流月淡然应道。

    “呵呵,别说的这么无趣,怎么说也是百年一见的盛会,定然热闹非凡~!”秦放到是一副十分期待的样子道。

    “呵呵,走吧,秦大少爷,再晚你的盛会就看不到了。”南流月笑道。

    “恩,走吧。”秦放申了一个懒腰后应道。

    “哇~!果然是盛况啊~!看着气势,老子要是坐在最高处,岂不是一副睥睨天下的样子。哈哈哈哈”来到无漏湖,看着眼前的景色秦放不禁叹道。

    “不错,这重华宗到果然很有几分气势。”对于秦放的看法,南流月欣然同意道。

    因为眼前的情景不得不让他们惊叹,无漏湖和知客岛一样,根本不能算作湖,即使叫做无漏海也不为过,湖心中央一个倒置漏斗形状的岛屿。

    最奇特的是,岛屿最中间的的巨山顶端,俨然又是一个小一号的漏斗状山峦压在其上,在顶端形成一个方圆数百丈的平面。

    平面上是一幢奇异的庞大塔状建筑,几乎覆盖了整个岛顶。

    不过和普通塔状建筑不同的是,此塔有八个面,每一个面的中间部位,分别有一根数十丈粗细的树枝般的枝条向湖面伸出,仿佛是生出八条手臂的巨人一般。

    而众人比斗的场地就设在这臂膀的尽头,那快仿佛被握在巨人手中的一面面巨大圆盘之上。让整个场面显的异常宏大。

    “怪不得叫做无漏湖了,看那连个互相顶尖的漏斗,想漏也没地漏啊。”秦放向南流月笑道。

    南流月还没及大话。

    一旁负责引导的一个重华宗弟子便平静解释道:“这位道友误会了,此地之所以被称错无漏湖,完全是因为岛中上那颗巨大的无漏树,而不是因为那两个互相对顶的岛屿。”

    “你说那个巨塔是一颗树?”秦放愕然道,他已经忽视了这个重华宗弟子的温和态度。

    “恩,不错,此树叫做无漏树,乃是我重华宗第十代宗主被称作东华道君的故南山,故宗主,从沉寂之林中移植而来的,距今已经数万年了。历经这些年月,此树已是和此地的观云阁并称为我重华宗知客岛两大胜景了啊。”这个态度温和的重华宗弟子一脸崇敬的说道。

    “是无漏树么?这我倒知道,听闻此树虽不入妖兽级植物,但是身体巨大而且生命顽强,即使树心掏空也可活着,是建筑洞府的绝好材料。”南流月愕然道,他对植物了解甚多,自然知道无漏树,只是没想到这颗巨塔就是无漏树罢了。

    “恩,此塔就是无漏树,而且此树不但活着,还远比一颗无漏树厉害的多,此树上有故宗主刻下的三百六十道镇法,以可算的上是一件绝世的法器。”重华宗弟子自豪道。

    “呵呵,这位世兄和其他人不同啊。”秦放突然笑咪咪的盯着这个重华宗弟子道。

    “恩?有何不同。”重华宗弟子一愣道。

    “呵呵,至少你的眼睛长在该在的位置啊”秦放暗笑一番道。

    “恩?呵呵,道友过誉了。”此人已不是庸才,一听之下便明白过来,秦放是自讽刺自己重华宗弟子眼高于顶。

    “呵呵,兄台不必介意,我这兄弟生性就是如此,不知道兄台怎么称呼呢?”听到这话,南流月连忙开解道。难得一个向导,他可不想被秦放气走。

    “哦,是在下疏忽了,在下谷落花,重华宗弟子。”那个重华宗弟子和气道。

    “什么~!你就是谷落花~!”秦放愕然看着这个一身普通弟子装扮的家伙道。

    “怎么有什么不妥么?”谷落花茫然看向自己身上道。

    “呵呵,没什么,他只是没想到堂堂一个重华宗少主回来迎客罢了。”南流月笑着解释道。

    “呵呵,原来如此,这位道友不必惊讶,我也是重华宗弟子,自然也要为重华宗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谷落花淡然道。

    “呵呵,小子倒是实在,居然不怕我们。”秦放指着自己的脸道。

    “不过皮相而已,道兄有何可怕?”谷落花温和道。

    “话有不周请谷兄见谅,重华宗要是人人像你一般的话,你们宗门定然远胜于今。”南流月认真道,他能感觉到谷落花的每一句话都是出自真心。

    “爷爷最不喜欢我这般样子,他总认为我应该有少主的气魄。”谷落花苦笑道。

    “这些以后再说吧,谷兄,请问我们能因该怎么去比斗场呢?”秦放问道。

    “哦这个简单,每个修士都有对应的擂台,甲乙丙三台为金丹期修士比斗场所,丁戊己为元婴其修士的比斗场所,洞虚期散修较少只有庚辛两个台子,壬字台你们看不到,深在湖面以下,至于癸位么乃是比斗会的主持所在。你们按照自己的号码去擂台就是,每一个擂台下均有接待弟子的。”谷落花解释道。

    “我是丁字四十二号,我兄弟是戊字七十号,那我们岂不是要分开擂台比斗”秦放接着问道。

    “不错,不过这样才好,难道你们要相互争斗一番么?”谷天元奇怪道。

    “呵呵,只是不想分开罢了。”南流月笑道。

    “原来是这样,呵呵,两位感情真好,哦恕在下失陪了,又有选手过来了。两位道友有机会再见。”谷落花把两人引入道路后,又去接待新的散修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