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五十九章 首战
    “小子~!放聪明点自己投降吧,否则我瘟神黎红可让你生不如死。”病态中年却不知道秦放的心思,弗一上台便嚣张的向秦放叫嚣道。

    这声叫嚣,却让本来就心情不爽的秦放不禁一乐,不过不是心情变的更坏,而是真的感觉对方有些好笑。

    因为黎红虽然一副骄傲无比,气焰嚣张的样子。

    但是在秦放看来却不过是此人在自吹自擂罢了,连经历过雁都市坊之困,有过顾画师这样名师指点后的他,都不知道的修士,再厉害,程度有有限。

    只是秦放的这种想法虽然没错,却有真的些错怪黎红了。

    瘟神黎红和他弟弟瘟仙黎宾在散修之中算是极为辣手的存在了,甚至在一些小宗门轻易也不愿招惹他们。

    而秦放不知道的原因也很简单,他和南流月修真时间不长,对于修真界的大部分认知来自于孟步书、沈天寿和顾画师三人的指导。

    其中孟步书虽然开启他们对于修真的认知,但实际上孟步书也是一个修真界的门外汉,对两人教导的不多。

    而沈天寿和顾画师两人,一个是大成期的超品级妖兽,一个是大宗门的嫡传弟子,修为高强自不必说,他们的眼界同样也是非常之高的。

    能被沈天寿和顾画师讲解和叙说的修真者,本身绝对是名动一方或者极为危险的人物。

    让他们来讲述诸如黎红黎宾这样的二流人物自是不可能的,以为对于沈天寿和顾画师来说,黎红这个层次的修士,根本不用记住。

    黎红这个层次的修士,除非真的逆天,进入渡劫期,否则只能在散修之间传颂,不会被大门弟子或者大修士记住的。

    所以黎红的名头,秦放自然不会听说过。

    “呵呵,你这黄脸“婆”倒有意思,名字都起的这么脂粉气。像极了春花楼的红阿姑,黎红?丽红吗~!哈哈~!”确定自己真的不知道对方之后,秦放便露出一个爽朗的神情笑道。

    只是那样子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他在嘲笑对手,反而让人生出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不过这话一出,却气得本来不急不慢迈着短步的黎红身形一晃,眼睛更是露出一副吃人的凶光道:“好,好,好~!果然是后生可畏,那就让你尝尝红阿姑的滋味~!”

    说罢,黎红把手一挥,一道似凡间纱布般红纱状法宝便迅捷无比的赢面向秦放裹去。

    黎红号称瘟神,除了本身修为高深,善于驱使毒物外,心狠手辣也是其名号由来的原因。

    此人一开始的嚣张的劝说并不是出于好心,只不过是想凭借自己的名头吓退对手,而尽可能的为以后的战斗保留实力罢了。

    如今见秦放不为所动,便丝毫不留情的抢先下手,出手突袭。

    看到黎红的动作,秦放那里还不知道对手想先下手为强的想法。

    只是本来可以做出的反应,秦放却不得已放缓节奏。

    因为此刻秦放不但要把修为压制在元婴中期,还要胜的不被人察觉,所以只能装作不及反应的神色一呆。

    只是让秦放想不到的是,黎红的狡诈显然脱出来他的想象。

    就在秦放准备躲开的时候。

    原本急速飞向他的那条飘带状的红纱法器,陡然加速,而且在快要触及他的时候,瞬间扩大数百倍,遮天蔽日般的向秦放裹去。

    此刻秦放再想要躲开的话,就只有跳出比斗台一途。

    只是更让秦放意外的是,对手黎红根本没打算逼他离场,而是一心要置他于死地。

    那片遮天蔽日的红纱直接在黎红的控制下,不是扑赶,而是缠裹,

    原本直线的红纱,陡然间从四面八方的向秦放裹来,呼吸间,红纱变把他包裹成了粽子一般的存在,即使秦放想要跳出都不可能。

    “哼,怎么样红阿姑不错?!不过还没完~!”看到秦放被包裹住,黎红叫嚣着再次把手一抖。

    一道金线便笔直的向被裹得无法动弹的秦放射去。

    显然刚才秦放的一番话让此人动了真怒,使得他不惜耗费灵力也要把秦放擒杀当场。

    然而出乎黎红意料的是。

    本来包裹秦放的红纱法器突然犹如被无数利刀划过一般,碰的一声便化作漫天飞舞的布条,而他发出的那道金线,也被秦放间不容发的躲了过去。

    “咦~!雷属性灵力啊,呵呵,想不到这个面目可憎的家伙居然拥有罕见的雷灵力,哎~!还以为是这个什么瘟神一边倒的比赛,有了这个不定因素的话,到有些意思了。”一旁的评判冯诺惊讶道。

    雷属性灵力可不是普通的灵力,是极其稀少的特殊灵力。

    一般人只会是金木水火土五种灵力,其他诸如雷灵力、风灵力,光灵力、甚至是暗灵力等都是极为稀少的特殊灵力。

    拥有这些特殊灵力的修士,即使不能被直接选中,也有可能获得法外开恩的机会。

    “恩,想不到你还有些斤两,不过毁我法器,小子难道一死。”看到法器被毁后,黎红面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道。

    “呵呵,雕虫小技罢了。你要有能耐自来取我性命便是。”秦放笑嘻嘻的看着诡笑的黎红道。

    刚才发现退无可退,秦放果断的在红纱及体之前实战荆雷甲把全身覆盖起来,再通过毫光般微小的灵气外方直接撕裂了黎红那件红纱装法器。

    只是让秦放意外的是,法器被毁后,黎红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疯狂。

    然而当就在秦放感到错愕的时候,陡然感觉背脊一凉,仿佛有什么东西扎向自己一般,惊的他连忙脚起雷暴,差之毫厘的躲过背后袭来的劲力。

    躲过之后秦放才发现,自己躲过的竟然还是仍是一条金线。

    “黄脸婆什么时间出手的。”秦放心中不免惊诧道。

    因为即使被对手困在红纱之中时,秦放也没有放松一点点的灵识探查,对手有什么动作自然可以了然如心。

    而刚才那种突来的袭击,秦放竟然没有在对手身上发觉一点征兆,让他不禁有些错愕。

    不过秦放错愕的同时,黎红也是心中一惊,在他看来,无论是谁都不会躲过他这毫无征兆的一击。

    而秦放不仅躲开了,所施展的法决,也是他从未听闻的,两相比较,让黎红不禁心生畏惧。

    只是,恶向胆边生,畏惧之中,黎红眼中杀机大盛,双手同时向前一指,两道金黄色的亮线再次向秦放射去。

    然而有了上次的经验,秦放已然对黄线攻击了然于胸,这种直接攻击的法器,只需不动金砖便可挡住。

    黄光刚刚亮起,不动金砖已被秦放寄出,迅猛的挡在了他和金线之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