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六十二章 遇贼
    鼎炉下的秦放虽然由于如意鬼面的原因看似毫无变化,实则已经痛的瓷牙咧嘴了。

    刚才身体异变的同时秦放便想到了最初黎红施展的那抹红丝巾。

    怪不得黎红对于法器损毁毫不在意,原来是因为这件法器的存在就是帮助黎红下毒。只是没想到黎红用的不是杀人用的毒,而是以折磨人着称的一级魔兽焚心蜘蛛的毒罢了,秦放不禁暗思道。

    不过虽然黎红的恶毒让秦放愤怒异常,却并没有打断秦放的冷静。

    异变突起的时候,秦放便想好了对策,他一面痛叫,一面布置好云雾车和不懂金砖护身。

    毕竟以黎红的恶毒,绝不会应为他中毒而放弃直接杀掉他的。

    果然,和秦放想的一样,黎红在其毒发的一瞬间便放出了走磷兽,好在有了云雾车的掩护,走磷兽这种一根筋的魔兽竟然直接撞在了不动金砖上。

    虽然走磷兽爆发力巨大,但是不动金砖的地级中品防御性法器的威力也不是盖的。

    走磷兽虽然撞进了不动金砖,但是同样撞掉了自己的小命。

    而秦放也有了在这刹那之间发出雷刀的时间,虽然是威力最小的雷刀,但是胜在速度极快,在黎红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使得他暂时失去了移动能力。

    一旦没有了躲避的能力,黎红不过是雷火刃试刀的靶子罢了。

    看着手上渐渐退去的那一抹红色,秦放知道自己的毒已经被提香炉收取完毕。

    而直到此刻冯诺才想起宣布秦放为胜者,进入下一轮。

    不过秦放倒是不介意,微一施礼后便退下擂台,坐到了擂台一旁独自盘坐回复实力。

    丁字台上只剩下一脸惊愕的散修,和一个无人问津的尸体。

    丙字台的主持同样是一个分神初期的修士。

    不过和丁字台的冯诺不同,这位主持者,身宽体胖,极为肥大,若是按秦放的思路来说话,此人应该算是一尊肉山。

    而且此人和冯诺的循循善诱不一样,比斗一开始,这名叫做霍遁的主持者,便碰的一声我倒在早就准备好的石床上。

    巨大的冲击力,震压的石床咔咔作响。

    躺定之后,此人才一手解开衣襟,一手扇着蒲扇的宣布,这选徒比赛的禁忌,而后更是不等众人询问便直接宣布比斗开始。

    和秦放的一番械斗一样,作为秦放兄弟的南流月同样也是运气背到了极点,他几乎是最后一个才被抽中进行比斗。

    不过让南流月意外的是,他的第一个对手竟然是一个既在意料之中,又出乎意料之外的对手。

    刚一上台时,南流月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叫做白十的对手有什么铁别。

    因为此人根本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一身略显陈旧的修士服,一副平凡之极的脸,若是说有什么值得南流月警惕的话,恐怕就是背在此人背后的那杆土黄色的巨大番杆了。

    “在下恶独猖,请指教。”虽然是对手,但是南流月还是表现了该有的风度。

    谁知白十在听完南流月的话后,先是一皱眉,随即竟然慢慢向南流月走来。

    直到两人已经几乎碰在一起时,此人才在南流月耳边说道:“奉薛史令,你滚~!”说罢自顾自的向回走去。

    不过,这话一出,让本来平静的南流月猛然一愣,真是黑夜不能说鬼,刚才还在和秦放谈论薛史暗钉的问题,没想到第一局居然碰到了,而且对手还毫无顾忌的直接让自己滚出去。

    虽然这可以说明他和秦放猜测的是对的,但是却丢给了他一个难题,若是对方不表明身份的话,那他自然可以将其击败,事后只推说不知就是。

    但是这样一开始就被对手表明身份,南流月还要比斗的话,恐怕早就知道内情的薛史就会看出什么破绽啊。

    若想继续蒙混下去的话,只有一个方法了,那就是以狠辣的手段直接灭杀对方,时候自然可以推的一干二净,即使薛史知道也不好怪罪,最多以为他想要进入大宗门罢了。

    “哎~!是你自己找的,怪不得我了。”南流月心中苦笑一声后,身体便犹如一阵清风般,向白十飘去。

    “恩?!你敢反抗~!”感到背后有异的白十轻喝道。

    虽然威胁对方,但是要做白十这种人,第一要诀就是警惕,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保持警惕。

    所以在南流月移动开始,白十便感觉到了威胁。

    不过感觉归感觉,能不能挡住,确实另一回事。

    白十还不及转身,一股强大的压迫力便瞬间到了胸前,骇的白十普通一声趴在地上,竟然全然不顾修士的脸面,用这种类似流氓打架的方式躲过了南流月的必杀一击。

    南流月也没想到对手居然会用如此手段躲过自己的攻击,不由的一愣。

    然而就在这个功夫,本来扑到在地的白十背后竟然向上,舒~!的向上射出数道寒光。

    迅疾无比的向南流月胸前钉去。

    匆忙间南流月也不及思量,只能勉强招出一块龟甲檀来护身。

    不过这些寒光来的甚急,两人的距离有太紧,匆忙间根本护不周全。

    寒光噗噗噗~!的突破了还未出全的龟甲檀后仍旧打在南流月的身上,发出一阵急响。

    南流月也被冲击力撞击的向空中飞去,只是飞的样子有些奇怪好像不着力一般。

    咦~!看到这个情景,白十一声意外,身体也不弹起,而是如游蛇一般的向一边空地滑去,引起一干散修的惊诧。

    若不是肯定他是修仙者的话,恐怕在场的散修都会把他当作妖修看待。

    不过和众人的惊讶表现不同的是,那个如肉山一般半卧的霍顿,却仿佛不见一般的发出一声闷哼,让散修们都不自觉的收起意外之心。

    而飞向空中的南流月此刻一阵后怕,刚才巨大的冲击了直接冲过了龟甲檀的防御射在了他的身上,要不是有铁蛮赠与的黑炎甲的话,只此一下恐怕就受伤不轻。

    而当南流月细看时才发现,那些击中他的东西不过是一些细小的沙粒罢了。

    “这家伙是土系修士,不过好强的修为啊,恐怕至少已经有元婴后期的修为了,怪不得如此,咦~!不对,薛史不过金丹后期的修为,这家伙的修为远高于薛史,薛史有什么手段可以指挥这些修士。”借助白十的攻击和自身的风力,慢慢上扬的南流月不禁想到。

    只是思考到一般便发觉了其中的古怪,心中更不不免惊诧,毕竟薛史的实力远比他的对手要弱小的多,眼前这个修士如果不是被威逼利诱的话,那么薛史的暗中势力就很值得推敲。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