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六十四章 血炼
    “恩?!”看着这种意外的变化,南流月一愣,随即身上绿芒闪动,一件由一线藤编制而成的细密铠甲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几个呼吸之后,南流月就淹没在这片绿色之中。

    而且不仅如此,完成铠甲之后南流月再次手指向天,在空中迅速急转一圈。

    一个若有若无的淡青色的旋风就把他包裹起来。

    这股青风实在不起眼,不过南流月清楚,这看似柔弱的青色之风,虽然略显单薄,实则威力惊人,仅仅是他运转的速度,就足够把侵入范围内的一切东西,瞬间撕成碎片了。

    有了青色风甲,一线藤铠甲和黑炎甲的三层防御,才让南流月心中稍定,毕竟对方的法器寄出的那种古怪现象,让他根本无从下手,只能尽可能的提高自己的防御了。

    不过就在风甲形成的那一刻,南流月突然间感觉自己不能动了,身体表面不知何时已经被一层极为轻薄的土黄色微尘覆盖了。

    而这些覆盖的微尘刚一形成,便犹如一层浑然一体的晶石一般,硬生生的吧南流月包裹成一尊雕像。

    而且被包裹其中的南流月在同一时间间,发现了一件更可怕的事情,他自己的灵力竟然在一同间,仿佛被禁锢住一般,丝毫无法发出体外。

    “呵呵,可怕么?哈哈哈哈,让你滚你不滚,那就死吧。”看着被困住的南流月白十狞笑着,不过却不急着对付南流月,而是治疗起自己的手臂来。

    不过这种看似托大的情况,实则是白十对自己的这件法器相当有信心。

    这落沙番来历可不同寻常,虽然外表朴实,毫无特别,但是可是货真价实的天极中品的法器,即使被白十得到的时间不长,也被他经过精心祭炼过,此番已经是白十看家的法器,一旦施展,从未失手。

    不过就在白十治疗的时候,包裹住南流月的那些浑然一体的沙尘,竟然出乎意料的忽然洒落下来,而南流月则像蒙尘的琉璃一般,一个轻轻的抖动,便焕然一新。

    “这怎么肯能~!”远处的白十看着这不可思议的变化,脸色顿时便的惨白,惊诧的连自己治疗中的手臂都忘记了。

    只剩下一双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仿佛拍落粉尘一般抖动的南流月。

    要知道给他这件法器的人曾经说过,只要他运用得当,元婴期的修士根本破不开这个法器的特殊手段的。

    “呵呵,些许微尘,也值得你骄傲?”看着惊讶的白十,南流月笑道,他知道现在他笑的越开心,对方就越害怕。

    不过南流月心理清楚,要不是他的真实修为不是元婴中期,而是已经到了“洞开周身万千穴窍,虚纳百万世界灵髓”的洞虚境界的话,恐怕这次真的会被白十困死。

    因为当南流月发现自己的灵力无法外发的时候,确实让他一阵心惊,不过好在经历过诸端生死的他,在第一时间便恢复了冷静。

    冷静下来的南流月很快便想到,能和全身土尘对抗的话,只有试试他自己那周身无一不洞开穴窍,毕竟那些毛孔穴窍也是覆盖全身的。

    当南流月试着从每一个毛孔都发出一线藤那种细藤的生长力量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想法果然没有任何问题。

    灵力轻易就可以催动植物生长。

    于是南流月把每一丝一线藤的力量都分到全身的毛孔中。经过几个呼吸的控制指挥后,那附在身上牢不可破的土尘便在生机的力量给下给完全剥落了。

    “你~!你,怎么可能。”虽然南流月的变化显而易见,但是白十还是不愿意相信,毕竟这落沙番就是他最后的依靠了,如果这个都不能战胜对手的话,那他剩余的其他力量就跟别说了。

    拼了~!看着慢慢欺近的南流月,白十把心一横,猛的向舌尖要去。顿时一股鲜血流出。

    待鲜血丰足,白十手中法诀连掐,张口便将鲜血向落沙番喷去。

    兹~!兹~!鲜血一碰到落沙番,变相冷水碰上热炉膛一般,发出一阵古怪的声音。

    不过声音过后,一股血红的纹路便如同蜘蛛望一般快速的向番布周围扩展出去,形成一条条犹如人体血脉般存在。而且若是细看的话,甚至可以发现这些血脉在慢慢的搏动,犹如有了生命一般。

    “血炼之物~!”看着这个情景,南流月一惊。

    血炼法器,和妖修的本命法器一样,都是和自己生死相关的东西,一般只有妖修才会祭炼这种以自身精血为祭炼方法的法器。

    比如曾经和他们对敌的赤翦,就有一套用青蜂尾针血炼而成的法器。

    但是这些血炼之物和修仙者基本绝缘。

    一来修仙者炼器上远胜于妖修。

    二来修仙者的身体强度毕竟不如妖修,没有强大**的支持,一旦法器损毁,身体上的伤害可不是可以简单化解的。

    所以南流月根本没想到,作为一个修仙者的白十竟然会使用这种血炼法器。

    不过虽然没想到,但是南流月还是在第一时间做好准备。

    血炼法器拥有的可不只是和主人生死相连的危害,还有和危害相对等的恐怖威力。

    所以明知道对手使用的是血炼之物,南流月没道理不足准备。

    “哼哼,你,你,你死定了。呼~!呼。。。”看着戒备中的南流月,白十恶狠狠的说道。

    只是此刻白十的样子实在不敢恭维,本来就变的煞白的脸色,现在更是没有一丝血色,仿佛哭鬼一般。

    身体更是仿佛随着那一口鲜血流失一般,显的赢弱非常,说一句话便要喘上半天。

    仿佛这次施法,耗尽了他的生机一般。

    只是即使白十的状态看起来并不乐观。

    但是白十带来的危机却是巨大的。

    南流月很清楚危机的所在,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在白十身前,那杆仿佛长满血脉似的落沙番却绝对是可怕之极。

    “给我杀~!”就在南流月思考的档口,白十突然颤抖着指着南流月恨声道。

    随着白十这声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杀字想起,本来静止的落沙番便仿佛活了过来一般,千万条血红色的血脉般的东西,陡然划出番面。

    犹如春天里舞动的无数柳枝一般,鞭打着向南流月急速射去。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