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灭杀
    “恩?出~!”看大到这个出乎意料的诡异情景,南流月一阵疑惑。

    不过疑惑只是瞬间,随着落沙番的诡变,南流月低呼一声,便招出一块巨大的龟甲檀挡在身前。

    毕竟这些血脉最然狰狞,但终究算是有迹可寻。

    远没有白十之前施展的那种无影无踪的烟尘那么诡异。

    只要不是看到不的危险,直面的袭击,南流月总还是有办法挡一挡的。

    不过就在南流月招出龟甲檀迎向诡异血脉的同时。

    笃笃笃笃。。一连串急响,那柳条般挥舞的血脉状纸条便毫不费力的插入了龟甲檀中。

    而且,这些枝条弗一插入,南流月便感觉到了不妥。

    因为就在这些血脉刚一触到龟甲檀的时候,龟甲檀中的汁液仿就佛被漩涡吸取一般,迅速的向血脉纸条一边流去。

    几个呼吸的功夫,原本生命力旺盛的龟甲檀便变的犹如一团枯燥的腐木,碰的一声,炸作漫天粉末。

    “恩~!?”看着往常坚如钢铁的龟甲檀瞬间便炸作漫天木屑,南流月心神一震,呼的一声便向空中飞去,速度之快,让人咂舌。

    不过,下一刻,南流月就没法在冷静了,那些吸干龟甲檀汁液的,血红色枝条,犹如长了眼睛一般,开始准确无误的向他飞行的方向袭来。

    而且南流月发现这些袭来的血脉枝条,比之他想象的还要厉害,每次袭击均是前后有序,错落有致,竟然仿佛阵法演练一般。

    “这是什么鬼东西。”血色纸条的变化让南流月心下不禁愕然。

    “你走不了的,落沙番有了我的血液温养,威力放大何止一倍,你等死吧~!”注视着南流月逃窜,白十略微有些气力的说道。

    显然在经过血色枝条这番变化,让白十恢复了一些体力。

    “未必~!”南流月冷哼一声,身体便变的的犹如柳絮一般,随着血色枝条的攻击,上下飞舞。

    使得大部分的血色纸条无功而返。

    “停~!我宣布这场比赛停止~!”就在两人胶着的时候,本来对比赛漠不关心的大胖子霍盾突然低喊了一声,震慑的场中中人心中齐齐一颤。

    不过让南流月意外的是,就在他想要停手的时候,却发现,白十仿佛没听见一般,还是部位所动的直接控制的落沙番向他猛攻。

    “小子,前辈说的话你都敢不听,活的不耐烦了。”一个仿佛烈火般的声音高叫了一声后,一个一身红装的修士便跳了出来,挡在南流月身前。

    “死~!”白十依然不为所动的低呼道。

    “哼,给我废~!”烈火般的声音陡然一震,一股强大的火劲犹如焚天毁地一般的向着飞舞而来的血色枝条射去。

    然而下一刻,此人便再也说不出话来,一根根的血红纸条,根本无视此人发出的烈火,如同钢针一般,根根刺入此人的身体。

    此人还没来的及惊叫,肉体便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萎缩下去,片刻之后,便如同刚才的龟甲檀一般,炸作飞灰。

    “道友~!”南流月一声低呼后,身形陡然一快,原本轻灵的身形突然焕发出蒙蒙青光,向一道疾风般的掠了出去。

    本来南流月还想慢慢研究一下落沙番的这种变化,在伺机把白十拿下,但是突来的杀戮,让他心中一愣,不由的施展其御风诀,以自己目前修为的最快速度向白十杀去。

    “想杀我,你没机会~!”白十看着南流月的变化,陡然一掐手决,元被追击南流月的血色枝条便犹如自动编补的苇条一般,迅速的在他身前编织成一张如同渔网般的防御法器。

    看着这个变化,南流月冷哼一声,一个椭圆状的法器便被其丢了出来,此物黑中发亮,朴实无华,正是地级上品法器龙筋刺。

    望着这个不急不徐的向自己飞来的椭圆形法器,白十不禁想要讽刺一番,这样一个慢腾腾的东西怎么能伤害的了他。

    然而下一刻,白十便知道自己错了,之间飞动的南流月把手一抖,手中便出现了一个诡异黑色的羽扇,只一扇,这个很不起眼的椭圆形的法器便被吹动的犹如劲弓射出的弩箭一般,以肉眼难辩的速度激射而来。

    算来也就是白十一愣神的功夫,变化又起,这个椭圆形的法器在激射中竟然彭~!的一声炸作漫天飞刺,瞬间便遮天蔽日的向白十打来。

    眨眼间,漫天的飞刺便把一脸惊愕的白十打成的犹如捞米的筛子一般存在,夺去了他的生机。

    而那兵分射出的万道飞刺便再杀掉白十后便再次集成一团没入南流月手中,消失不见。

    “哼~!不知死活,活该~!”等毫无生机的白十彭~!的一声倒在擂台上时,大胖子霍盾才冷哼一声,蹒跚着向场中的落沙番走去,竟然是想把落沙番收入囊中。

    看着这个变化,南流月眉头一皱,冷声道:“霍主持~!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自然是收回此番了~!”霍盾不阴不阳的答了一句后接着声音转冷道:“怎么,你个小辈有意见~!”

    “有~!刚才你明明有能力救下那个修士,为何非要坐等他被杀~!这也是你这个主持的本分~!如此做派你还有什么脸面来那此物。”南流月冷指着落沙番,哼一声道。

    刚才的那个散修明显是为了献媚霍盾才插手比赛,但是霍盾却毫不意动,仿佛看着那人送死一般,让南流月心中极为愤怒。

    只是南流月忽视了,现在这个场合。

    果然此话一出,台下一片惊愕,要知道,霍盾既然是这里的主持者,那就相当于他们命运判官,只要霍盾愿意,完全可以决定一个散修的命运。

    而且根据选徒会的规矩,被杀散修的物品确实是属于主办选徒会的大宗门所有。

    所以霍盾做的没错,而南流月的行为这太过大胆。

    “你个野修懂。。”霍盾话到一般便嘎然而止,他本想给南流月一个教训,但是看向南流月的双眼时,心中陡然一震。

    因为霍盾发现,眼前这个散修那双一双仿佛冰冷的冻人的眼中,压抑住要噬人怒火,这股怒火,让已经分神期的他都感到心中发怵。

    “哼~!”见到霍盾哑口,南流月冷哼一声,便把落沙番拔落手中,一眼不发的向场外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