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六十六章 震慑
    “等等~!恶独猖,这不是你能得的。”看道南流月快要走出比斗场,霍盾突然道,只是这次声音中少了不少傲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凭什么?”南流月依旧是那副冰冷的样子。

    “哎~!很简单,这件法器,不,应该说这件妖器的主人和我宗颇有渊源,所以我宗志在必得。唤作其他东西,本座都可送给你,如果你是在不让,本座用灵石来买也是可以的。”霍盾话语一顿道,声音中竟然有一种软语相向的感觉。

    恩?这是妖器?难道是从荆律那里得来的么?否则的话作为薛史的手下,白十为何会和妖器扯上关系?霍盾此话一出,便南流月一阵联想。

    要知道白十可是修仙者,若不是他和薛史有渊源的话,南流月根本想到他为什么能用妖器。

    而且作为薛史手下的白十,竟然比薛史修为高出不止一筹,这种反常的情况让南流月心中一片混乱,对于薛史的来历也开始非常疑惑。

    但是只要有白十这件落沙番,定然可以查到一些蛛丝马迹,这些细微之处很可能便会和薛史有关。

    所以除了霍盾漠不关心的态度外,法器的背后关系也是南流月想要拿到此件法器的原因。

    不过若是霍盾可以解释的话,他到真可以听听,至少可以省下不少时间。

    想到这南流月不由向霍盾道:“霍主持要是可以说明的话,此物你拿去无妨~!”

    看到南流月的变化,霍盾一愣,随即脸色微变道:“这件法器的主人不是现在的修士,而是在百万年前便飞升仙界了,不过此人和我宗有莫大的渊源,所以请你留下。”

    “恩?什么人,过了百万年还值得你们如此关注。”南流月一愣道。

    要知道南流月修真不过二十几年的功夫,连番的奇遇让他的修为犹如吃了补药一样,飞速成长。

    所以南流月根本没有修真界的时间观念,百万年对他来说已经是遥不可及的时间了。

    “算了,就算不光彩,也是以前的事了,告诉你也无妨,这件妖器不叫落沙番,而叫做箩杀番,它的主人便是当年修真界第一高手妖王金九座下的第一悍将,妖修风皋,这风皋的本体是下级超品级妖兽往生蝶。这件法器就是他进阶之前作为九级妖兽往生蚕时练就的法器,吸人精血厉害无比,当年金九为了芥子花,率领血魅、风皋等妖修闯入我重华宗时,这风皋是沾满我重华宗鲜血的,所以我们自当收回。”霍盾一拍自己肥大的肚子说道。

    “你说这是金九手下的东西?他的东西怎么会留在一个散修手中。”听到这话,南流月愕然道。

    因为这东西若是那个传说中的妖王的话,怎么会到薛史手中,要知道那个金九可是早在千万年前便飞升仙界了,而作为他的手下第一悍将的风皋,怎么说也不会差到现在还在凡间的。

    “我不知道,不过这有了这东西,也许可以找到些蛛丝马迹,说不定我们重华宗可以一血前耻,所以我们重华宗绝对有资格得到此番。”霍盾坦然道。

    “好,这个给你,希望你们有机会。”听到这话,南流月毫无留恋的直接把这件天级法器抛还给霍盾,做完便都也不会的回到比斗场外。

    看着毫不畏惧走出擂台的南流月,霍盾的眼睛一眯,就在旁人看不到的时候,那双细缝之中闪现出一丝游离不尽的强烈杀机,而后才轻哼一声收起落沙番,不急不徐的走回自己的石床。

    之所以把落沙番交给霍盾。

    是因为南流月想到了他和秦放一直么有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薛史可以成为修仙者。

    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这种情形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薛史背后有一股可怕势力。

    这股势力强大到可以为了插手一个选徒会,把落沙番这种天级的法器,轻易送给一个普通修士使用地步。

    而这股势力,无论是来自修真界的那一方,都不是现在的他和秦放能够直面的。

    这种情况下,重华宗想插手此事,南流月自然不介意顺手拉他们下水,一起来把水搅浑。

    毕竟南流月虽然不喜欢阴谋,但并不表示他不会。

    而整个重华宗,上至宗主,下至徒众,除了让人眼前一亮的谷落花和那个平淡如水的戚白水外,实在没什么人能让惹起他的好感了。

    这个时候重华宗自己送上门来做挡箭牌,南流月自然是不介意现用上一用的。

    而且有了站在明处的重华宗,即使薛史感到有些不妥,在没有直接面对他和秦放之前,也是感觉不出什么的。

    霍盾当然不知道南流月的想法,此刻正一手捂着装着落沙番的储物手镯,一手托着自己的身体,笑眯眯的神游物外。

    今次被他意外得到这个法器,怎么说他霍盾都是为宗门,立了一件大功,对于比斗会的结果霍盾已经不在意了。

    二经过一番变故之后,秦放和南流月接下来的比斗,可以用平淡无味来形容,尤其是秦放。

    南流月还好说,虽然打败了薛史的手下白十,但毕竟白十名不见经传,虽然此役中白十已经显示出的强大的实力,但却不能让人信服。

    对于那些不明就里或者修为不够的散修们来说的话,白十不过是一个只知道依靠强大法器,不注重本身实力修为的华而不实的家伙罢了。

    打败了这样一个修士,作为对手南流月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所以这样一个修士,还是有很多散修敢于挑战的。

    虽然都是些不痛不痒的角色,但总算没让南流月闲着。

    而秦放则不同了,除了那些观看比斗的各方巨头,他简直算得上是比斗场中最轻松的人。

    此刻,在丁字台上,秦放已经全然没有了比斗开始的兴奋,而是一脸无奈的打着哈欠。

    秦放甚至怀疑再这样下去的话,他不用入定都可以睡着了。

    因为和黎红交手过后,他碰上的所有对手竟然全部都毫无意外的自动认输了。

    起初秦放还不大在意,但是再看到大部分的散修望向自己的脸色都十分不自然后,秦放就感觉有些不妥了。

    因为这些修士不乏元婴后期的好手。

    但是这些人,竟然全部在慢慢的,不自觉的向远离他秦放的地方移动。

    那个瘟神到底是是谁?难道真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存在么?自己真的做的过火了?看到这个古怪的变化,秦放只能无奈的苦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