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七十三章 小败
    不过就算秦放躲过,

    骤然的变化,也让秦放身形躲避的有些狼狈。

    要不是取暖费的雷暴躲避的方向诡异难测的话,恐怕至少要硬抗上好几个火符了。

    “看来你还有手段啊?不再加点么?”秦放故意笑道,他知道,虽然他看不见,但是符断一定听的道他说话。

    “哼~!”奇门遁甲外的,符断面色有些铁青,只是冷哼一声却不再答话。

    符断自然还有些手段,只是他不是秦放,他的灵力比不想秦放想象的那么充沛。

    不落土鬼,十二斗灵,看似简单,实际远比使用普通符箓上耗耗要大。

    再加上施展奇门遁甲,这种的高强度符术,符断的灵力剩余已经不多。

    而且尽管符断身上剩余的法符不少,但是也不过就是些火符类的符咒罢了,这些符咒或许攻击不凡,但是对于身形速度都快得异常的秦放来说,却显的太慢了。

    “怎不说话啊?符兄莫非真的没有手段了么?”秦放故意激道,他需要符断自己暴露出来,好直接攻击这个符咒最基本的中心。

    “不用白费心思了,即使我说话,你也不知道我的方位~!”符断冷哼道,现在的他心中真的充满了不甘的怨毒。

    因为一开始他就没想到秦放的速度会这么的快。

    要知道以符断十二斗灵的速度,即使不是以土灵力施展,也足可以比的上元婴后期的修士了,而且是每一个斗灵都具备元婴后期的修为。

    试想一下吧,有什么元婴中期的修士能够轻易的面对十二个元婴后期的修士?所以一开始符断就不惜灵力的施展此法,为的就是直接击败秦放。

    只是他怎么也想到不但十二斗灵在秦放的速度下像摆设一样,而且还需要他发动奇门遁甲来困敌。

    “还真的听不出。”被逐渐缩小范围的秦放无奈的想道,因为在阵法内符断的声音竟然像无处不在又无处在一般的四面八方的飘来,让他不禁错愕。

    “不用白费心机了,就算我现在灵力不多,你也休想出来。给我困死吧~!”符断冷哼道。

    “哎,我实在不想妄动这招,因为太他妈疼了~!”秦放无奈的叹了一口起,说吧,整个人突然爆发出强烈的蓝光,蓝光中无数如刺针般细小的光芒,正蓄势待发。

    “恩?这是什么?”看到秦放诡异的变化,符断不由的一愣。

    “荆雷甲~!爆~!”秦放一声爆喝,周身的雷针,猛然向外方去,密度之大,直接充满了奇门遁甲形成的空间。

    轰~!一声炸裂的声音响起,震动的比斗台都几乎晃动。

    而原本形成奇门遁甲的数十道灵符则在这一击之下便的犹如撕碎的纸片一般,片片飘落。

    而处在阵法中的十二斗灵,则这雷芒过后,砰~!的一声齐齐炸做漫天水花。

    “这怎么可能~!”看着突来的变化,符断突然觉的眼前发黑,他怎么也想不到,秦放那一次发力便能弥灭那藏在水中肉眼难见符纸根本。

    “奶奶的~!真疼。”秦放*一声后,碰的一声跳下擂台。

    毫不顾忌的自顾自的盘膝调养起来,虽然有了上次的经验,他伤的不重,不过确实很疼。

    “你、你、你~!!你在干什么~!”看着秦放的动作,本来以为必输无疑的符断难以自信道。

    符断已经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了,毕竟为了一个名额,他符断是不怕把命陪上的,而自己的对手竟然自己跳出去了。

    要说秦放没有什么攻击能力了,打死他也不相信。

    “我认输啊~!我现在全身疼痛,能够保命已经不错,哪来的的资本和你再斗?而且。。哦好疼~!”秦放故作疼痛的瞥了一眼中小宗门的观斗修士说道。

    “而且什么?”符断呆声道。

    能作为一族的长老,符断可不是什么蠢人,什么全身疼痛,难道修真者忍受不了么,只看他跳下台的样子就可知道,这个对手明显没有尽全力啊。

    “而且我还年轻,还输得起~!我可不想和你老哥拼命~!”秦放大有深意的说道。

    “恩~!?”符断愕然道,他当然明白秦放的话,如果秦放不跳下台的话,为了宗族的未来,他必然会拼命的。

    而且作为一族之长,符断也确实有拼命的招数,不过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对等的基础上的,而对手空怕不会给他这些机会吧。

    秦放却不再理他而是全身心的修复自己身体的伤痕,就算不是仅全力,他也被自己的招式所伤,起码需要半个时辰才能完好如初。

    “他日小弟若是去锦丘符家做客时,符兄莫要闭门不见啊。”符断正要离开,一个传音便在他脑海中形成道。

    弄的符断差点一个踉跄。

    好不容易稳定情绪转头看时,却看只到了秦放若有表达的看了他一眼。

    只是符断么有看到,秦放脸孔上那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我宣布,胜者符断~!”一脸古怪的冯诺看了一眼盘膝养伤的秦放说道。

    说实话,即使是修为已经分神期的冯诺,现在也不清楚秦放到底伤势如何。

    虽然秦放看起来服装千疮百孔,血迹斑斑。

    但冯诺可不相信一个可以轻松搞定瘟神黎红的修士,会自己把自己伤得如此的重。

    只是不管比斗者之间有什么交易,明面上确确实实是符断赢了,即使作为主持者的他也不能强迫别人改变结果。

    秦放这边的比斗虽然看着惨烈,实则基本上没有消耗,比起一路杀到八进四的南流月不知道轻松了多少。

    南流月这一路的比斗可算是惨烈。

    没秦放那种威慑般的战绩保护,几乎每一个对手都要打上一打才能分出胜负。

    尤其是其中一个名叫司马大宗的修士,不但一身水属性灵力修的炉火纯青,而功法诡异难当,施展的每一滴水竟然奇重无比,堪堪能和弱水相比,让南流月着实忙碌了一阵。

    不过总算是熬过来了。

    只是到了八进四的比斗时,弗一上台便让南流月着实吃了一惊,因为他面对的这个对手竟然是一个老熟人。

    那个身兼玄冥府和烈焰魔宗两家之长的魔修归藏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