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诡树
    “是你~!”看到归藏邪那一如往昔的消瘦的脸旁和极细长双眼,南流月不禁讶道。

    毕竟昔日无尽沙海一战中相当惨烈,归藏邪不但能逃得性命,还有胆到修仙者比斗会上来碰运气,确实让人难以置信。

    “你认识我?”出乎意料的是归藏邪却是眉毛微扬,诧异道。

    “哦,认错,应该不认识。”南流月立刻想到其中的关键,马上改口道。

    他和归藏邪的两次见面,一次是他和秦放追查风缠躲时遇到,那次他们躲在在天然的绿色披风中,自然不会被认出。

    而第二次则是无尽沙海的混战,很可惜的是那次见面时,他和秦放事先因为铁蛮的原因褪下了脸上的如意鬼面,所以即使见过两次,归藏邪依然不认识他。

    “哦,是么~!呵呵,可惜可惜啊~!”归藏邪轻轻叹息道,只是话到最后,那极薄的嘴唇却陡然一张,一口红烟喷了出来。

    红烟范围不大,不过却极快,就在南流月诧异之时,红烟之中,陡然现出一颗碗口大的血色圆珠,劈头盖脸的向南流月面上打去。

    “哼~!”南流月轻哼一声,一块极为厚实的龟甲檀便无声无息的挡在了他的面前,堪堪挡向激射而来的红珠。

    毕竟是面对一个狡诈到可以借死逃遁的修士,所以南流月在认出归藏邪的那一刻便开始暗暗小心,不过果真是有备无患。

    轰~!血色红珠直接击打在龟甲檀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响声背后,厚重的龟甲檀猛然燃烧起来,几个呼吸的功夫便被化作一摊炭渣。

    “是你~!草木二妖~!怪不得,看来留你不得啊~!”看着龟甲檀的出现,归藏邪严重精芒一闪道。

    当日和秦放、南流月妄称的草木二妖一战,元婴中期的归藏邪不但被杀的丢宝弃友,而且差点没命。

    要不是有归藏邪师叔鸠摩炎罗压阵,法器都拿不回来,哪还能不记得这让他咬牙切齿的草木二妖。

    “呵呵,原来你的修为已经到了元婴后期,怪不得口气如此之大,看来今次真的少不了一场恶斗了。”南流月叹道。

    南流月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没逃过这可能的生死搏杀,毕竟唤作是自己,藏起一个魔修的身份来到修仙者的底牌也要杀人灭口啊。

    “要怪就怪你知道的太多吧~!”归藏邪把手一招,血色红珠便盘旋而回,开始围绕他不断游走,仿佛绕身的一轮红日一般,竟然渐渐把归藏邪映射的如同燃烧一般。

    “咦~!这是什么功法?”南流月疑惑道。

    归藏邪施展的不是本身的力量,而是在吸取那颗血色红珠的力量。

    南流月还在疑惑归藏邪的诡异做法,茫然不知此刻归藏邪,已经下了拼命的决心。

    归藏邪这一路走来可算是凄凄惨惨。

    要知道归藏邪师傅狄魔,本身就是玄冥府和烈焰魔宗的双料叛徒,若他师傅狄魔能完成一同无尽沙海的大计他还能风光一阵。

    但是结果却是狄魔一伙在无尽沙海一战中全军覆没。

    这样的结果直接导致归藏邪变成了过街的老鼠,不但不容于魔门,同样被妖修势力追杀。

    至于修仙者一方更不必说,修仙者和修魔者历来可都是世仇的。所以归藏邪这一路可算是历尽辛苦,要不是他为人心机深沉,思维缜密的话,恐怕还真的活不过现在。

    而且为了掩盖现在这个堂而皇之参赛的身份,他亲手干掉了自己的师弟华蟒,换掉了自己的法器瘟仙葫芦。

    甚至到修真者市坊中选了一部常见的散修功法修习,可谓是煞费苦心。

    归藏邪自信已经做的天衣无缝,毕竟没有人真正见过他的面目。

    只是没想到快要成功的时候,居然遇到了南流月扮演的草妖,这种眼看就要成功却要功亏一篑的心理,让归藏邪已经无法接受了,所以他要拼命了,结果不是对手死就是他亡。

    “是红日练体功啊?呵呵,想不到这个散修居然可以把这个大路边的功法练到这个层次,但愿能把那个嚣张的小子弄死啊。”一脸肥肉的丙字台主持者霍盾,眯着那如一道*的眼睛自言自语道。

    场中的归藏邪仿佛听到了霍盾的声音一般,绕身的血色红球旋转越来越快,片刻间血色红球的速度已经肉眼难见,只剩下犹如一道托着红色尾巴的光球般存在,把归藏邪身体朦朦间罩了起来。

    几个呼吸的功夫后,随着血色红球的速度减慢,归藏邪的身形才渐渐显露了出来。

    只是此刻他的整个身体竟然变的如同刚出炼炉的精钢一般,通体火红滚烫,散发出逼人的热劲。

    “这功法?不好对付啊~!”看着归藏邪的变化,南流月不仅皱微微眉道。

    归藏邪的变化,他不但能看到,还能感受到,那种犹如烧红钢铁般散发的滚滚热浪,绝对可以让他的大多是植物手段无功而返。

    “好了,不管你是草木二妖中的那个,反正。。死吧~!”完工后的归藏邪眼中红光闪烁,犹如烧红的钢铁一般看了一眼南流月,后毫无生气的说道。

    话音未落,归藏邪的身体便如急射的袖箭一般,径直向南流月射来。

    “试试吧~!”南流月轻叹一声,陡然间一排巨大的龟甲檀在身前出现,如同竖起千层糕一般层层挡在南流月身前。

    而做完这些,南流月一手撑地,顿时巨大的木刺,犹如活了一般,从擂台下,根根刺出,插向飞射而来的。

    “恩?这是无漏树的根系~!这个家伙竟然能激发无漏树~!这个混蛋到底用的什么功法~!”本来一副养神样子的霍盾,猛然坐起道。

    他可以看出那一根根灰白色的木刺,根本就是他们所在无漏树的一部分。

    霍盾那里知道,无漏树虽然庞大,但是连妖兽级植物都算不上,南流月自然可以控制。

    轰~!轰~!,霍盾诧异的时候,归藏邪已经装上了南流月找出的龟甲檀。

    可惜的是虽然龟甲檀的坚固可以稍微阻上一阻归藏邪的速度,但是却作用不大。

    几乎是呼吸间,强悍的龟甲檀就被归藏邪自上而下迸发的火劲燃透,继而被其穿过。

    不过让南流月意外的是,那些被他强行唤出的无漏树根系却出乎意料的建立了奇功。每一根不但不惧归藏邪的火劲,还能把归藏邪打的左右失衡。

    甚至在归藏邪突破了第五面龟甲檀的时候,直接他归藏邪打了回去。

    “恩?这是什么~!怎么可能。”被震慑而回的归藏邪不能相信的吼道。

    归藏邪现在修炼的的功法,可以说是木属性灵力的克星。

    基本上一般的木系法诀或者木系妖兽都是可以起到一定克制作用的,而偏偏对上那些木刺,竟然有一种被强大力量排斥的感觉。

    虽然这些排斥力和攻击力都只能让归藏邪受点微不足道的轻伤,但是却极大的影响了他的攻击方向,和他的信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