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七十五章 逼迫
    “恩,这些无漏树好诡异啊。”远方的南流月也感到十分惊愕。

    之所以引动这无漏树,不过是南流月想就地取材罢了,毕竟这种施展方法远比凭空施展植物要节省灵力,只是没想到居然得到了意向不到的效果。

    惊诧中,南流月再次把手放在了擂台上,再次引动无漏树攻击归藏邪的同时,闭眼细细感觉此树的不同。

    半晌之后,才长身而起惊叹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啊~!可恶,红日炎珠,巨化~!”面对着无休无止的无漏树攻击,归藏邪无奈的怒吼道。

    吼罢,原本只有碗口粗的血色红珠,竟然直接放大到一丈方圆。

    而且随着体积的巨大,血色红珠竟然迸发出强大的吸力,谎如一只张口吞噬的巨兽般,疯狂的吸取着周围的火灵力。

    “这个同样是没用的~!”看着这个变换,南流月摇头道。

    因为南流月已经了解了无漏树强悍的原因,就在他引动此树的时候,隐约间便感到了此树中蕴含的那一道道强悍阵法。

    这颗无漏树果然不愧为谷落花口中的绝世法器啊,而那位重华宗十代宗主东华道君故南山,绝对是一代人杰,三百六十道阵法布置的犹如周天大阵,俨然把此树,炼制成了一件天级上品法器,而且还是一件活的天级法器。

    而归藏邪的那颗血色红珠虽然功效十分诡异,但其散发的波动不过是相当于一件玄级上品的法器罢了。

    这样巨大等级差距就决定了,这颗所谓的红日炎珠根本伤不了无漏树这件活的法器。

    “没用~!是不是没用,你很快就知道了~!放~!”听到南流月的叹息,归藏邪牙根一咬道。

    话毕,原本吸纳火劲灵力的红日炎珠,陡然间一缩,恢复成碗口大小。

    可是随着这点变化,强大的热力猛然间释放了出来,犹如一轮小太阳一般,炙热的熏烤着比斗台上一切。

    红日炎珠竟然在一瞬间,发挥出远超其法器等级的威力。

    比斗台上仍旧留存的龟甲檀,呼吸间便被烤着,片刻的功法便被化做飞灰。

    而原本由铁心石铺就的擂台竟然也在这强列的炙烤下,开始出现龟裂。

    就连同在丙字台上的一众散修们也都开始各施道法,阻挡着足可焚毁一切的热劲。

    然而令人惊讶的事情出现了,南流月呼唤出的那些无漏树的根系竟然连一点枯萎的迹象都没有,不但如此,那些纸条竟然方法在沐浴一般,被红日炎珠的火劲烧掉浮尘后,越发现的生机勃勃了。

    “哎,果然神奇,重华宗的炼器之道当真是远超萁辈啊~!”看着场中的变化,南流月不禁叹道,此刻他周身环绕着一股若隐若现的青色微风,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把火劲完全挡在身体之外。

    “这怎么可能~!~!”一边应付着无边无尽无漏树攻击,一边看南流月那种对场中的变化那应对自如的神态,本来自信满满的归藏邪,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惊愕,发狂般的大喊道。

    这当然可能啊,南流月心中暗叹道,要知道重华宗谷天元是什么角色?

    那可是高高在上数千年的老怪物了,有他主持,选徒会岂会出现明显的纰漏?

    谷天元能把比斗场选在无漏树之上,显然把无漏树本身的坚硬考虑进去了。

    否则的话,好好一件宗门象征,就因为一个小小的选徒会就被毁掉的话,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你这是什么鬼东西?世上怎会有这样的东西~!”被逼的有些左支右拙的归藏邪终于无奈的问道。

    要知道只要南流月有这么一件可供趋势的植物,就等于立于不败之地了,那么他归藏邪只有败亡一途。

    “还是差上一点点啊。”场边的南流月则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仿佛听不见归藏邪的话,自顾自的叹息道。

    此刻南流月正闭着眼睛感受着,不时出现在身上星星点点般出现的烧灼感,而这灼热感不应该出现。

    因为南流月那周身那若隐若现的青风,只不过是他对灵力完美控制的实践罢了。

    要知道以南流月现在的控制能力,完全可以直接用飓风反弹这不尽的热浪。

    只是一心想提高自己的灵力控制能力的他,才最终选择了这种防御仿佛,这种类似自我磨练的方法,来实践自己的对于灵力控制力。

    毕竟这无形无迹的热浪才,更难以防御,也就更能最真实的检验南流月对灵力控制。

    “停~!恶独狂,你未经允许,借用我重华宗重宝,已然是冒犯我重华宗了,竟然还想利用此取胜么~!”一声爆喝,打断了南流月的思考。

    只见丙字台的主持者霍盾正一脸正色的看着自己,样子大有一言不合即将动手的态势。

    “哦?难道比斗场中有规定不能借用么?”南流月平静的向霍盾问道,他心中明白这个霍盾只不过是公报私仇,以此来解上次他自己冲撞此人的怨气罢了。

    “当然~!你不入我重华宗,竟然妄动我宗根基法器,本身就是死罪。还不快点放弃~!”霍盾眼中精芒一闪道。

    “好吧~!撤销吧~!”南流月淡然应了一声后,把手一挥,原本张牙舞爪的袭向归藏邪的无漏树直接没入地下消失不见。

    “恩?哼~!”这一突来的变化,完全出乎霍盾意料的是,他根本么想到南流月会直接答应了,然本来本想利用这个大义,亲自整治一下这个南流月,结果却让他有一种无力可施感觉。

    不过既然南流月放弃了,作为一个主持者,表面上的公允还是应该做到的,所以霍盾只能无奈的坐回去。

    “呼呼~!呼~!”无漏树的攻击消失之后,归藏邪不能自己的喘着粗气,倒不是他消耗大,而是骤然撤去强大的精神压力,让他下意识的做着这些动作罢了。

    毕竟上一刻,归藏邪已经近乎绝望,只要一旦落败,他就再也没有什么路可走了。

    “你~!,你。。。我会让你真正认识我的。。本来。。我还不想这么消耗的~!”归藏邪好不容易抚平自己的心境后恶狠狠的向南流月说道。

    说罢,归藏邪把手一招,一个透支闪动着诡异红色的瓶子被其取出,取出之后,归藏邪直接把瓶口一把,便向自己口中倒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