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差距
    “你怎么做到的~!”归藏邪和南流月碰撞之后,即使很想要立刻把南流月至于死地,归藏邪也难掩心中的惊讶,不由自主的问道。

    要知道,归藏邪这双日应天的身体,破坏力极大,已经超过了元婴期的等级,具有货真价实的洞虚初期的破坏力。

    而作为对手的南流月,修为不过是元婴中期罢了。

    这样的修士,应该根本无法当下他归藏邪的这种强大攻击才是。

    只是,归藏邪不知道,南流月此刻心中也是充满惊诧。

    因为南流月虽然把实力压制在元婴中期,但是所用的灵力却没有变化,仍旧是真真切切的罡风。

    这种威力十足的灵力,论起破坏来绝对是无以伦比的,即使是元婴中期的修为也足可比拟洞虚初期的威力了。

    这种威力,在两人撞击时,却是南流月被弹出老远,着实出乎了南流月的意料。

    而且这可不是之前比赛中,南流月故意装出的样子,是实实在在的被弹了出去。

    确实让南流月惊诧不已。

    “废话少说,看你接一下我这招再说吧~!”南流月冷哼一声,单手急挥。

    瞬间那种遮天蔽日般的法诀风箭术,便再次被南流月施展而出,呼啸着向归藏邪盖去。

    只是这次不仅是风箭术。

    刚刚施展玩风箭术的南流月,毫不停息,双手陡然张开,两股股强大的旋风般的气息在他的手掌下形成。

    但是下一刻,却让所有在场的修士,一阵疑惑。

    因为虽然南流月气息强大,但是手里气息,却在几个呼吸间后消失不见,只剩下南流月如大鸟般张开的双臂。

    然而就在这些散修看不见的角度上,两片可以挡住两边空间,薄如刀片的飓风已经形成。

    就在风箭术射出的后一刻,南流月双手猛的交叉。

    手上的两片蕴含着巨大撕裂能力的哦飓风,被南流月狠狠的向归藏邪甩去。

    “小儿手段。。”归藏邪轻松一拳击碎了漫天的风箭之后,刚想再说些什么,便本能的感觉到了恐惧,似乎下一刻自己就要死去,吓的归藏邪一个冷战。

    一直信奉自己直觉的归藏邪,骇然间看向着眼前空无一物的空间,双拳不由自主的全力向前打去。

    不过就在归藏邪那蕴含着巨大破坏力的双拳攻出一半的手,归藏邪猛然间发现了不对。

    那让他感觉到极度危险的两股气劲,简直具有撕裂虚空的力量,绝对是现在的他不能抵挡的。

    震惊的归藏邪,硬生生的更改拳势向上急推,自己则借助巨大反力,不顾形象的向地面趴去。

    不过就算归藏邪如此自救,也已经晚了。

    就在归藏邪趴到一般的时候,两股钻心的疼痛变由肩部自上而下的传来,好似生裂一般,直透心腹。

    哎,这就是我们之间差距么?向下倒去的归藏邪不禁痛苦的想到。

    看着远处归藏邪身上标出血箭,南流月却有另外一丝明悟,那就是他确实的感觉到了,自身实力的强大,那种超越等级的强大。

    就像是之前在无尽之林中,南流月和秦放共同面对修为压制在元婴后期的黑刺时,感受到的与黑刺之间差距一样,那是一种绝对实力之间的差距。

    当时南流月和秦放两人虽然修为不高,只有元婴后期的修为,但论起来真是实力绝对可以与洞虚期的修士抗衡了。

    但是在二对一的情况下还是轻易就被黑刺逼入绝境,足可说明两者之间那种遥不可及的距离。

    现在,南流月终于明白是为什么了,那就是超越等级的战力,只有超越等级的战力,才能带来如此效果。

    而这一切都来自两点、强大的灵力控制,以及风雷决那神乎其技的功法。

    若是换做之前的其他对手,南流月还没有什么感觉。

    但是归藏有了归藏邪这个老对手多为参照,南流月终于确定了他和秦放,绝对可以超越等级争斗能力。

    至少洞虚后期绝对没有问题,哪怕分神期的修士,两人也有一拼之力。

    “你~!你。。你到底。。。”双肩剧痛的归藏邪,在第一时间压制住自己的伤势后,不能自已的,指着南流月颤声道。

    能够在无数惨败中活下来,归藏邪绝不是蠢人,相反,他远比一般人聪明,如此一番变化,那还不知彼此之间按的差距。

    要知道,归藏邪这这双日映天的变化,不仅仅是攻击力剧增,防御力上也是便的十分诡异。

    犹如岩浆般的皮肤,已经不是普通攻击可以破解的了。

    而对手南流月却可以轻易割破,这是只能说明,南流月的强大远超他归藏邪的想象,而他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

    “归兄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南流月轻叹一声看着浑身染血的归藏邪缓缓道。

    “我还能有什么手段,倒是你未尽全力吧,只是不管你是草木二妖中的哪一个,我们总归是一个阵营打过来的,你为何苦苦相逼?”归藏邪愤然传声道。

    既然武力上不是对方的对后,归藏邪只能选择其他方法了。

    “是么?当初好象是狄魔背叛了我们的联盟吧?”斗闻此言,南流月心中一动道。

    南流月很明白,归藏邪这家伙要用感情陷阱,不过对于他来说却是一个堂而皇之退出的契机。

    毕竟虽然他南流月能胜过归藏邪,但是难道他真的要进入决赛?那岂不是与他和秦放的计划背道而驰了么。

    只是,归藏邪想要这样一个关口逃命或者胜出的话,总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行,否则岂不是对不起当初在无尽沙海的那些真正盟友。

    “那是我师傅的事情,与兄弟无关,而且不管开始如何,经过无尽沙海一战,我们都被推到一起了吧,难道兄弟没有被铁蛮追杀么?”看到南流月大话,归藏邪心下稍安,连忙细语传声道。

    “不错,确实如此,但是这些和你有关系吗?杀了你岂不是更好,更没人只知道本座的过去,哈哈哈哈,所以,归兄还去见狄魔吧~!”南流月故意语气转寒道。

    因为南流月知道,归藏邪这种人,没有巨大的危机,是绝对不会付出什么代价的。

    “等等~!兄弟听我一言。”看到身形欲动的南流月,归藏邪连忙制止道。

    这可是归藏邪唯一的活命机会,怎能放弃,一旦眼前这个草木二妖之一改变主意,痛下杀手的话,他归藏邪可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念在相识一场,还有什么遗言,说罢~!”南流月冷哼一声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