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交易
    “兄弟且慢,我知道你现在的境地,但是兄弟不知道我的啊,兄弟你比之在下的处境要好的多,即使失去了此次给予,兄弟还也可以投身魔门,而我的情况却不同,你知道我的出身,那可是不容于仙魔妖三道啊,若失去了这次机遇的话,兄弟真是上天入地,尽皆无门啊,我想。。那个我想若是兄弟可以让出此个名额,我此后自有重谢~!”归藏邪可怜道,模样甚是凄苦。

    “此后重谢?哈哈哈哈,归藏邪你当我三岁孩童么?你个如丧家之犬般的存在如何谢我?”南流月冷哼一声,传音道。

    似乎丝毫不以归藏邪的样子所动,毕竟南流月也深知归藏邪狡诈如狐的性格。

    “自然有,只要小弟今日全功的话,一定唯兄弟马首是瞻,他日兄弟入主魔门,两项争斗时,有我在修仙者一方,还怕没有功绩么?”见到那个有所转机,归藏邪连忙诡异的传音道。

    “恩?我怎知道以后不会被你算计?还是就此别过吧~!”南流月故意震慑道,像归藏邪这样还没入门,便想向敌人出卖宗门的人,他怎能轻易相信。

    “等等。。我有办法~!”听到这话,归藏邪连忙传音道,边说,边拿出一个只有珍珠大小的圆形的法器。法器虽小,却极具光滑,仿佛是周身都是镜子一般。

    “这难道是出自七级魔虫镜蛊虫身上的留影珠?”看着这个法器,南流月心中一动道。

    南流月虽然没有见过留影珠,但是却对此珠知之甚详。当初还是他把留影珠出处详细说给典铮柔的呢。

    “兄台果然好眼力,不错,就是此物。有了这个,兄弟就放心了吧。”归藏邪把留影珠轻轻一晃,传音了几句话后,便抛向南流月。

    只是手法上有些不同,仿佛在攻击一样。

    南流月一愣,随机明白,施展了一个风盾,顺手接住。

    不过下一刻南流月再次一愣,同时也对归藏邪更加不放心,此贼绝对狠辣决绝。

    因为在留影珠内存储的东西瞬间被南流月感悟出来。

    那是一个简单的留言,只有十一个字。

    不过归藏邪在留影珠内留下的东西,却绝对可以让南流月可以暂时放心。

    留影珠内虽然是一个简单到只有十一个字的灵识留音,但是足可威胁到归藏邪了。

    因为留影珠内的十一个字是“我归藏邪,乃魔修狄魔弟子”

    “好~!只要他日有所斩获,定然有归兄功劳。”得到留影珠,南流月呵呵一笑传音道。

    因为南流月知道他不但成功的演完了戏,还无意中在修真者大宗门中安下了一个灵通的耳目。

    “兄台放心就好~!那。。”归藏邪试探传音道。

    “那~!我就败吧~!”南流月再次传音道。

    南流月轻笑一声,突然如老鹰般的向归藏邪扑去,威势之大,如巨山压顶一般。

    “你~!”看到突来的变化,归藏邪怒哼一声,下意识的全力当去。

    轰~!一声巨响,归藏邪蹬蹬瞪的向后击退,而另一边的南流月却仿佛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飘飘摇摇的向场外落去。碰的砸在地上。

    “多谢~!”看到南流月倒飞而出,归藏邪才明白对手不过是在做戏做全套罢了,所以等到南流月坠地之后,他才故意一边看向主持者霍盾,一边向南流月传音道。

    归藏邪不是蠢人,他用留影珠这手示敌以弱的计策中,还有一条南流月不知道的后手。

    但是这条后手终究还是能不用的好,毕竟很多事情都是无法掌握的,一个不好只不定还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变故呢。

    就像南流月这草木二妖之一的突然出现,就超出了他归藏邪的意料。

    所以归藏邪很清楚,现在对于南流月的态度只能好,不能坏,只有等他羽翼丰满才能一改眼前的局面。

    “呵呵,不用,倒是我还要多谢归兄一番啊,刚才一番比斗,受益良多,受益良多啊。”场外南流月故意慢慢起身,拍掉身上土迹后传音道。

    归藏邪当然不知道南流月到底指的的是什么,只是茫然间眨了一下眼睛表示同意。

    归藏邪那里知道,南流月指的是,最先困住归藏邪的无漏树,那棵树对南流月今后的修行方向,给予极大的参考啊。

    无漏树可是连妖物等级都不如的植物存在,但是在有了阵法的加持之后,竟然能把已经一日状态下的归藏邪逼的毫无还手之力。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只要今后南流月能把阵法之道研究通透,并与他的操纵植物相结合的话,他南流月的植物威力就会成倍的增加,牢不可破。

    而且,即使短时间内比不了重华宗的无漏树这样完美,但是有了苗头,也绝不是一般修士的可以抵挡的。

    可以说,这场争斗给南流月的修真方向开了一道意想不到的门,也是南流月参加比斗会,迄今以来得到的最大收获了。

    解决完归藏邪的问题,南流月看也不看霍盾透过来的质疑眼光,装做恢复伤势的盘膝而坐,自顾自的闭目养神起来。

    气得丙字台的主持霍盾,差点直接亲自动手灭了南流月。

    要知道霍盾虽然恨不得南流月死,但是对于自己的宗门确是十分忠心。

    像南流月这样一个出类拔萃的后起之秀,最好还是纳入他重华宗的宗门好。

    如果不能的话,霍盾宁愿杀死南流月,也绝不允许其被其他宗门网络旗下。

    刚才,明显是南流月扮演的恶毒狂赢了,转眼间,反而被归藏邪打下擂台。

    显然有什么问题,只是霍盾虽然看出,但却不方便改判,毕竟明面上,还是归藏邪赢了。

    只是归藏邪虽然也很好,但肯定远不如南流月所扮的恶毒狂了。

    “这该死的,不知好歹的恶毒狂,不管你什么原因,如有机会,老夫定让你死的不能再死~!”霍盾忍不住内心咒骂道。

    而被被霍盾咒骂的南流月此刻却是一身轻松,因为就在他落败后的那一刻,他已经深刻的注意到了周围的变化,那些包括未央宗在内的中小宗门,只要在擂台上的,无一不对他头来的灵识问候和要请,只等南流月最后的选择了。

    不过南流月的轻松很快就过去了。

    就在霍盾宣布归藏邪成为获胜方的时候。

    与他们之相邻的戊字台上突然爆发出强大的气息,那是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强大中充满了暴虐。

    “豆狮童~!”看到气息中那个白衣飘飘的身影,南流月愕然道。

    因为南流月已经发现那个暴虐的气息的来源,分明就是那个笑容可亲的豆狮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