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八十章 唇枪
    “你眼光倒是不差,不过脑子笨了点,要知道穷奇我尚可拿住,何况你这只饕餮~!”樊无恨冷哼一声,把手一指,裂天刀应指而出,划出一声破空之声便向赤吞天射去。

    “未必~!”赤吞天一声轻喝,大嘴一张,庞大的吸力陡然而生。

    不但让周围的修士感到身边的空气向他汇集而去。

    而且竟然让整个无漏湖的湖水都为之翻腾。

    更可怕的是,这巨大的吸力,竟然直接把庚字台上数十修士直接吸了过去,看看布成一个人墙,挡在自己前边。

    “哼~!果然是无胆匪类~!”看到这个情景,樊无恨冷哼一声,把手一转。

    激射裂天刀,陡然间一转,堪堪从一个修士头皮上划过,但总算没有让人受伤。

    因为樊无恨很清楚,虽然他可以直接杀人,但是现在不能,在重华宗不能,毕竟正义之士这个牌坊是丢不得的。

    “虚伪,给我落~!”赤吞天陡喝一声,上身衣袍尽碎,露出肥胖的身体。

    不过此刻却无人敢笑他,因为就在赤吞天天上衣碎裂的同时,两道黑红交织的光芒从其腋下射出,陡然间樊无恨射去。

    只听叮的一声,黑红光芒便射在游走不定的裂天刀上。

    突来的变化,让樊无恨一惊,以他的修为控制天级法器裂天刀尚竟然躲不过这诡异的黑红光忙,可见这光芒速度之快。

    只是,这一击之下,裂天刀不但没有受到伤害,反而气势猛增,刹那间便攀升数个等级。

    不过樊无恨的惊呀和茫然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因为下一刻,樊无恨已经发觉了问题的所在。

    被黑红光芒射中后的裂天刀,不但暴戾气息猛增,而且竟然渐渐脱离了他控制,仿佛下一刻,真的就会坠落到不分敌我的妄杀一切一样。

    “赤吞天,些许修为,竟然妄图污染我宗宝物。”

    正当樊无恨惊诧时,谷天元的温和中充满傲气的声音适时响起,接着一道白光从谷天元出闪过。

    白光过后,一只头上长角,身上生翼的,狮子状猛兽呼啸着向裂天刀飞去,喀嚓一口就将其咬住裂天刀,向樊无恨飞去,片刻的功夫便将裂天刀送会给樊无恨。

    而这只猛兽,则在做完这些后,重新飞回谷天元所在的无漏树。

    只是在接近谷天元的时候,猛兽突然全身一闪光芒而逝,化作一块玉佩向谷天元手中飞去。

    “天级上品法器辟邪玉佩,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能破得了我的法术。只是这就是你们大宗门的做派?一个不行再加一个?恩~!?哈哈哈哈~!要不一起上吧~!老夫一并接下了~!”赤吞天看着飞去的玉佩,冷笑道。

    此话一出,让本来作为赤吞天对手的樊无恨面上一红。

    刚才的一番移动确实把樊无恨惊出一身冷汗,要知道,如果没有谷天元适时发出辟邪玉佩的话,他樊无恨真有可能真的失去了对于裂天刀的控制。

    一旦那样,必定会引起裂天刀的胡乱杀戮。

    那时可他樊无恨,可就就真的百死难辞其咎了。

    不过就算被谷天元挡下,这样颜面尽失结果,也不是樊无恨心里能接受的。

    毕竟无论从哪一方面讲,他樊无恨都是和赤吞天同等的存在,被其这样的落面子,怎么都不过去。

    “呵呵呵,赤吞天,小子不用呈口舌之快了,若不是顾忌诸位修士,本座岂会与你一般见识?倒是你啊,本座真替你丢脸,嗜血宫宗主一脉的无上功法改脉练血诀,竟然被你练的这么不伦不类,你还大言不惭?恩?你血脉中饕餮的欲望神光是这么发的么?”看到樊无恨的样子,谷天元不温不火的说道,声音虽不算直达天地,也算的上是气势如虹了。

    魔兽饕餮其实并不像普通修士和秦放知的那样没有眼睛,它们有眼睛的。

    只是饕餮的眼睛不长睁开罢了,而且它们的眼睛并不是长在脸上而是长在腋下的。

    这对眼睛一旦睁开,就会化作无穷欲望的黑红之光,无论是谁,即使修为高深的修士,一看之下,也要迷失本性,贪婪杀戮。

    只是妖兽如此,修士却不必如此,赤吞天这样把自己的眼睛练到了腋下,只能是意外中的意外,算是一种功法的扭曲了,只是这种扭曲结果还不错罢了。

    果然,一听此言,赤吞天脸色一楞,那副沉稳的样子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

    确实,谷天元说的没错,若是嗜血宫的改脉练血诀修得完美的话,他赤吞天施展功法应该和豆狮童一般,即使使用血脉的力量,也不会有身体的变化才是。

    而且,就算变化,饕餮的欲望神光也应该是从他眼睛发出,而不是腋下。

    赤吞天之所以会从腋下发出欲望神光,正是由于他自己早年错修功法的缘故。

    所以谷天元一语之下,顿时让他气势减弱不少。

    “呵呵,大宗门果然厉害,聊聊数语便把自己以众欺寡的事实掩盖下来,了不起,了不起~!”听到谷天元的话,豆狮童摇头轻笑道,笑罢转向赤吞天道:“赤老何必自惭,我宗无上功法,改脉练血诀,岂是仙修可知,赤老得的正是那无尽变化啊~!”

    “呵呵,小子倒是牙尖嘴利,只是不是到你修为是否和你嘴皮一样厉害啊~!”听到豆狮童的话,谷天元温和一笑,仿佛极有涵养。

    只是话语刚落,原本飞回的辟邪玉佩却再次飞出,在空中化作魔兽辟邪向豆狮童飞去。

    “呵呵,辟邪,九级魔兽,身长两丈,狮身双翼独角,生性喜善妒恶,专克一切妖邪气息,厉害啊厉害,不过谷宗主错了,如此宝物怎能用在我身上啊~!我哪里是妖邪啊~!”豆狮童轻叹一声。

    说罢,豆狮童身上乳白色的光芒一闪,拉下本欲迎上的赤吞天,漫不经心的抬手向辟邪玉佩所化的辟邪抓去。

    这一抓如此轻盈,似乎根本不是抓,而是在抚摸一般。

    只是这看似无害的一抓,却让那本来凶相毕露,狰狞而来的魔兽辟邪,突然变的犹如温顺的家犬一般,乖巧的向其手底蹭去,竟像是要讨好豆狮童一般。

    “呵呵,果然是好法器啊~!”豆狮童轻轻一笑,让他本来俊美的脸孔更加妖娆。

    只是这一语中的,那本来如家犬一般的魔兽辟邪白光一闪,再次化作辟邪玉佩落在豆狮童手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