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八十七章 苍泽
    奉语蝶和那叫做苍泽的疤脸男子飞走后,只剩下,高师直、秦放和南流月三个人在蓝星岛外大眼瞪小眼。

    “咳咳,恩,我们走吧。”高师直突然感觉自己此刻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一贯如此么?这样在修真界危险不小吧。”南流月看着飞走的两人,不禁问道。

    “哎,请两位不要介怀,语蝶是个可怜的孩子,不但天生经脉细如毛发,而且是燥火之脉,就算被宗主强行改脉,今生也不会超过金丹期的修为了,所以我宗上下都对她十分怜息。”高师直长叹一声道。

    “燥火之脉,怎么肯能,她自己知道么?”秦放话锋一转问道。

    秦放虽然涉及修真界不久,但也顾画师说过燥火之脉。

    燥火之脉和离冰之脉,是所有人类中极为反常的一种经脉,这种经脉的人,不能修真,一旦静脉中存有灵气,前者如同火烧炎烤,后者则是如醉冰窟。

    “那可是燥火之脉啊,他已经金丹期了,你说她自己的事情会不知道么。”高师直苦笑道。

    “如此的话,高前辈放心,即使她再有什么不对,我们也会一笑置之的。”南流月正色道。

    能时刻忍受那种非人的火烧痛苦,还能笑的出来,此女绝对值得敬佩。

    “恩?”南流月的话让高师直一愣。

    “呵呵,独狂的意思是,我们都是可怜人,所以我们很明白她的心境。能直面这样的人生,她很值得敬佩啊。”秦放笑道。

    “呵呵,原来如此,多谢。”高师直一愣道。

    “那个苍泽是什么人?高前辈好像对他很尊敬。”南流月忽然问道。

    因为刚才那个叫做苍泽的人无形中给他和秦放带来的不小的压力。

    “苍泽是他的名,他姓白,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让他认为自己很肮脏,侮辱了这个白字,改名叫做苍泽,他的妹妹就是语蝶的母亲,你们也许听过我未央宗的杀神吧?他就是。”高师直神色有些黯然的说道。

    “怪不得我能他身上感觉到一种疯狂的气息呢?原来是他,真没想到他会对敌人杀妻灭子。”秦放愕然道。

    “白师兄是个可怜的人,为了至爱而陷入疯狂,是谁也没想到的,对于他当年屠戮孩童的事情,他自己也是十分后悔,所以才弃姓不用的。以他的天资,若真是放下当年的事情,我未央宗绝对会有第二位大成期高手啊,哎~!走吧,宗主定然是收到了我的传讯,想见见你们。”高师直长叹一声后说道。

    未央宗虽然远不能和重华宗这样的修仙者四大宗门相比。

    但是论起气魄来,却也足够让秦放和南流月惊讶万分的了。

    单是那护岛的阵法,就让秦放和南流月惊讶了一番。

    那是一种好似薄纱的阵法,一眼望去只有薄薄的一层,如此简单的禁制,仿佛一步便可跨过似的。

    但是当秦放疑问的时候,本来带秦放进来的高师直并没有解释,而突然神秘的一笑后,把手中的进入阵眼石一收。

    这么一个简单动作过后,秦放和南流月顿时都说不出话来,原本通常的空间,突然变的仿佛就要凝固的鱼鳔胶一般,动弹一个手指都仿佛要使出全身的力量一般。

    而且秦放和南流月两人还感觉到,像这样的空间范围好像极远,甚至超过了他们的灵识范围。

    要知道秦放和南流月的真是修为可是已经到了洞虚中期啊,连两人都没有办法移动的话,仅此一项,未央宗的这个阵法可算是十分恐怖了。

    不过好在高师直没有恶意,这种滞扭的感觉只不过停顿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周围的一切便再次恢复成通彻的空间。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一般。

    “好厉害的阵法~!”重新获得自由的秦放和南流月不禁同时叹道。

    “呵呵,我宗的护宗阵法是六级阵法落风泥潭阵,没有阵眼石的话,寸步难行啊。”高师直把手中的淡蓝色阵眼石晃了一晃后说道,说罢继续向蓝星岛中间的绿色地带飞去。

    “果然厉害,落风这个词用的当真贴切的很。”秦放赞叹一声后急忙跟上。

    说实话,秦放都有些后悔问这个阵法的问题了,毕竟刚才被困阵中给他的感觉太难受了。

    “独猖说的对,单凭这个阵法就不是一般修士可以窥测的,幸好我们有高前辈带路,否则自己摸上门来的话,定然会被困其中,绝无幸免。”另一边同样急速飞行的南流月也同样心有余悸道。

    “呵呵,独猖的话虽然说的没错,但是正常拜入山门的修士,那里会像我们这样直接透阵而入?在本宗,只有拥有兰级以上的阵眼石的修士才能有资格这么做,其他弟子或者想进入我未央宗的修士都会恭恭敬敬的从本宗正门的未央门进入本宗啊。”高师直笑道。

    “原来如此,看来我和独狂还真是幸运,能都被前辈引荐,真是人生幸事。”秦放故意惊叹道。

    “算是吧,不过我说的不算,在本宗,宗主师兄的话才是不能违背的,虽然宗主师兄一项平易近人,但是他的智慧、眼光,可不是等闲修士可以比拟的,而且两位要想在我未央宗有所斩获的话,待会见到宗主宗主的时候,出言可要谨慎啊。”高师直一脸尊敬的说道。

    “多谢前辈提醒,我们兄弟定然会珍惜这次机会,不负前辈的好意。”南流月恭敬道,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高师直的温和还是让他们很有好感的,至少比之眼高于顶的重华宗,未央宗给两人的感觉要好的多。

    “客气了,以后都是一家人,说不定两位是我未央宗未来的支柱呢,说实话,两位已是我见过的最好的选徒会修士之一了。”高师直笑道。

    “前辈客气了,我们还差的很远。”听到这话,秦放连忙答道,心下确实暗自小心,毕竟选徒会是,两人的表现已经尽量普通了,想不到仍旧给了高师直这样好的印象,要知道之前他还以为两人紧紧是赢得可进入二流宗门的资格呢。

    “你们不用谦虚,我想我在观人一项上还是博有所长的,否则宗主师兄也不会委以重任了。你们却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璞玉了。”高师直摇头道。

    “希望如前辈所讲,那样的话,我兄弟也有出头之日了。”南流月怕秦放谦虚的过分,连忙补救道。

    “呵呵,自然如此。”高师直呵呵一笑,稳步飞去。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