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得失
    未央宫 大殿深处

    看着茫然不知所措的秦放和南流月退出未央宫后。

    奉熙一直挂在脸上的那种随意的微笑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稳重中犹有尊敬的表情。

    “奉熙,这次你处理的很不错,连我也没想到你会留下他们。”一个带着淡淡威严的声音响在暗中起道。

    “今次应该是羞愧才是,若是没有师傅,今天熙儿根本就无法发现这两人的不妥。”奉熙恭敬道,态度竟然有些惶恐,绝不像是一宗之主的语气。

    “这也不能怪你,即使是我也没看出两人隐藏的修为,若不是此次试炼,我以本宗绝学化灵决引动两人灵力不的话,恐怕我也会被两人呢瞒过。”略带威严的声音轻轻一叹道。

    “这两人这么厉害?”奉熙微一皱眉道,他原以为以威严声音主人的修为可以轻松看透两人修为呢。

    “恩,不过放心,除此之外,恶姓兄弟两人没有什么特别的,而且两人的灵力中仿佛带着,一丝不已察觉的浩然正气。”威严声音略一思考道。

    “正气?居然是正气,奇怪了,不过这么说来,这两个家伙真的和妖修势力没有关系了。”奉熙疑问道。

    “应该是吧。”威严声音说道,他虽然感觉感觉到了一丝气息,但是并不肯定,毕竟拥有天雷罡风这种属性的灵力修士,在修真界根本没有,即使是他也只在渡劫时感受过罢了。

    “明白了,熙儿知道该怎么做了。”听到威严声音的口气,奉熙心中一定,正色道。

    “恩,明白就好,我回去了。”威严声音淡淡道,待最后一个字说完,已经仿佛远在数里之外了

    “恶独猖。。恶独狂。。。希望你们平安吧。。。”待威严声音远去,奉熙望向虚空自语道。

    雪练路

    秦放和南流月两人正心有余悸的走着,毕竟刚才的压迫力,即使是两人的修为也有些吃不消。

    “原来这些脚印是这么来的?果然可怕~!”等两人波动的心态稍稍平复,秦放率先苦笑道。

    “大宗门果然都不简单,只看脚印的数量,便可知道选徒会有多少落败修士被他们吸纳,那些人就算不是顶尖高手,也绝差不到哪里去。”南流月同样若有所思的看着散落无序的脚印道。

    “哎,确实如此,不过要是早知道浙西,我们兄弟就不这么拼命吧,只要我们顺势退上百步,也就不会引起我们的宗主大人注意了。”秦放轻叹道。

    “不,你的话虽然没错,但是当时根本没办法把,刚才那一瞬间,我体内灵力仿佛被故意激发一般,被急速压榨,身体更是在难以承受那种压力,如果当时我们若要是强行后退,必然是被人突然干掉的结果。”南流月心有余悸的说道。

    话语中,南流月显然对于刚才的境况不甚乐观,毕竟按照当时的估计,若要强行后退的话,两人轻则重伤不起,重则立毙当场。

    “是啊,刚才我们就像是被人在两头绷紧的牛筋,若我们在向相反方向用力的话,不用太多,只要一点点,两力相加之下,我们这两条小牛筋必然绷断,哎~!想不到奉熙居然这么厉害,不但可以压制我们,而且还能逼迫我们使出全力,我想这样的修为,比之谷天元、钟离道宣恐怕也不差多少了吧?”秦放同样无奈的叹道。

    “这次秦少错了,我想那个逼迫我们使用全力的应该不是奉熙,而是另有人在,很可能就是那个未央宗唯一的大成期修士,前任宗主商衰。”南流月摇头道。

    “嗯?你确定?不过你说的极有可能。”秦放愕然道,随机想到了什么。

    “我确定。”南流月故意耸了耸鼻子后,才认真回答道。

    “怪不得刚才我在奉熙身上,感觉不到应有的压力,我还以为自己太过慎重,使用的探查灵识过小呢。”秦放愕然道。

    此刻秦放已经相信南流月的话,因为他非常信任南流月的鼻子。

    “那人的气味非常淡,应该是把全身气穴全部闭合了,若不是衣服残留的气味,我想我也不能发现他。”南流月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这么小心的话,你的猜测应该八九不离十,想不到我们这么烫手啊”秦放叹道。

    “烫手可不是炙手可热,以我们目前的修为来看,现在变的烫手,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南流月无奈道。

    “你说的我明白,不过事情已经如此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秦放无奈道。

    “事情也许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差”南流月答道。

    “事情先放放也不要紧,重点是奉熙奉大宗主的态度,道目前看来,奉熙绝对是个人物,虽然修为不及那商衰那么修为高深,但是心思绝对不在谷天元这种老狐狸之下,有这位杀伐决断的宗主明言相告的话,反而是件好事了,至少我们此后不用在偷偷摸摸的了。”秦放深思了一会后向南流月分析道。

    “不要小看奉熙,我想即使不如商衰,其修为也绝对是离大成期不远的高手,否则何以镇得住这偌大的宗门,而且你说的杀伐决断,恐怕正是奉熙可怕的地方,现在这种看似良好的待遇,只是建立在我们没有可疑之处的基础上的罢了,一旦我们行为诡异的话,恐怕第一个迎来的就是奉熙的爆发。所以以现在的情况看,我们行事应该更加谨慎才是。”南流月摇头道。

    “话虽然说的没错,不过我们来此目的,对于他奉熙的未央宗来说并没有多大影响吧?而且,若我们目的达到,对他们未央宗来说应该是有利才是。别忘了未央宗和腾化宗之间并不和谐,若能够暗中把腾化宗宗主未来的孙女婿干掉,奉熙应该会乐见其成吧。”秦放思考道。

    “若能在暗中打击到腾化宗的话,奉熙自然是高兴还来不及,但若是摆在明面上的话就是另一番光景了,一旦我们身份暴露,单是迫于腾化宗的压力,就足够奉熙把我们出卖给腾化宗了。”南流月分析道。

    “我们会把自己暴露给腾化宗么?”秦放笑着反问道。

    “我们当然不会,不过意料之外的就不知道了啊。”南流月答道。

    “也是,若是一招不慎,只是钟离衍娇就够我们受了。”秦放微微一颤后说道。

    想起薛史和钟离衍娇的亲密劲,秦放就仿佛看到了腾化宗那漫天的修士向自己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