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百零九章 逃生
    “小子好狡诈,本座拼着重伤也要杀死你。”被秦放埋伏的雷球击伤后,神秘人已经开始恼羞成怒。

    一件闪着流光的火红色巨大箩罩,被其掷了出来。

    此刻神秘人已经顾不得暴露身份了,直接使用了自己的拿手法器。

    毕竟对手只不过是洞虚中期罢了。

    以神秘人分神期的修为,历经这么长时间,不但没有拿下这个卑微的对手,反而被其重伤,已经让神秘人心中燃起了无限怒火。

    另一边的秦放却是心中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刚才那个招数真起到了作用,重伤了神秘修士。

    要知道此招,秦放在当初无尽沙海和南流月比斗时施展过一次。

    那时秦放修为还只有先天期,而此招只能让当时的南流月感到麻木一下罢了。

    多年之后再使用,竟然可以把雷暴压制到极为细小的颗粒,利用荆雷甲的突刺放出去,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确实让秦放高兴。

    但是另一方面,秦放此刻的的情形却是差到了极点。

    经过连续施展灵力,他体内的火毒已经压制不住了,蔓延的火毒犹如脱缰的野马一般,疯狂的在他体内乱穿着。

    现在不要说对敌了,就是神秘人不做什么,只是静静等待。

    用不了不久,不能疗伤压制的秦放就会被火毒吞噬。

    更何况此刻神秘人已经恼羞成怒,施展出了一件看上去威力就十分巨大的法器。

    “死吧~!”就在秦放准备拼死给在眼前准备施展法器的神秘人留个记号的时候,他耳边突然响起了这么一声让人感觉寒气直冒的声音。

    接着不等秦放转头,一股强大之极巨冲力,立刻从秦放腰部透体而入,轻易就把秦放的元婴撕扯成片片碎屑。

    而秦放则一脸难以置信之色的轰的一声砸在蓝星岛上。

    “你怎么回来了?”粗燥声音的神秘人讶道,声音中仍旧带着丝丝余怒。

    “我不回来,让你继续疯?!竟然在这里使用炎心地火罩,你怕死的不够快么?~!”那个本应远去的低沉声音怒道。

    “你不用管,我自由办法~!”粗燥的声音道。

    “管你?我是怕大事不成~!这么长时间,又有雷暴这么大的动静,已经把未央宗执法队引来了,还不快点走~!迟了的话,我们谁都走不了~!”低沉的声音低喝道。

    “可是此人怎么办,不把他碎尸万段,怎能消我之恨~!”粗燥的声音同样闷吼道。

    “大事要紧,此人中了我的柔和了地裂诀的一记重拳,元婴已经尽碎,绝无幸免,留下他的尸身还能拖延一会,否则即使我们也走之不及~!”低沉的声音急道

    “啊,可恶~!我们走~!”粗燥的声音一声不甘的低吼后,只能无奈的跟着低沉声音的神秘人急速遁走。

    而这个情况却足够秦放庆幸了的了。

    若不是激烈的打斗引起了未央宗宗门的注意而怕人的话。

    只要神秘人有一点时间看一眼倒地不起的他的话,必然大吃已经。

    因为那被低沉声音神秘人认定必死无疑的秦放,竟然还存有一丝虚弱却不曾断绝的气息。

    不过虽然仍旧还活着,但是现在秦放的情况确实极度糟糕的。

    元婴碎裂虽然对能元婴随心聚散的他来说不算什么。

    但是却已经足够让秦放重伤的了,特别是在现在这种火毒四溢的情况下。

    在火毒和元婴碎裂的双重冲击下,此刻的秦放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只能勉强聚集起最后一丝灵力把自己遁入地下而已。

    因为现在的秦放可没有力气,再为自己换上如意鬼面了。

    没有如意鬼面,就没有恶毒猖的身份,如果被未央宗之法队发现。

    那他秦放就是闯入者,到时候,绝对会真的死上一次。

    毕竟此刻的秦放不要说动手,就是动动手指都经脉欲裂,潺潺不能。

    若说秦放还能做什么的话,也只生凭借遁法的神奇,把他自己硬生生的遁入土层之下而已。

    不过就算是这样,秦放也是在自己遁入地下不久,就完全陷入了昏迷。

    好在秦放昏迷中秦放气息微弱,躲不过了未央宗的执法队。

    在昏迷中秦放仿佛听到了有数量不少的修士来到此地。

    他们甚至在议论“雷火争斗。”“威力巨大”“不知来历”等等怪异的事情。

    只是朦胧中秦放也不知道倒地是自己听到的,还是昏迷中产生的幻觉。

    就这样浑浑噩噩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后,秦放才慢慢转醒。

    不过醒来后秦放却感觉还是昏迷时候好。

    醒来的他,哪怕仅仅是睁开眼皮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他痛几欲昏死了。

    要不是还有担心南流月身上潜在的火毒的威胁,秦放真想就这么再睡过去。

    不过,秦放很明白,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

    在强忍住身体欲裂的疼痛后,秦放终于进入了修炼的境界。

    只是一进入到内视状态,就让秦放大吃一经,同时也明白过来,为何神秘人自信满满的火毒,没有把他毒死了。

    他现在的体内,大量的灵力竟然和火毒交相驳杂起来,仿佛柔和了一样,一起流动。

    而秦放渐渐凝结的元婴之上,更是布满了一道道火红色痕迹,仿佛被砍出一道道血痕一样,只是那不时迸发的火毒,让他的元婴,看上去有些狰狞恐怖。

    “看来应该是元婴被击碎的时候,蕴含在元婴中的那些强大凝结灵力把火毒暂时压制下去了,只是过程中好像被火毒侵入了,不过看元婴情形,这个融合并不是什么好事,不定什么时候灵力就无法压制火毒了,突然来那么爆发一下,若是平时也就罢了,大不了重伤,但是要是与人争斗的时候来这么一下,我这条捡来的小名就会彻底交代了吧。看来还是先把灵力回复一下,再用提香炉慢慢抽取吧。”发觉自己体内的变化后,秦放苦笑一下,虽然很快就明白过来体内状况的原因。

    但是他也很清楚,侵入元婴的火毒恐怕不是那么好清除的,即使有提香炉,也会像抽筋剥皮般难受,甚至很可能向当初的黑娥一样,提香炉根本无法治本,毕竟火毒已经侵入元婴了。

    “不想了,大不了让月少把我元婴在打散一遍就是。”秦放恶狠狠的想到,身体也逐渐放松,开始恢复起灵力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