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百一十五章 被困
    “又欠你一次,今次本少痊愈,定要带你去一趟最好的酒楼,喝个痛快。”看着南流月身边那几十堆燃烧的灰烬,秦放虚弱道。

    “哪有心情,再说我们兄弟,需要说这个么?倒是你现的状态,没问题了吧,感觉怎样?”南流月一边无奈的笑着,一边关心道。

    “我想,应该没事了,虽然身上还是很疼,没有一点力气,但是我能感觉到,本来被火毒迸散的元婴开始凝结了,我想用不了多久就应该没事了。”秦放审视了一番后说道。

    “呼~!幸好如此,否则继续下去的话,恐怕想救你都不行了。”见到秦放没事,南流月放心的笑道。

    “怎么了?这里还有什么不妥么?”秦放一惊道。

    “没什么,再不好的话,这里空间,可不够装这些东西了,我的储物腰带都满了啊。”南流月一遍拍摄储物腰带,一遍指着身边的指天树的灰烬笑道。

    “呵呵,幸好有储物腰带,否则,单是烧下的灰烬就能把我们掩埋吧?我可不想被这东西埋住。”秦放点头道。

    “嗯,想不到那么一点火,竟然如此强悍。”南流月心有余悸的说道。

    “强大又如何?还不是被你我兄弟解决了?呵呵,大乘期妖修都不敢碰的东西,竟然被你我解决了,这只能说明我们兄弟命不该绝。”秦放笑道。

    “算是吧,不过秦少,你还有没有百香丹?救你的时候我的用光了,我想你想要尽快恢复,百香丹是首选的宝物。”南流月一顿后问道。

    “还有些,不过这些东西怎比的了仙泉?”秦放自信的一笑,随即一土黄色的瓶子便凌空出现在空中,正是当日沈天寿炼制出来装仙泉的法器。

    当初秦放带来五人份的仙泉,被南流月和顾画师用去两份,如今还有三份收在瓶中,正好医治他自己的伤势。

    要知道当日秦放被虫魔所伤,比之现在也不差多少。只是身边的人从典铮柔换成了南流月罢了。

    “呵呵,本少现在全身没有半分力气,有劳月少喂我了,哦,我想,一份就够了”秦放躺在地上无奈的笑道,

    现在秦放一点力气都没有,自然无法接住仙泉,需要累得南流月帮忙喂食。

    南流月呵呵一笑,也不介意,随手一抄,已然将仙泉拿到手里。

    而后才十分认真的把仙泉向秦放口中喂去。

    服用过仙泉后,在南流月的帮助下,秦放开始盘膝运功,恢复伤势。

    不过仙泉果然不愧是疗伤至宝,入体的一瞬间,就化作无数清凉之气向秦放身体内游走,修补着秦放那已经被烧灼的千疮百孔的身体。

    而另一边南流月也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在喂完秦放仙泉后,南流月把自己的灵力向让秦放体内输去。

    同根本源的灵力对于药力的发挥也是有不弱的效果。

    再者南流月独有的长生真气,也是极为强大的疗伤圣品。

    三者相加之下,让秦放不禁舒服的*起来,身上的伤势也开始逐渐恢复。

    修真无时间。

    在仙泉的强大修复能力下,仅仅两天的时间过去。

    秦放已经恢复了不少的力气。

    虽然仍旧灵力匮乏,但是起身走路已经不成问题了。

    “看来没事了,我想在静养半月左右,本少的伤势就能痊愈,不,恐怕实力会更加强悍。”能够活动后,秦放心情大好,向南流月说道。

    “我现在不担心你,而是担心我们了,你没发现我们被困住了么?”出乎意料的是,看着精神焕发的秦放,南流月首次苦闷道。

    “怎么了?难道土遁之术出不去?我们可是可以遁入此地的啊。”秦放诧异道,当日他们确确实实是用土遁之术遁入此地的。

    “那是当时而不是现在。”南流月苦笑道。

    “什么意思?”秦放疑惑道。

    “我认真检查过了,周围的泥土经过那诡异蓝焰不知多少年的烧灼,已经开始异化了,土层中不但蕴含着诡异的火力,让我们的遁术不能遁出,而且经过这许多年的烧灼,本来松散的土层竟然变的犹如瓷壶一般光滑,没有半点空洞,让我的植物也无能为力。”南流月无奈的解释道。

    “是么?那我们遁入的地方呢?”秦放下意识的看向头顶,他知道没有空洞,南流月的植物就无法撑破这个浑然一体的天然牢笼,但是当时他们遁入的地方呢,那里可是可以遁入的。

    “没用!别看了,我们遁入的那个地方,在蓝焰离开这根石笋的时候,就开始硬化了,如今已经变的和其他地方一样,没有半点侥幸可言。”南流月继续道。

    “不会吧,难道我们洞虚期的实力还不足以轰开这些东西么?”听到这话,秦放不禁惊诧的低呼道。

    “哎~!看吧~!”南流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后,突然用尽全身向洞穴墙壁击去。

    从南流月的动作,秦放就知道,这一击绝对是南流月的倾力一击,即使是他也要用尽全力,才能比拟。

    不过让秦放意外的是,虽然这一击发出了震慑心魄的撞击声,但是却丝毫没有他想象中的墙体碎裂的迹象。

    而且不止如此,在砰~!的一声撞击后,墙壁仿佛牛筋做成的一般竟然把南流月直接弹了回来。

    要不是南流月有所准备的话,甚至会被反冲之力伤到。

    “怎么会这样,难道这辈子就要被困在这鬼地方了?”秦放诧异道。

    “我不知掉,不过以我们目前的修为看,我们出不了这个地方。”南流月苦笑道。

    “月少先等等,等我的修为回复的时候,我们再俩合力一击试试。”秦放心念一转道。

    “根据我的判断,即使我们两人在全盛期,想要破掉这层土质同样十分困难,除非我们的修为在有所提高。”南流月叹声道。

    “那岂不是要暂时放过薛史狗贼?”秦放愕然道。

    “恐怕是这样了,不过现在我担心反倒不是这个,而是我们这么诡异的“失踪”后,未央宗的反应。毕竟提高修为可不是短时间的事情。奉熙若就此对我们产生什么疑惑的话,我们的大计只会付之流水。”南流月摇头道。

    现在秦放和南流月两人的底细虽然被奉熙知晓部分,但是奉熙却完全不知道两人的真正目的。

    但是若困在此地提高修为的话,可就难说了。

    毕竟修为提高不是一件短时间的事情,轻者数十年,重者百年都不过是。

    而秦放和南流月两人,若就此失踪的话,想不引起奉熙的注意都不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