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百二十章 危如
    “恩?你们两个是谁?”飞行中钱浩,看到飞起的秦放和南流月两人,不禁疑惑的问道。

    钱浩的修为比之秦放和南流月还要高上不少,自然能探知两人的存在。

    只是钱浩地位甚高,和华烨说话尚且高傲,岂会记得两个无名小卒,再说上次会见秦放和南流月时,根本没有正眼相看。

    此刻只凭肉眼,自然无法认定秦放和南流月。

    “在下恶独猖~!”

    “在下恶独狂~!”

    “拜见师兄。”秦放和南流月异口同声道。

    “原来是你们?!宗主有令,若是见到两位师弟,必须立刻带你们去见宗主,两位师弟跟我走吧。”听到两人自报家门后,钱浩先是一愣,随即正色向两人道。

    “奉宗主要见我们兄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秦放诧异的问道。心中不禁暗想,难道是奉熙知道了那天打斗的事情中有他一份,又或者知道了南流月身怀重宝。

    “这个事情不要问我,具体是什么我并不清楚,等两位师弟见到宗主便可知道。”钱浩略一皱眉后答道。

    “怎么可能连钱师兄你都不知道么?师兄可是未来的。。”秦放一愣诧异的继续问道。

    但是不待秦放说完,钱浩身上威压便骤然一放而收,略带不满的说道“恶独猖,月前奉熙宗主亲自下达要见你们的命令,并没说明原因,我自然不知道,何况宗主找你们,何用你们多问?!随我前去拜见宗主便是,到时候宗主自会让你知道~!”

    毕竟无论怎么算,钱浩都是这蓝星域中的负责人,他的话在蓝星域或者新近修士中就是命令,当然由不得两个新入宗门的小子质疑。

    只是此话,却让一项看不惯权贵的秦放心中微怒,更何况钱浩有很大的机会就是把他打伤那人。

    所以一听这话,秦放便要出言反驳。

    不过正待他要反唇相讥之时,却被南流月按下身来岔开道:“独猖,钱师兄的话已经很清楚了,我们去了自会知道,你不要多问了,更何况是奉宗主要我们前去,做弟子的自然不能让钱师兄再为难了。”

    听到这话,秦放一愣,不过旋即明白过来南流月的意思,因为南流月的话中刻意加重了话语中“奉宗主”三字,这就说明神秘人的行动还没有开始,两人必须抓紧时间了,此时实在不宜横生枝节。

    而且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和钱浩翻脸的时候,只会把两人至于未央宗的对立面,便宜那两个神秘修士罢了。

    所以权衡之下秦放只得无奈的向钱浩一拱手道:“是师弟心急了,师兄莫怪,有老师兄了带路,我们兄弟这就前去拜见宗主。”

    “哼~!走吧,跟不上不要怨我~!”钱浩冷哼一声道。

    钱浩能够掌管蓝星域,又被指定为下任宗主,自然也是老而成精的任务,岂会看不出秦放的不满。

    不过奉熙确实有命令要他们去见,此刻不好发作罢了。

    钱浩说罢,身形一转,便径直向岛内飞去,只是速度方面,毫无估及,竟然故意的维持在元婴中期修士所能达到的巅峰,仿佛有意无意的要看秦放和南流月出丑一般。

    累的秦放和南流月不但需要连忙跟去,还不得不故意装作不支的样子。

    “这钱耗子心地绝对是小人一个,就算和老子相斗的神秘修士不是他,我们也该小心此人背后的阴招。”看到钱浩故意让两人出丑举动,秦放向南流月传音道。

    毕竟在钱浩眼中两人只不过是元婴中期罢了,这种举动明显是有意羞辱两人。

    “秦少今次定然判断失误,若钱浩此人真的是这么喜形于色,度量狭窄的话,奉熙会把他捧上如此高位么?”南流月没有答话,而是向秦放反问道。

    “恩?!。你的意思。。哦,我明白了。。。哎~!你说的对,是我先入为主了。”秦放一愣,随即明悟过来。

    钱浩可是未央宗的未来,如此这番做派确实不堪大用。

    “我想钱浩定然知道奉熙找我们是为了何事,所以预先试探一番罢了。只是有些奇怪,奉熙好像并没有把我们的底细告诉此人。”南流月分析道。

    奉熙可是知道两人修为的底细的,虽然是在两人再次提高之前的,但是也绝不是钱浩试探的元婴中期。

    “不知道,不过说不定是他故意而为,为了就是让我们放松警惕,若他真的是未来的宗主,我才不信奉熙不会向他照拂他一二。”秦放皱眉道。

    “若真的如你所说,钱浩知道我们的修为而又故意做出他不知道的姿态的话,那我们此行可就危险了。”南流月一震道。

    若是奉熙故意让钱浩这么做的话,就表明奉熙对两人有了杀心。

    “危险应该是有,不过要看我们的动作了,只要小心应对,我想应该没事,虽然我们那两次足够引起奉熙的注意,但是奉熙也没有把握的事情的因果关系,我想他应该还只是疑惑而已,否则不必这么大费周章,让未央宗上下寻找我们了,只要一到杀令就够了,我想只要我们能说通奉熙,定然无事。”秦放分析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如何让奉熙相信我们,他可是只老狐狸,就算我们说的合理,也未必会相信我们,毕竟哦我们没有证据。”南流月叹道。

    “呵呵,空想也不是办法,到时候在随机应变吧,不过有一点我们要注意,奉熙对我们的行为颇为注意了,所以我们修为和底牌决不能让他知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他翻脸的时候保留一线生机,所以在奉熙面前我们还是尽量低调吧。”秦放笑道。

    “哎,尽量吧,别忘了奉熙背后还有一个大成期的老怪物啊。”南流月提醒道。

    “商衰。。。威胁啊。。”秦放嘴角泛出一丝苦涩道。

    大成期的修士可不是常理可以衡量的,两人对上渡劫期的妖修都毫无反抗之力,更何况是大成期的怪物。

    “是啊,而虽然说我们走一步算一步吧,但总不能太被动,还是预先设想一番的好,毕竟对他们未央宗有利。。总会有说辞的。”南流月说道。

    “那我再想想。总不能让我们的运气便如此之差啊。”秦放一笑,脑中却开始思考起来。

    “是啊。。”南流月应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