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百二十二章 相信
    虽然奉熙已经信了两人七成。

    但是作为一宗之主,奉熙必须以宗门为重,所以他必须知道事情的真相。

    而想知道,就必须对秦放和南流月代表的恶家兄弟严词以待。

    “宗主,小人所讲句句属实,宗主若不相信可私下防备,暗中寻查就是,相信会有所发现。”秦放应道。

    “若如你所讲,我还有时间细细察看么?”奉熙冷声道。

    “宗主,若不相信,我还有一法,那个外来的神秘人既然需要掩饰身份,那定然是光明正大来到此地的,我想只要宗主回忆一下近期到访的修士,自然可以做到心中有数。”一旁的南流月见状,连忙说道。

    “近期到访的只有我至交好友重华宗的少主谷存之一人而已,而且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不是他,更何况他的修为和本宗一样都已经到了渡劫中期,想要灭掉你们并不会大费周章。”奉熙微一皱眉后答道。

    “真的没有其他人了么?”秦放讶道,心中不由的暗思:难道自己真的会错了意了,那人不是光明正大来的。

    “难道你们怀疑本宗?!”奉熙不悦道。

    “当然不是,宗主自己怎会作出不利宗门的事情,不过会否是宗主遗漏呢?”南流月接口道。

    “存之今次来此是被迫的,因为一些意外,他来此时已经重伤,故而老夫曾传讯给腾化宗宗主谷天元,谷宗主是存之的父亲,所以前段时间谷宗主也带人来过,不过,那人怎么回事谷天元?我想不用我说,你们也清楚吧,谷天元大乘期的修为,会灭不掉你们么?”奉熙语带轻视的说道。

    “那人当然不会是谷天元,否则我们那还有命来,不过宗主难道能保证谷天元带来的人中就没有么?”秦放追问道。

    “这些我自然会查,但终究要时间,而且存之和我之间的兄弟之义,并不比你们差。”奉熙脸色微变道。

    “难道宗主还不信我们兄弟?认为我们在故意离间本宗与腾化宗的关系么?”听到这话,南流月只能故意无奈道。

    要不是事关重大,他也不会怀疑谷天元一行,毕竟来时高师直已经把未央宗和腾化宗的良好关系告诉两人了。

    易地而处,唤作是他和秦放的话,他是打死也绝不会对秦放有一丝怀疑的。

    听到南流月的叹息,奉熙出奇的并没有立即答话,而是抬头望向了虚空。

    良久,当秦放和南流月都开始有些焦急的时候,奉熙才眼中光芒大盛的看向两人,一字一句的说道:“目前本宗是相信你们的,否则若是不相信的话,你们此刻只怕已经死了。”

    “什么?!”饶是心中已经有所想,秦放和南流月仍旧不能自己的同时惊道。

    “有什么惊讶的,自从你们来到之后,本宗先是有弟子诡异的被铁甲军蚁这种低级魔兽杀死,继而又出现高阶修士在蓝星域那种弟子级的地方争斗的大事,我能不怀疑你们么?要知道我可是知道你们底细的。”奉熙毫无愧色的说道。

    “那宗主也不应该凭此就如此武断啊~!”南流月故意惊道。

    “武断?这可不是武断,而是明断,要知道独猖可是雷灵力,和高阶修士争斗之地一方一样,所以他必然和此事难逃关系,而这两件诡异的事请后,你们兄弟两人竟然也消失了,甚至连商老宗主灵识都查不到你们,要知道那些诡异之事可是在你们一同消失之后就再没有发生过啊,你们说我是不是有足够的理由杀了你们?!恩?!”奉熙脸色不变的说道,不过话语中尽显一代枭雄本色。

    “那宗主为何突然如此坦白?”秦放继续追问道。

    “这要感谢你们的坦白,本宗已经看过争斗现场,确实和独猖你所说差之不多。要不是如此的话,你们今日绝走不出此宫。”奉熙平静答道。

    “可是,既然如此,为何之前宗主为还要怀疑我们的话?”秦放愕然道。

    “当然要怀疑,毕竟语蝶虽然是我的女儿,但是对于宗门来说意义不大,神秘人没有理由图谋她。”奉熙正色道。

    “哎,既然如此,我们兄弟确实无话可说了,因为我们并不知道原因,不过宗主可留意我宗内分神初期且是火属性灵力的修士,至少可以先保不失。至于我们兄弟,也只能言尽于此了,宗主不相信,我们也不没办法,不过请宗主让我们离开未央宗吧,目前的情况我们兄弟也只能置身事外好寻求自保了。”听到这话南流月不禁叹息道。

    “呵呵,起初不信,不过却不代表现在不信,否则我也不必和你们说明了。所以你们自然不用退出宗门,更何况我未央宗虽不是一流宗门,但是也绝对是修真路上有力的保证啊。”奉熙笑道。

    “恩?宗主相信我们了?难道就因为我们兄弟的坦诚?”南流月装做一愣道,他才不相信奉熙这个老狐狸单凭几句话就相信他。

    “呵呵,一部分吧,首先你说的确实是事实,其次你们所说的火毒和渡劫期妖修之事只要探查,不久就会清楚,再次么。。呵呵,是你们的大胆啊,要知道在修真界,无论是散修还是宗门修士,只要修真时间不算太短,想必都应该知道我和谷存之当年的事情,知道那些事情还敢在我面前直指存之的,不是愚蠢之际就是心中无愧了,我想两位既然能在散修中修到洞虚中期,自然不是傻子吧。”奉熙看向两人道。

    “原来如此,那么既然这样宗主相信,就请就快点有所行动吧,否则迟恐不及啊。”秦放和南流月对看一眼后说道。

    对视中秦放和南流月两人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庆幸。

    毕竟两人修为虽然高达洞虚中期,但是修真时间并不长,阅历方面也是非常欠缺。

    由于当日顾画师没有说过奉熙和谷存之之间的事,所以秦放和南流月杜宇奉熙和谷存之他们之间的事情确实无不知道。

    这倒不是顾画师有意不说这些内幕,而是当日定计的时候,顾画师只是把未央宗当作跳板罢了,自然不需要说明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

    毕竟做个低级弟子,和奉熙之间的交集并不多。

    不过没想到是,这反倒无意中,帮了秦放和南流月一把。

    否则要是秦放、南流月两人,知道忌奉熙和谷存之两者之间的关系,说不定还真的会心有顾忌,不敢直言了。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