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百三十章 见
    双日映天,千法阁三层一脚的杂项区玉简当中,两个挺拔身形正无声的站立着。

    “咦~!这是什么,哎~!月少,你来看啊,这里居然有这种内容的玉简啊~!”秦放再次拿起一颗玉简轻轻扫视后愕然道。

    “什么东西?”南流月头也不抬的问道,此刻他正津津有味的看着一本高阶阵法布阵要求,对其中所讲大有感悟。

    “嘿嘿,听了莫要激动哦,此玉简内容叫做《七图心得》。”秦放一晃书简道。

    “恩?哦,《七图心得》啊,恩~!你说什么?《七图心得》?”南流月先是一应,随即放下手中的玉简惊道。

    “呵呵,不错,正是《七图心得》,你自己看吧。”秦放一边笑,一边向南流月递过玉简道。

    “好,快给我看看。”南流月惊喜道,随即秦放接过玉简。

    要知道,秦放和南流月两人,自从知道自己所学来自七图后,就非常想知道自己功法相关的东西。

    可惜除了当日学的风雷灵力,这么长的时间,两人只得到了一个功法总纲罢了。

    其他的一盖都没有遇到过。

    所以对于南流月这个玉简中《七图心得》十分看重。

    “恩?此简介少怎么样?有没有有用的东西?”看着南流月认真审视的样子,秦放不禁问道。

    “现在看起来还算不错。”灵识初步扫视后,南流月整理一下思维回答道。

    因为这本《七图心得》比之当日顾画师对于七图的解释还要详尽几分,不但记载有七图骤然出现的大体时间,而且记录了此后得到七图的修士诸多结局。

    其中有的落魄而死,有的羽化飞升,不一而足,道尽七图的诡异。

    而且此书甚至揣测出七图七张图中所暗含的内容可能为:丹、阵、宝、诀四类,其中除了前三类各一张,诀类一项有四张。

    不过若算起来,最为珍贵的应该算是宝类那张七图。

    据说此图中有一宝藏,宝藏中包罗万象,有数不尽的珍宝。

    这张图才是所有修士争夺的七图的真正原因。

    只是历届获得此图的修士都没有探查术任何结果罢了。

    “呵呵,看来很值得期待啊。”听到南流月的回答,秦放笑道。

    “算是吧,不过这本书上面虽然涉猎极多,但是有些遗憾的是,并没有任何一处记载,和我们一样,学到风雷灵力的修士。所以我们此后还要靠自己来摸索修炼。”南流月看完后,略带遗憾说道。

    “那怎么会有总纲上的境界介绍?”秦放问道。

    “那只是介绍罢了,是和七图一同出现的,只是介绍虽有,功法却没人得到。”南流月摇头道。

    “恩,这么说也对,毕竟应该没有人像我们一样得到那种功法才是,别忘了七图表面上还有很多东西,现在回想起来也是些不得了的东西,只是我们当初不懂罢了,不过当初我们不懂,可不表示修真界的其他修士不懂。所以他们再有了表面上收获后,应该不会深究,更何况这等宝物,哪会有人像我们那大大方方的拿来烧的?”秦放坦然道。

    “这次秦少可是想错了,这里面说,很多修士得到此图后除了研究图面上的东西外,都会选折水浸火烧之类的试探。”南流月笑道。

    “不是吧,那怎么没有我们功法的记载?”秦放愕然道。

    “我怎么知道,不过我说的确实真的,比如这玉简里面记载的七图中其中一幅图的毁灭的原因,就是应为得到他的修士怀疑七图其中暗藏了秘密,摆下了炼器宗师才会用到的六级阵法九天离火阵来烧它。”南流月说道。

    “不是吧?这都没把此图烧坏么?”秦放闻言惊诧道。

    毕竟在凡间,六级阵法的恐怖威力,已经不是人言可以说明的了。

    “我说秦少,话要听全啊,我已经说了,这是其中一幅图的毁灭原因。在那种阵法下,七图直接损毁了。不过像我们那样偶尔发现透光的修士确实应该没有。”南流月叹道,不由的想起他们意外得到七图的的过程。

    “哎,原来如此,但愿毁掉这幅图,不是那副暗藏宝藏的宝字图,否则可是我们寻宝的前景可是大大不妙啊~!”秦放另有所想的叹道。

    “秦少还是不要妄想的好,别忘了宝字图只是七图的七分之一罢了,而现存在修真界的七图,有据可查的,只剩三幅图了,这还不包裹其中已经落入我们手中的那两幅图,所以那剩余的那幅很可能会让你失望啊~!”南流月晒道。

    “呵呵,在得到此图前,总算还是保留了是一份希望不是么?”秦放笑道。

    “哎。说不过。。。恩?有人进入三层了。”南流月刚想说什么,突然话锋一转后陷入沉默。

    刚才灵压一动,南流月便知道,又有修士进入到千法阁的三层。

    不过这种现象,他和秦放两人经已经经过数十次,应对起来自然轻车熟路。

    “嘿嘿。。”秦放轻笑一声后,便同样陷入沉默,装作认真阅读起来。

    不过在两人装着沉浸的时候,一声熟悉的声音却打断了两人的思路。

    “原来你们还在这里,哎,让为兄好找啊~!”

    “华师兄?怎么是你?有事?”秦放抬头愕然道。

    “可不就是我么?好了,长话短说,师兄我有要事要离开宗门,答应过你们的东西给你们送来了。”华烨没好气的叹道。

    “华师兄要出门?这么急,是什么事?”南流月寻问道。

    “呵呵。。恩。。那个宗门密令,不能说,不能说啊~!”华烨尴尬道。

    “呵呵,是师弟唐突了,师兄见谅。”南流月毫不介意的洒然道。

    “没事,那个,恩,答应给你们要的冰妖花,师兄给你们找来了,不过此物属于妖兽级别,按宗规不能带入此地,所以需要你们麻烦一趟跟师兄出去拿。”华烨解释道。

    “原来是这事,多谢师兄费心了,我们兄弟这就随你出去。”秦放恍然道,之前他曾拜托华烨寻找冰妖花,自己已经忘了,想不到华烨仍旧记得,心中不免一热。

    “恩,这就好,我们出去谈吧。”华烨微一点头,率先向出入阵法走去。

    秦放和南流月对看一眼后,同时跟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