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百四十章 杀伐
    “徐商?呵呵,我刚才他手里买了一件代步法器。”秦放笑着向边岳说道。

    “哦?居然敢收秦兄的灵石,这徐商也太胆大包天了,等他来了,本座就收拾他,给秦兄出气。”边岳一愣道。

    “哪里哪里,我和贵楼,你卖我买,交易而已,不过这徐商兄真是贵楼经商的一把好手啊。”秦放连忙笑着解释道。

    “哦?是么,徐商就让能被秦兄推荐,小弟要好好看看此子啊。”边岳点头笑道。

    正说着,突然有一人上来,正是徐商。

    看到边岳后,徐商连忙行礼。

    “少主,属下发现一个点子,此子身家不菲,那残次的遁天雷舟,被此人毫不犹豫的以十块上品灵识买走,怎么样要不要属下把他。。。。”行礼后,徐商道笑呵呵的向边岳说道。

    “恩?徐商,你胆子很大啊,你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么?~!恩~!?居然打起自己的客人的注意来了?我万灵楼是这么教你的么~!!你让我万灵楼的招牌往哪摆?!”听到一半,边岳面色转冷,冷哼着向徐商问责道。

    此时,边岳脸上的笑容顿时不见,一股阴寒的气息扑面而来,硬生生的把徐商接下来的话堵在肚里。

    “少主。。我。。”突来的变化,让徐商一愣,茫然不知所措起来。

    “看来我被人当作鱼腩了啊,这冤大头当的还真亏。”秦放突然不阴不阳的说道。

    听到徐商的话,秦放面皮顿时一冷,那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才心急之下,把这财不露白这无上的至理名言给忘却了,没想着一点疏忽,就被人盯上了。

    “哦?原来买家是秦兄?幸好,幸好是自己人,否则我万灵楼此次名声就被此人就毁了,徐商~!本座给你的教训,哼~!。”听到秦放这么说,联系到刚才秦放的话,边岳一愣后随即笑道,不过笑容中有些阴显。

    只是边岳说罢,不等徐商回答,骤然出手。

    只听见刺啦一声轻响,徐商的一条手臂就被边岳硬生生的撕了下来,汩汩流血。

    突然的变化,让秦放和囡囡等人不禁齐齐一愣,就连徐商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不过当身体的剧痛传来的时候,徐商这个脸庞消瘦的汉子,居然咬住牙关,愣是没有喊出一点声音。

    “哼,这是你败坏本楼名声的小惩戒,再有下次,你徐商就可以永远没有痛苦了。”边岳面色阴沉的说道。

    说罢,抬手间寒气窜起,瞬间就把被他撕下的徐商手臂冻成蓝冰。

    随后啪的一声脆响,徐商的手臂连同寒冰一同碎做无数碎片,如此一来徐商的手臂在飞升前十没有希望找回了。

    不过,徐商自己,看着这一切,虽然面部微微抽搐,却没有丝毫行动,而是恭敬应道:“属下知错~!”

    “滚到一边去~!哎,小弟管教无妨,让几位看笑话了,小六,你带贵客去传送阵吧,我要把这里的事向家族汇报,这可是关系到我万灵楼一师声名的大事。几位对不起,少陪了。”处理完徐商,边岳再次恢复到那种人畜无害的表情。

    只是再次面对边岳这表情,秦放可不敢大意了,这样杀伐果断的人物,绝不像他的外表这么简单

    发生了这种事,即使沈天寿和边岳家老祖关系极好,囡囡也不好再待在此地,连忙和秦放以及七彩一起跟着那个名叫小六的小厮出去,准备进入传动阵,离开此地了。

    等秦放一行三人离开楼阁之后,原本面带微笑的边岳,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

    向着几人离开的地方恶狠狠的看了半天后,边岳才转头向徐商道:“徐商~!今日本座毁你一臂,你心中是否怨我?!”

    “卑职不敢~!”徐商面露惊惶道,他可是深知自己家这个少主的手段的,那已经不仅仅是残忍了。

    “不敢?哼~!这么说,你已经明白,为何本座会毁你一臂了么?”边岳不置可否的再次问道。

    “属下知道,在目前情况下,主上大人和沈天寿大人关系微妙,此次属下得罪了沈天寿大人的那边人,自当受到处罚。”徐商恭敬道,虽然失去一臂,但是他却不敢对边岳有丝毫怨言。

    “这就是你的明白?!恩?!哼~!蠢货~!那沈天寿虽强,只是代表我们不会去主动去惹他,但是并代表本楼怕他~!所以你自以为得你罪秦放这件事,算起来并不算是什么大事。”边岳坐在一个躺椅上,慢声道。

    不过话说道一半,边岳陡然做起,脸色也随之一寒,话锋开始转冷道:“但是~!你把本楼的秘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堂而皇之的说出来,罪过就大了,此事一旦传出,老祖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万灵楼信用,就必然被你毁于一旦了,这种损失岂是你这种角色能承担的了的,恩~!?哼~!只此一点,就此将你碎尸万段也不为过~!”

    “属下知错,属下知错~!谢少主不杀之恩。”听闻此言,徐商脸上密出一层冷汗,连忙跪地谢道。

    显然此刻徐商也想到了,杀客夺宝的事,被囡囡等几人传出去的后果。

    “哼~!罢了~!你起来吧~!总算你还对我楼有些忠心,此次的事情就算了,不过你要时刻谨记,有些事就算明明做了*,这立牌坊还是要立的~!否则,不用我多说了吧?”边岳不怒而威说道。

    此时的边岳哪里还有囡囡身边,那萎缩小胖子的,一点样子,分明是个喜怒无常的枭雄。

    “是,属下明白。”听到这话,徐商恭敬应道,他知道这个时候边岳要的就是他的态度。

    “好了,此事过去,你现在把日前客人带来的那两幅画像,拿出来我看看。”看到手下人明白,边岳心情略好,不急不缓吩咐道。

    听到这话,徐商立刻从随身的储物手镯中拿出两副画轴,恭敬的向边岳递去。

    边岳拿出其中一幅,向空中一丢,画轴便像被一只无形的手臂把扶着,缓缓展开。

    那展开的卷轴上,没有任何多于的修饰,只是栩栩如生的画着一个凶神恶煞之徒。

    此人,面相极为丑恶,一眼望去便让人感觉到满身的煞气,绝非善类。

    只是,若是秦放没走,在此画上,看上一眼的话,定然会被吓上一跳。

    倒不是此图上的人太过凶恶,让他心惊。

    而是此图画的样貌正是他秦放带上如意鬼面后所化的修士,恶独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