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失算
    “呵呵,秦大哥,你不明阵法,所以才会有此感慨,其实传送阵传送的距离越大,相对的越平稳,只有短距离的传送阵,才会因为跳跃的时间太短而产生影响修士的波动。”七彩一边抿嘴微笑,一边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在未央宗使用千法阁的传送阵会有不适的感觉,原来是应为距离太近的原因。”秦放恍然道。

    “哎,我说你们两个,我们可不是来这闲聊的,这里可是积魔海的大门了,一个不好就会有危险,我们还是尽快和银月姐姐汇合的好。”囡囡说道,说罢,率先向那紫色的巨岛飞去。

    “小彩,我问你,你知不知道我什么地方得罪囡囡了?”待囡囡飞走后,秦放小声的向七彩问道。

    “呵呵,这个我不知道,你自己想吧。”出乎意料的是,七彩狡捷的一笑,并没有回答。

    “哎,罢了,走吧。”秦放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向那深紫色的巨岛飞去。

    秦放和囡囡一行人到达起魔岛的时候,另一边的南流月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麻烦.

    因为南流月和秦放两人一开始的推测中,出现了两个完全意想不到的漏洞。

    虽然秦放和南流月判断出白苍泽一行人的大致行径,甚至想到了他们的动作必然是异常缜密,尽量低调。

    但是秦放和南流月两人还是不经意间忽视了两件事。

    其一便是低估了奉熙对于外出诱杀十多名分神期修士这件事的关注程度,以及事后掩盖一切的决心。

    而另一件则更为致命,那就是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忘记了,隐秘并不等同于速度慢。

    当南流月远远缀上白苍泽一行人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把神秘二字想的简单了。

    因为当南流月看到白苍泽这一行人的时候,才发觉他们根本分不出彼此来。

    每一人身外都穿了一件连脸孔也掩饰起来的宽大修士袍。

    除了其中个别身材特殊之辈,想要在这群人中找出华烨来,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而且南流月处境特殊,为了避免被白苍泽察觉,远远吊着白苍泽这队人的他,根本不敢放开灵识去探查这些的身份。

    所以南流月此行救人的目标便,凸显的更加难以完成。

    而就在南流月心中嗟叹的时候,刚刚离开未央宗的宗门一行人却突然停了下来。

    而这行人队伍中一个明显身材矮小,但是一身英气的修士,却从队伍中走了出来。

    此人虽然蒙蔽了全身,但是仍旧给人一种极为精炼,必然善于速度或者急攻劲打的感觉。

    果然,此人刚一站出,便从储物手镯中快速的抛出十数个诡异的黑色法器。

    这些法器每一个都非常巨大,均是不规则的扁六角形之状。

    而且弗一使出,这些黑色法器上便有一种类似于妖修妖气般的无法形容的气息喷薄而出。

    只是这种诡异气息却让躲在暗处观察的南流月心中一愣。

    因为这些气息虽然诡异,但是却奇怪的让南流月感觉到一阵十分熟悉之感。

    而那释放这些法器之人,在这些黑色法器舞动之后,没有丝毫停顿的再次把手一招,一个蕴含则浓浓火力的红色绳状法器便再次被其扔出。

    而且就在此人扔出红色绳状法器的霎那,天空中原本散乱漂浮着的那些散发诡异气息的黑色法器,却突然像获得灵性一般,开始迅速的向绳状法器集去。

    只用了几个呼吸的功夫,那十数个黑色法器便依据红色绳状法器串联起来,合成一件长达五十多丈,宽近四丈的的巨大游龙状法器。

    只是这法器成型的那一刻,暗处的南流月却心中一愣,终于明白为何刚才那诡异的黑色法器飘出之时,他会有那种熟悉这些黑色法器的感觉了。

    那被红色绳状法器凝集而正的这件不断游动的大型法器,分明就是没有了翅膀和勾状腿脚的飞龙兽啊。

    而且只看这法器施展的大小,便可知道,这只飞龙兽生前的修为,绝对不是一般的飞龙化形的妖修。

    单是体型,就不是定风宫宫主简枯本体的那中程度,可以比拟的,至少不是现在的南流月绝无斩杀此妖兽的可能。

    “想不到未央宗内还有能杀掉这样庞大飞龙兽的存在,此法器当真是好宝贝,看来我和秦少对着未央宗知道的还是太少了,只从这一点就可看出,这未央宗的实力绝对不是我们知道的那么一点。”看着那间巨大的黑色法器,南流月不仅暗思道。

    显然,有人和南流月想的一样。

    这件法器刚一成型,便有一个潜藏在宽大修士服之内的未央宗修士赞出来叹道:“哎~!每次看赵师弟施展这风火龙辇,我都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这法器当真是好宝贝啊,当年商老宫主赐予师弟时,为兄都不免嫉妒啊。”

    “呵呵师兄过奖了,这件风火龙辇虽然被老宫主赐给了师弟我,但是可惜的很,以小弟的目前修为,根本无法使出此宝的全力,只有一行中了,有了苍泽师叔这样的高手主持的时候,才能让它显显威风啊。”那短小精干之人笑道,言语中满是自豪之意。

    “呵呵,就算是这样,这件风火龙辇,也是羡煞我们几个师兄弟啊~!”另外一个未央宗修士笑道。

    “哼~!这次随本座出来是出来游山玩水的么?”就在几人说笑的时候,一个生硬的声音冷哼道/

    “苍泽师叔,弟子不敢~!”刚才谈论的三人,连忙齐声道。

    “哼,好了,此事到此为止,我们需要尽快出发,宗主吩咐的这件事可是极为机密之事,甚至关系我宗未来变故,不是让你们来说笑的,从现在开始彼此间,非必要不要轻易交谈,否则不要怪本座翻脸,若你们实在闲的无趣,就在途中慢慢揣摩宗主赐予我们的那套阵法要诀吧,这可是关系到我们此行成败的关键~!到时候若是万一出了纰漏,不要说你们,就是本座也会使百死莫赎~!”看到众人互相吹捧,白苍泽冷哼一声道。

    白苍泽本就面色阴兀,这一黑下脸来,顿时杀气四溢,尤其是其脸上的那道刀疤,一哼之下竟然仿佛活了过来一般,狰狞蠕动,让人不禁心中发怵。

    不过,此话一出,本来聒噪的场面确实为之一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