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反击
    只是刚刚行走了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周围原本波涛平稳的海面突然澎湃起来,十六道血红色的巨大水刺,犹如鹰爪收敛一般,从南流月周围四面八方的海中,陡向着南流月抓去。

    让本来还以为是遇到诡异天气的南流月顿时明白,是有人在偷袭他。

    南流月连忙把手向天空一托,那种可以阻断实现的极强之风顿时施展而出,把那刺向他的十六道水刺,硬生生的吹离周身,落入四周的海里。

    “给我出来~!”南流月爆喝一声,身下的海水中,顿时起来一片,足可覆盖百丈之地的绿色巨网,把他和飞颚兽一同脱出水面。

    这绿色的巨网是海藩子所结,是南流月想出的避免被袭击的暗手之一,平时以肉眼难辨的细小微粒漂浮在飞颚兽身下,一旦危机,便可直接施展开来。

    那暗处偷袭之人能在他未发觉的情况下,直接使用水力攻击他,自然潜藏在水中,否则,定然无法如此突兀的下杀手。

    果然,南流月那巨网张开的一瞬间,一道血红色身形,便撕开一道口子,径直逃去,速度让南流月也为之惊叹。

    只是此人虽然应该是个修士,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头魔兽一般,片刻便沉入深海不见。

    “这是什么修士?怎么浑身上下都是魔兽的气息?怪不得能躲过我的灵识,而且此人精通水中之术,单是在水中的速度就不是我能比拟的。只是,此人修为应该不弱,至少可以比的上我的修为,为何一击不中便离开逃走呢?难道是出于积魔海修士的谨慎么?哎,弱真的如此的话,此后需要更加小心了。”偷袭之人逃走后,南流月自思道。

    然而就在南流月思考的时候,他所张开的由海藩子织就的巨大绿网,却忽然开始融化。

    而且融化的速度非常之快,仅仅半炷香不到的时间,南流月编织的绿色巨网,便已融化殆尽。

    震惊的南流月,连忙用服兽法珠收起飞颚兽,同时自己也飞向半空。

    “毒?积魔海果然锻炼修士心机,单是这偷袭之人,心思之细密,绝非常人能比,若我不计后果的去追此人,恐怕此刻依然和海藩子一样被其毒杀了吧。可惜,若是秦少不在,否则此人在水中的优势便可化解了。”南流月叹息道。

    那偷袭南流月之人修为不及南流月,但是诡异之下,南流月只要稍有疏忽,便有可能被其扼杀。

    而若是秦放在此的话,他的天雷灵力,可使这片海域都市你是化作一片雷域,想逃都没有机会

    想到这些,南流月无奈的摇了摇头,便再次向藏月阁方向飞去。

    不过这次,南流月把积魔海中的修士想简单了。

    那偷袭南流月的修士,在此后的数天内,接连不断的使用中诡异的手段偷袭于他,让修为已经洞虚后期的南流月,几次都是施展全力后才险之又险的躲过。

    “不能在这样下去~!”南流月略一思考,便改变行程,向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岛屿飞去,只有在无水的地方,这个偷袭他的小贼才能失去遁形之处。

    很快南流月的目标小岛,便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此岛在顾画师的地图中被叫做冰罗岛。

    岛的面积不大,方圆也不过五十里左右,终年为玄冰覆盖。

    而且这座岛上并没有什么强大的魔兽,最高的一种也不过是勉强能列入到一级魔兽之列的冰蚕罢了。

    冰蚕对于凡间之人,练就诡异的毒攻有不小的帮助。

    但是对于修士来说却不值一提了,不过这些并不是这冰罗岛得名的原因。

    此岛得名的原因来自此岛上的一株足有十丈粗细的大树,这树名叫冰罗树,其上会结出一种名叫冰罗果的果实。

    虽然对于修士没有多大帮住,但是味道极美,加之本身寒气之力,服下此果,会有一种在烈日下饮下甘甜冰水的感觉,深得在积魔海历练的修士喜欢。

    而南流月选中此岛作为击杀潜在敌人的原因在于,此岛寒力逼人,不但岛上覆盖玄冰,就是周围海域中都是富含冰力,对于擅长在水中隐匿的对手有着不小的克制。

    果然,南流月所料,就在他到达此岛后不久,那诡异的偷袭修士,就在没有出现,显然是惧怕此地的威胁。

    只是这样仅仅让此人有所顾忌,远远没有达到驱赶或者斩杀的目的,是南流月无法接受的。

    毕竟时间有限,南流月实在耗不起。

    “看来是我小看这里的修士了,这里的修士比之狱林中的妖修也呈多不让,应高好好计划一下,不能再被此人耽误。”南流月在冰罗岛上盘坐思考道。

    南流月不知道的是,他的对手,那个暗中的刺客,却是同样愈加心惊,虽然他本身的修为和南流月一样只有洞虚后期,但是胜在功法极其诡异,骤下杀手之下,绝对让人防不胜防。

    而且这偷袭之人已经在这片积魔海海域已经混迹了上千年的时间,在这期间,可算的上斩杀修士无数,甚至其中还有一个修为到达分神期的高手。

    这种能力都无法杀到南流月,让偷袭的这个诡异修士,不禁暗自和南流月耗上,誓要斩杀南流月不可。

    不过,在狱林中那种,完全可以比拟,甚至超过积魔海的危险境遇的地方,混迹多年的南流月,岂是简单之辈。

    很快,南流月便想到了,斩杀对付暗中偷袭之人的办法。

    “就这么办吧~!”南流月轻轻一笑,身体所处之地的周围的冰面,顿时发出噼啪之声,继而,无数巨大的树木,开始如雨后春笋一般,一株株,急速长出。

    几个呼吸的功夫,原本望去一片茫茫冰罗岛竟然便的郁郁葱葱,尽是生机勃勃。

    把南流月严严实实的封锁在一片森林之中。

    就在南流月做完这些的下一刻,距离冰罗岛不远的一处海面上,轰的一声炸响。

    一个一头红发,身着白衣的修士破水而出,凌空向冰罗岛看来,正是那在南流月面前斩杀黑衣人的血腥修士。

    “原来是他~!应该积魔海中修士常见的见财起意吧。”看到此人,南流月心中顿时一唔。

    从第一次见到此人,南流月便有一种面对一只魔兽的感觉,再次见到,顿时明白这几日的受袭原因。

    只是这红发修士行动异常小心,在粗略看过南流月展开的阵势后,便再次向水中投去,前后不过用了几个呼吸的功夫罢了,显然对南流月极为顾忌。

    只是这次此人失算了,就在他没入水中不久,顿时感觉自己身下一股巨大之力袭来,一条打着急速螺旋的水柱,犹有凝实的龙卷风一般,碰的一声便把此人撞出水面。

    而更让此人惊讶的是,就在这水柱撞击的那一刻,他陡然间感觉自己的行动便的迟缓起来,而且不仅如此,甚至自己的意识都开始有一种饮酒后眩晕感。

    “这是怎么搞的?~!你怎么能偷袭到我~!”此人被击出海面后,红发修士不能自己的惊吼道。

    这种处于下风的感觉,红发修士太久没有遇到了。

    而且那种早已忘记的,惊恐的感觉,也再次出现在其心中,让此人极为震怒。

    “想不到么?呵呵,不怪你,你做魔兽的时间太长了~~!”南流月轻笑一声,手中法诀一掐,顿时,漫天的风箭,如蝗灾一般的向红发修士飞去。

    这一击不但速度极快,而且不留任何死角,让红发修士只有迎接一途。

    “哼~!”那红发白衣之人,冷哼一声,眼中血色顿时弥漫,只见他把手一伸,一个三寸来长的雨伞装法器便从其掌心中慢慢的旋转升起。

    这法器刚刚弹出,便透着一股浓郁的让人呕吐的惺风,那白衣红发之人也不管这些,直接把散口对象南流月说道:“出~!”

    一字落地,那伞状法器中便飘出无尽的血色浓雾,弥漫这向南流月发出的风箭缠去。

    而就在这些血色浓雾和风箭接触的一瞬间,风箭便像是忽然被烧灼一般,发出噼啪之声。

    剩下那些接踵而来的风箭,与红雾的更是碰撞不断,噼啪之声,不绝于耳。

    不过接下来惊讶的却不是南流月,而是那白衣红发之人。

    因为很快,此人就发现了,那噼啪之声不是风箭爆裂发出的,而是血色红雾被剥碎是发出的。

    尤其是面对风箭核心的那些血色红雾,在南流月风箭术攻击下不但逐渐缩小,而且仿佛隐藏着惧怕一般,弗一接触便溃不成军。

    “这是怎么回事~!我这血冤罗盖中所喷发的血雾可是四级魔鱼“积毒”的颅血所练,旨在消法融功,除了以凡间酒烧灼破解外,世上再也无他法破除,此刻怎会没用?!”看到这个情景,白衣红发之人不能自己的惊思道。

    白衣红发之人哪里知道,南流月的风箭术驱动之灵力可不是普通的风灵力,而是天地至刚至阳的罡风灵力。

    所以那抹于“积毒”怨气所化的血雾,根本不能当起分毫,反而被其死死克制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