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风雷神帝传 > 第三百四十九章 花妖
    “对付你这个可能,暂时倒是没有,毕竟在小虫子看来,你是沈爷爷的一方的,而现在沈爷爷和他家老祖的关系很微妙,所以他对你不利的可能性很小。”囡囡说道。

    “还好,还好。。”秦放长处一口气道。

    “还好?好你个头,小虫子现在是不会直接对付你,但是只要有人想买你的消息,无奈论是谢你还是杀你,他都会非常乐意奉上的,被小虫子知道,可以说你这个如意鬼面代表的身份,在是任何有心人面前,都已经不再是秘密了,而且不仅如此,如果有想利用你这个身份,害你的修士,恐怕你防都无法防住。”囡囡佯怒道。

    “是我想的不周,这事情果然是可大可小,有些棘手。”秦放皱眉道,显然此刻他也想到自己这个恶独猖身份被人揭穿后,带来的种种问题。单是杀薛史就非常麻烦,必须做到一击必杀才行,否则一旦此贼有机会走脱,那他和南流月就会面对无情无尽的追杀,毕竟腾化宗可是不缺灵石的。

    “怎么样知道了吧。”看着秦放若有所思的样子,囡囡问道。

    “明白了,我想知道你们和这边岳到底什么关系?”秦放询问道。

    “你想做什么~?!最好不要乱想,他背后可是有一个你现在绝对招惹不起的存在。”听到秦放的询问,囡囡大惊道。

    “哎。。你想多了,能操纵万灵楼这样的大市坊的修士,当然不是现在的我可以惹得起的,这点我还是知道的,我是想问一下他和你们之间的关系的目的,只是判断一下这个如意鬼面还有多久的可靠性罢了。”秦放晒道。

    “这就好,他背后那老怪物虽然不如沈爷爷,但是也是相当恐怖的存在,不到必要千万要不招惹。”囡囡心有余悸道。

    “知道了,放心好了,我不会莽撞行事的,不过知己知彼总是好的,囡囡大姐还是告诉我,你们和万灵楼之间的关系的好,至少让我和月少有点准备。”秦放摇头叹头道。

    “这个简单,小虫子的老祖是沉寂之林中狱林的霸主,而沈爷爷是沉寂之林中一个超然的特殊存在,明白了么?”囡囡简单解释道。

    “这么说你们之间并不是那么和谐,那边岳的老祖虽然明面上不动,但是心里恐怕应该是对于沈前辈极为忌惮才是,一旦这个微妙的平衡打破,你们之间的争斗势必不可避免。”秦放问道。

    “不错,大概是这样,不过这个平衡我们都不想打破,所以我们和他们才能长期维持微妙的平衡。”囡囡点头道。

    “恐怕这个日期不会太长,一旦沈前辈飞升,而小獠又没有进入大成期的话,这个平衡就危险了。”秦放分析道。

    “这正是沈爷爷所担心的,所以不光我们,你和月小子也要尽快努力了,你们任务中干掉那个破荒海的那个小泥鳅说不定只是沈爷爷给你们小考验罢了。”囡囡撇嘴道。

    “明白了,放心好了,就算为了囡囡大姐以后的安全,小弟也是会竭尽所能的,尽快提高自己的实力的。哎,这幅鬼脸还是带上吧,毕竟能用一会就多用一会吧,至少用来对付薛史还不至于暴露,”秦放一边拿出如意鬼面准备佩戴,一边微笑道。

    “呸~!你这张破嘴,谁要你保护~!让本小姐保护你还差不多~!”囡囡脸上一红轻啐道。

    话音未落,七彩突然惊呼一声道:“秦大哥~!小心~!”

    随着这声惊呼,一道由寒气凝结而成的冰霜之刃,直直的向秦放胸口插去。

    此刃来势极快,又是突然爆发,饶是秦放机警也惊出一头冷汗。

    好在,此冰刃虽然突兀,但是威力并不算强,秦放一声爆喝,手中雷劲急速聚集,在冰刃临身的一颗轰然向此刃轰去。

    随着一声刺耳的碰撞,冰刃被秦放击成粉碎,不过毕竟是仓促应对,即使击碎了冰刃,秦放脸上也闪过一片晕红,显然被此刃所伤。

    “什么人~!鬼鬼祟祟暗箭伤人~!给我出来~!”看着仓促的变化,囡囡娇喝一声,立刻向冰刃飞来之处掠去。

    不过让秦放等三人意外的是,就在囡囡临近的那一刻。

    一个昭显着十足女人魅力的声音响起道:“等等~!囡囡,是我,不要动手~!”

    “银月大姐~!”听到这个声音,囡囡猛然一愣,顿时气势全无,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她在熟悉不过,就是他们今次前来寻找的目标—银月。

    “银月姐姐,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袭击我们?”看着从暗处走出之刃囡囡不能自已的讶道。

    暗处那人没有说话,而是向着身后,同样诧异的问道:“小冰?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突然出手?”

    “这小贼就是害我之人,我怎能不杀他~!”另一个冰冷的声音咬牙道。

    “是你~!”冰冷的声音一出,秦放顿时感觉一愣。

    因为这个冰冷声音他确实听过,正是属于那个差点要了他和南流月性命的,渡劫期女妖修冰妖花。

    随着秦放的惊诧,两个身影从暗处走来。

    当前一人,身穿一身银色打底上绣紫纹的修士百褶裙,一头银白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只是脸色略微有些苍白,显的有些弱不禁风,让她本来昭示着成熟之美的脸庞,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而她身后那人,脸色冷傲,一身水蓝色的宫装,梳的一个簪花柳丝髻,一双水蓝色的晶莹大眼,正怒目而视的看向秦放。

    只是和秦放印象中那冰妖花化型的女子略有不同,虽然气息一致,但是样貌明显有不少区别。

    而且此女的修为也不到渡劫期,而是和他差不多的洞虚后期。

    “银月大姐,她是谁?为何会突然偷袭?又说我们害她?”囡囡快步走向前面银色服饰的女修,疑惑的问道。

    因为银月身后那人的气息已经表明,之前袭向秦放的那道冰刃正是由此人发出。

    “我也不知道。小冰,到底是怎么回事。”银月无奈的看向身后那人道。

    那被称作小冰的还没来得及大话,秦放便一脸苦笑道:“我来说吧,这位大姐,应该是未央宗内,那位冰妖花化型修士吧。”

    “果然是你~!小贼,我石冰和你不死不休~!”听到秦放的话,那蓝色宫装的女修顿时怒道,说罢便要冲上。

    自称石冰妖修,本来还有些疑惑,毕竟秦放和恶独猖虽然灵力相似,但是脸孔不同。

    不过秦放一说,她立刻明白过来。

    但是石冰身形刚动,却被银月轻描淡写的压了下了。

    毕竟此刻这蓝色宫装的女修只有洞虚后期的修为。

    在渡劫期的银月面前,就像当日的秦放和南流月在冰妖花面前一样,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到底怎么回事?”银月向那自称石冰的妖修女子问道。

    “是啊,秦大哥,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见到这个场面一旁的七彩连忙也向秦放问道。

    “具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猜得到。”秦放无奈道。

    “你还敢说不知,若不是你,我怎么会失去躯体,现在这副夺舍之躯,硬生生把本座的修为困在洞虚期,只凭这点你就该死~!”石冰冷笑道。

    “到底怎么回事?你先告诉我,若当真是此子的事情,我为你做主。”银月瞥了一眼秦放后,向石冰说道。

    “姐姐,当日我只凭元婴之躯逃出未央宗,这点你是知道的。”石冰向银月说道。

    “不错,那日我去未央宗打听些事情,却是偶然间遇到你重伤逃命,否则我也不会带你来这里寻找冰妖花夺舍的。”银月点头道。

    “那就是了,我之所以会如此,全拜此人所赐,小妹我原本是未央宗蓝星域中的一株冰妖花,偶或机缘下得以化型成功,此后凭借着小心谨慎,才得以修炼之渡劫期的修为,不过毕竟是修仙者的宗门,小妹过的并不如意,稍有不慎定会粉身碎骨,所以那时小妹只求逃出未央宗,不过就在小妹遇到这这小子后不久,居然被未央宗一个大成期的老怪物盯上,弄得肉体崩碎,此仇、此恨我岂能不报?!”石冰咬牙切齿的指着秦放道。

    “是这样么?我听你解释。”银月向秦放冷声道。

    “你信与不信我无法强求,不过你被追杀事情,我和月少也是在事后才知道的,这点本少问心无愧,虽然其中或许有我们兄弟的原因,但是这种事情石小姐怨不得我们,试想当日若不是我们巧计逃脱,在你手下会有性命留存么?应该不会吧。”秦放面色一沉,毫不退让的正色道,刚此银月的那副态度让秦放感到很不舒服。

    “你是未央宗弟子,与我是敌非友,杀你们又有何不妥~!”石冰冷哼道。

    “你说的对,你我当日是敌非友,就算我们对付你又如何?难道只允许你石大小姐打杀我们,就不允许我们反击对付你?”秦放丝毫不然的针锋相对道。

    “好,既然如此,那本座就然你知道我的利害,我会让你明白,就算我修为跌落到洞虚期,也不是这种小贼可以欺凌的。”石冰怒极反笑,笑吧便要再次欺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